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登录 登录 新会员注册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时事述评
翟玉忠:阴谋论流行背后真正的悲剧 
作者:[翟玉忠] 来源:[作者惠赐] 2017-08-20


十八世纪八十年代,英格兰伯明翰。

每到满月,一群影响世界历史进程的精英都要聚会——这就是操纵了现代社会形成的月光社(the Lunar Society)。

月光社成员包括:瓦特(蒸汽机的发明者)、达尔文的祖父伊拉斯谟•达尔文及其外祖父乔赛亚•韦奇伍德(工业革命领袖、英国陶瓷之父)、本杰明.富兰克林(美国之父)等等。

这些人在满月聚会是为了汲取更多的宇宙能量;他们在科学、政治、工业、人文领域安插自己的门生,今天仍然决定着世界的大趋势——从智能算法到美国政治……

大家读上面的文字,可能以为月光社是共济会这类“兄弟会”之外的一个阴谋组织,甚至还可能比共济会更厉害。因为这个组织中,不仅有人文及科学领域最精尖的人物,他们还汲取宇宙能量,没准与外星生命有关。

事实上,这只是笔者用历史资料“编造”的“阴谋论”而已,月光社满月晚上聚会是因为当时没有路灯,便于参会者趁着月色回家;参会的确是世界名流,他们也影响了世界,但月光社并没有操纵世界,这个组织在1813年就解散了。

笔者为什么要“编造”这个阴谋论故事呢?(如果我想,完全也可写一本厚厚的著作)是因为我亲自看到了与罗斯柴尔德家族、共济会相关的阴谋论在中国社会流行的过程,也看到了它们对中国人文精神的严重伤害。

一、宋鸿兵的《货币战争》引入了阴谋论

十多年前,在联合国中文处退休的董叙霖老师成立了一家非赢利性出版公司——千里草文化,目的是超越西方对中国的宣传,引入真正有益于中国发展的思想文化。

这种想法与我不谋而合,所以我很快就入职该公司。董叙霖老师长期在美国生活,日常工作则由我负责。

2007年左右,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了宋鸿兵的博客,上面登了很多有关罗斯柴尔德家族与金融的文章,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尽管对于内容半信半疑,还是决定帮助宋鸿兵出版这本书,并同他取得了联系。我的理由很简单:这类书会引起国人对于金融安全的重视。

后来我将自己的想法同董老师作了交流,没想到,他笑了起来。他说:“玉忠,你不知道,在美国这类书很多的,属于‘阴谋论’(我当时第一次听到这个词),宋鸿兵就是到处抄袭拼凑各类阴谋论,你不信,我可以将那些不靠谱的资料给你找出来……”

接着,董老师给我讲了一些美国极为流行的阴谋论,比如地球开裂,末日来临等。我当时暗想:美国人有时真幼稚,他们竟然相信这些,这方面还是中国人聪明,较务实;董老师讲得对,如果谈近代世界史,也要从意大利佛罗伦萨著名的美第奇家族谈起,罗斯柴尔德家族对世界的影响比前者要小多了。

没想到,很快,2007年6月中信出版社就出版了宋鸿兵的《货币战争》,这本书大体是在其博客内容基础上加工而成。一上市,这本书是如此火爆,简直卖到了洛阳纸贵的程度。

不过,我当时仍认为,这本书不会产生什么持久的影响,一小撮阴谋家操纵地球,谁会相信这种故事!世界是复杂的,难道操纵世界走势比操纵股票市场还容易?

二、何新的“共济会”使阴谋论呈燎原之势

宋鸿兵似乎没有想到阴谋论会在中国有这么大市场,他再接再厉,在2008年就断言,真正统治世界,掌握全球经济命脉的幕后黑手是共济会——这让中国一位著名学人“顿悟”了天机,此人就是何新。

何新接过了宋鸿兵的阴谋论大旗,开始以“学者+预言家”的自信大肆宣传共济会。

何新在大陆出版的第一本有关共济会的著作是《统治世界:神秘共济会揭密》,由中国书籍出版社2011年初出版。 

第一次看到《统治世界:神秘共济会揭密》是在该书出版后不久,地点是坐落在王府井的北京饭店——因为一些私事,我去那里拜访廖子光先生(Henry C.Liu),廖先生曾任洛克菲勒公司投资顾问,是纽约廖氏投资咨询公司总裁。由于从廖仲恺那代人起廖氏家族与中国的特殊因缘,廖子光先生对于中国和美国的政界都十分了解,我特别爱听他讲中国革命和改革时期一些鲜为人知的历史故事。

当时,廖子光先生客厅的茶几上放着《统治世界:神秘共济会揭密》一书。这立刻引起了我的兴趣,我不禁问:“廖先生,你怎么看这种书?”他淡淡的回答:“是何新先生刚刚送我的。”

我追问:“你怎么看共济会的作用?”

他当时语重心长地告诉我:“小翟啊,你想想看,假如你是一位美国人,要写一本共青团中央与中国政治的书,不是也能用“铁的事实”发现,共青团中央在秘密操纵中国政治!可事实是这样吗?!”

事实证明,如廖子光先生那样智慧的人是很少的。今天,有太多的人相信了共济会操纵世界的事实——从普通民众到党内重要官员——何新的“共济会”使阴谋论在中国呈燎原之势。

今天,从边境对峙到转基因问题,到处可以看到情绪化的阴谋论影子——至于转基因涉及的科学和法律问题,反而很少有严肃的研究,别说转基因对中国食品安全影响的全面、深入调查了。  

共济会当给何新颁发个一吨重的金质奖章,何新的宣传成果太大了。

三、“为消灭共济会而奋斗”

如同宋鸿兵玩“罗斯柴尔德家族”不过瘾,还是玩“共济会”一样,何新先生玩“共济会”都不过瘾,还要玩“希腊伪史”之类更惊天的阴谋——简直是惊天地,动鬼神。

去年,终于有机构找到我家里,要求我“为消灭共济会而奋斗”贡献力量。第一件事是请我去作一场关于共济会的讲演。

当我说自己不是共济会成员,也不知道共济会实情时,找我的两位先生惊讶得下巴差点掉下来,异口同声地质问:

“翟先生,你竟然不懂共济会!”

听他们这样一讲,反而提起了我对他们这个反共济会“秘密”组织的兴趣。

一顿饭工夫我获得的主要信息如下:这两位先生一位还是大学老师,他们的机构和北大一个学院有关(不写太具体了),声讨共济会的会议也在北大举行,钱则来自于国内一家有佛教背景的基金会。

他们最大的法宝不是佛,而是他们的“师傅”,一位神通广大的道士。但这个道士很倒霉,不断地被何新的共济会暗杀。最惊险的一次是,共济会派了一位女士“摸”了这位道士,可怜而伟大的道士差点死去。

为了保护自己,目前地球上少有的(如果不是唯一的)这个反共济会组织仍处于半保密状态——因为大家都要防止被暗杀。

我们所在的饭店没有后门,如果有,一定要让两位先生后门走……

四、阴谋论流行背后真正的悲剧

过去十年来,我目睹了阴谋论在中国的兴起,所以对与阴谋论有关的消息特别感兴趣,常常同海内外的朋友讨论相关问题。阴谋论使中国学人不再去研究现实问题,而将一切都简单地归因于阴谋,这是灾难性的——马克思在著作中也曾多次提到共济会,但这并不影响他研究政治经济学啊!

我也曾质问国内学者,你们明明知道那些阴谋论的制造者在胡说八道,为什么不站起来说话,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反驳阴谋论。他们几乎一致地回答:不值得反驳。

不过,也有学者出于良心公开站出来。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阎学通先生不久前在接受采访时明确表示:“在美国和在中国一样,以‘阴谋论’为分析方法的人在同行中都比较孤立,原因是‘阴谋论’可以骗外行,骗不了内行。破除‘阴谋论’的好处是我们的主观认识与客观事实相接近,深入我们对国际关系内在规律的理解和认识。用‘阴谋论’的方法分析问题,不过是掩盖解答不了疑问的知识缺陷。”(阎学通:《中国怎么可能用经济实力摆平一切?!》,来源:参考消息网2017-06-20,网址:http://ihl.cankaoxiaoxi.com/2017/0620/2135187_2.shtml。)

今天,国人几乎已经不去思想如何站在中国角度看世界了,很少有人研究美国情报机构对世界其他民族思想文化的渗透,更少有人潜心研究新时代的政治经济走势。倒是每隔一断时间,都会有各种阴谋论段子出来,通过微信等社交媒体到处流传。在不断“揭露阴谋”的过程中,中国人逐步失去了自信(有时表现为其反面盲目自信),迷失了自我,迷失了方向……

——这是阴谋论流行背后真正的悲剧!



相关文章:
·翟玉忠:中国古代经济“三十六计”·耜铁之谋
·翟玉忠:从人工智能到大道智慧——人工智能时代的中国文化
·翟玉忠:完成《文化中国——天下之中》论文初稿后作
·翟玉忠:中国古代经济“三十六计”•城藏之谋
·翟玉忠:中国古代经济“三十六计”•素赏之谋

文章评论
新法家网友(2017-09-06 23:42:49.0)
    这种阴谋论流行是有思想基础和现实基础的,《货币战争》虽然荒诞不经,但其也影射出了资本家操纵经济金融的现实,以及发达资本主义各国与世界其他国家之间的矛盾和自身之间的矛盾。货币战争中共济社和罗斯柴尔德家族现实中远不如描述中的那么强大,但世界真的没有那么强大的金融资本联盟吗,难道华尔街金融资本集团、美国军工利益集团等以及它们对各国及其政府的渗透是假的吗,这是不可否定的。也就是说,某种阴谋论的流行有其特有的思想和现实基础罢了。
新法家网友(2017-09-06 23:42:38.0)
    这种阴谋论流行是有思想基础和现实基础的,《货币战争》虽然荒诞不经,但其也影射出了资本家操纵经济金融的现实,以及发达资本主义各国与世界其他国家之间的矛盾和自身之间的矛盾。货币战争中共济社和罗斯柴尔德家族现实中远不如描述中的那么强大,但世界真的没有那么强大的金融资本联盟吗,难道华尔街金融资本集团、美国军工利益集团等以及它们对各国及其政府的渗透是假的吗,这是不可否定的。也就是说,某种阴谋论的流行有其特有的思想和现实基础罢了。
新法家网友(2017-08-22 12:36:46.0)
    好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
关闭[X]
新法家微信
(扫一扫,关注新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