用户名: 密码: 登录 登录 新会员注册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资本主义研究
李建宏:移民的命运——鱼在盘子里想家 
作者:[李建宏] 来源:[作者惠赐] 2017-10-10


也许是老了,最近我常常喜欢回顾与总结自己在西方近二十年移民生活的所见所闻。这期间,我的确偶尔撞见过几个在新的家园里侥幸获得成功或幸福的幸运儿。他们的故事被主流媒体争相报道、广为传颂,被别有用心者无限夸大美化为移民的典型经历。于是,人们争说西土好风光。人人平等、个个欢欣,成了西方的标志性头衔。那片极为普通的土地随即在众人眼中焕发出点石成金的神奇魔力,仿佛可以在一瞬间,就能够将所有慕名而来的人们迅即幻化为人间仙境里逍遥自在的神仙。十几年前,少不更事的我就是怀揣着这样不切实际的幻想,来到“民主”“自由”的加拿大。不料传说中的西天乐土非但没有把我的生活点化得光芒四射,反倒将我一路打入人间地狱的最底层。在高悬着金碧辉煌的“自由”“民主”“人权”金字招牌的西方地狱里,我遭遇了一个又一个的毁灭性打击。只有在经过长达十多年的无谓挣扎、自责和反思之后,我才惊觉到原来现实中的西方从来无意兑现有关它的任何虚无缥缈的传说与承诺。

西方之所以能够成为世人眼中的天堂,完全得益于它长期以来坚定不移地执行着的国际宣传战略。西方一方面大言不惭地在古老的东方大地用谎言编织美轮美奂的西方神话,推销绝无仅有的白手起家的励志故事与心灵鸡汤;另一方面又厚颜无耻地在自己的国土上导演一幕幕惨绝人寰的人间悲剧,听任成千上万失意者演绎数不尽的凄苦哀愁。借助天然形成的空间阻隔,西方用信口雌黄的欺骗宣传建构了一堵无形的铜墙铁幕,将隐藏在其后的残酷真相紧紧封闭在国人的视野之外,听凭人们用自己对幸福生活的无限向往来堆砌一个根本不存在的西方天堂。当梦想在弥天大谎的鼓动下被插上想象的翅膀,便宛若脱缰的野马般在虚幻的世界里纵横驰骋,反将真实的客观存在统统扫荡殆尽。

在有关西方的诸多叙事中,人数众多的失败者的悲剧故事总是无人闻问,“民主”“自由”的斗士们似乎乐见其静静地湮没于异域的坊间里巷。而作为当事人的我却无论如何也不忍任其默默地散落于遥远的异国市井,我坚信所有真实的人类生活轨迹都值得被历史铭记,而任何矫饰不实之词也终究不能逃脱历史的审判。因为正义也许会迟到,但却从来不会缺席。于是如鲠在喉的我在不吐不快的天性敦促下,自觉自愿地承担起命运所赐予我的历史重任:将西方精心描绘的流光溢彩的理想主义天堂画卷,还原成一幅禽兽相食的现实主义人间素描。我对天盟誓,一定要斗胆向国人说出我在西方世界千疮百孔的悲欢离合与爱恨情仇,道出大多数移民无法逃避的命运结局:鱼在盘子里想家!

虽说好汉不提当年勇,但是遥想当年,我们的的确确都是各行各业当之无愧的佼佼者。前途无量的我们像鱼儿一样悠然自得地在故乡的大江大河里畅游,纵然不能成就一番惊天伟业,总可以指望在事业上小有所成,稳定安宁的小日子更是唾手可得。然而,一个喜讯突然从天而降:国门西面是一片更加旖旎的风景独好。循着这一丝捕风捉影的流言,我们便不顾一切地逆流而上,使尽平生所有的力气,在历尽千难万险之后,终于如愿以偿地跨过了那座高不可攀的龙门。我们那优美的鱼跃动作就此定格在这跨越的瞬间,永远留在了故乡亲人的记忆中。所以他们永远也不会想到,对于绝大多数跃过龙门的人来说,这奋力一跃竟是我们今生的最美。龙门的那边,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全然不同的世界:不同的种族、不同的文化、不同的制度、不同的规则、不同的逻辑、不同的思维、不同的生活。这是一个我们永远无法理解与认同的世界!初来乍到的我们稍事喘息便匆匆浮出水面觅食,饥寒交迫之下才发现,原来自己的嘴里已经死死咬定了那享誉全球的世界名牌诱饵——自由、民主、人权,从此一生归于沉寂与毁灭。

在美国生活多年的丹阳亲眼目睹了“留洋的硕士、博士日益触目地拥在美国国际性技术劳动力市场上被人呼之即来, 挥之即去”的屈辱现状。她在《海外飞鸿: 友人书简》中,根据自己的亲见亲闻,深刻揭露了鲜为人知的西方社会极端丑恶的一面。在西方所主导的以自身利益为轴心的国际秩序之下,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际资本集团,“依仗着他们在‘世界村’中‘超强’的权势地位,以空前的廉价攫取、控制、剥削着”中华民族“高教育高技能的智识劳动力”,迫使这些国内的知识精英们“以远低于美国本土科技人员的工资待遇,数倍于人的劳作成绩”,为西方资本家创造超高额剩余价值。因此,“诱导、吸引他们中最易诱导与吸引的那一部分,‘教育’他们,筛选他们,同化他们,乃至最终将他们变成金元帝国经济运作中最为高效的‘螺丝钉’,便是这个帝国的决策方针之一。” 在如此阴险狡诈的国际阴谋指导下,西方国家以接受“移民”的名义,对第三世界展开了肆无忌惮的“文明” “公开” 而又“合法”的智力掠夺与智力剥削 。丹阳一针见血地指出,“美国在全世界铺天盖地、超强度推销的‘人人均等’的‘移民机会’、‘个个富豪’的‘美国梦’,则是中国与所有第三世界国家严重智囊流失的动因之一。” 中国人民举全国之力辛辛辛苦培养出来的智力资源与知识精华,就这样轻易转化成了效力于西方资本集团的高效而又驯服的廉价劳动力。

然而那些不明就里误入歧途的移民们的个人命运更是令人唏嘘感叹,丹阳将其比做“当代奴隶”实不为过。今年三月六日,美国新任住房与城市发展部长、前共和党总统参选人本·卡森称,那些从非洲被贩卖到美国的黑人奴隶其实是移民。卡森在对住房与城市发展部员工的讲话中说:“这就是美国,一片充满机会与梦想的土地。有一群移民,他们是坐在奴隶船的底部来到这里的,长时间辛苦工作,但是他们也有梦想,希望有一天他们的子女、孙子女、曾孙等后代,也能在这片土地上追求繁荣与幸福。”卡森的言论在媒体曝光后引发一片反对之声,但他仍然固执己见,坚持称奴隶为“非自愿移民”。可见奴隶与移民之间的界限异常模糊,其间的唯一差别就在于“自愿”与否。但是,正是因为这种在导向性极强的虚假信息有意误导之下的表面的“自愿”,既得利益集团才得以轻易将导致千百万移民悲惨命运的罪责推得一干二净,而作为受害者的我们也才会伤得更深、痛得更切!

自从我乘着 “人权”号巨轮漂洋过海来到坐西朝东的新“家”,先是意想不到地饱尝了多年失业的苦痛,旋即又被看不见的“自由”之手无情推入最低端的廉价劳动力市场,而举世闻名的西方“民主”竟坐视我独自忍受资本的奴役与白人的羞辱而不闻不问。在用钢筋水泥筑就的西方现代丛林里,豺狼虎豹横行无忌,我等赢弱书生唯有退避三舍,我的移民生活就此变得满目疮痍。十多年前我倾家荡产满怀希望而来,如今所有的梦想都在西方社会残酷现实的无情重击下,悉数化作泡影随风飘散。在西方生活的近二十年间,我不曾享受过一时一刻的幸福安宁!在西方生活的每一天,伴随我的都是穷困潦倒、惶恐不安的生存现实!等待我的也将是一贫如洗、 孤苦无依的人生结局!

如果我知道自己苦苦追求西方的“民主” 与“自由”需要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我怎会离开世代生息的故国家园?如果我明白西方人所津津乐道的人权原来竟是一副如此丑陋不堪的尊容,我怎会象飞蛾扑火般自投罗网?然而,晚了,一切都已经太晚了!两千年的基督教传统成就了西方人制造虚幻影象的超凡才华,近现代资本主义商业运作锻炼了西方人举世无双的广告营销技巧,以“民主”为名的选举政治练就了西方人操纵民意的绝世本领,源于精神疾病严重泛滥的高度发达的心理学塑造了西方人驾轻就熟的心理操控能力。凡夫俗子思维认识的任何一个狭小误区与盲点、人性中任何一个微小弱点与缺失、甚至潜意识里任何一个潜在的欲望与需求,都逃不过西方人的火眼金睛,并顺势将其转化成大发不义之财的筹码与工具。若要识破他们炉火纯青的奸计、逃出他们无所不在的魔爪,对于我等势单力孤的凡俗之辈,又是谈何容易?面对那一张张刻印着金光闪闪的“自由”“民主”“人权”字样的天衣无缝的大网,又有几人能够识破这实乃请君入瓮的危险信号?!

如今,在被美化为天堂的西方炼狱里经历过千般磨难、万种煎熬以后,落网已久的我早已被折磨得遍体鳞伤、气若游丝,只能无可奈何地躺在西方人精美绝伦的盘子里等候发落。日本作家夏目漱石曾经用形象生动的语言描述了虎落平阳、龙搁浅滩的悲哀:“猛虎被关进动物园,就要忍受与肉猪为邻。砧板面前,落难的鸿雁与小鸡无异。”已是西方人盘中物的我也只能无可奈何地龟缩在盘子里,默默等待最后时刻的来临,那也是白色的嘴巴大快朵颐的时刻。我分明看到在道貌岸然的白色身影之间,还间或夹杂着几个龌龊已极的黑色的、棕色的、甚至黄色的影子,正迫不及待地等待分享主子留下的残羹剩菜。我这条因贪恋西方“民主”“自由”与“人权”的诱饵而愿者上钩的落网之鱼已经无处可逃。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是西方对我这个抛家舍业而来的仰慕者兼轻信者的最高奖赏!

我曾经想象过千万种死法:为保家卫国战死在疆场、为建设四化累死在工作岗位、最不济也是老死在亲人环绕的病房卧榻,哪里能够想到我会如此痛苦、如此屈辱、如此毫无意义地独自一人客死他乡!我没能成为奋死抗争的英雄豪杰,在西方人手中我如同待宰的羔羊一般懦弱无助。这样的死实在是轻如鸿毛!如果当年我选择与祖国同呼吸共命运,我本可以享受与此截然不同的快乐人生!如果说西方曾经以悦耳动听的谎言欺骗了我,让我不顾一切地向着西方狂奔而去。如今西方则以残酷丑陋的现实教育了我,使我发自内心地认识到:伟大的社会主义祖国才是我们中国人最温暖最幸福的家!诚如有西方生活经历的戴望舒在《我用残损的手掌》中所言:

“只有那里是太阳,是春,将驱逐阴暗,带来苏生,因为只有那里我们不像牲口一样活,蝼蚁一样死……那里,永恒的中国!”

然而此时此刻,悔愧交加的我唯一能够做到的,就是在临死前拼命发出几声凄厉的哀嚎,向龙门那边正在整装待发的同胞们发出此地危险的警报。我幻想着在万马齐喑的千百万移民中,或许因着这几声嘶喊,可以弥补几分我不能报国的遗憾,洗刷我在西方委曲求全的奇耻大辱,也让我的痛与我的死多了一丝值得纪念的社会意义与价值。除此之外,我还能做些什么呢?物离乡贵,人离乡贱。寄人篱下便只能任人鱼肉,这是绝大多数远离家乡与亲人的移民们逃不脱的命运归宿。苟延残喘的我也只能就这样在生命的残余岁月里,屈辱地苟活在西方人号称“民主”“自由”的盘子里,绝望地承受着生不如死的西方式“人权”的凌虐。品尝着自己因为轻信而酿造的人生苦酒,我终于彻底理解了与我殊途同归的诗人顾城那句必将传诵千古的名句:鱼在盘子里想家!


lijianhongyuzaipanzilixiangjia.png


                            (鱼在盘子里想家)


家是奔涌不息、万古常流的黄河长江!


(作者简介:李建宏,中国人民大学博士,现旅居加拿大。)



相关文章:
·李建宏:移民的命运——鱼在盘子里想家
·李建宏:猫和老鼠的游戏——最伟大的加拿大人谈西方民主
·李建宏:撕开“皇帝”的新装,去揭穿那个本就不存在的西方神话
·李晓鹏:中国将如何领导世界 ——“人类命运共同体”与新天下体系的构建(上)
·李晓鹏:中国将如何领导世界 ——“人类命运共同体”与新天下体系(中)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
关闭[X]
新法家微信
(扫一扫,关注新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