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登录 登录 新会员注册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探微
翟玉忠:到底是谁最早提出“罢黜百家,独尊儒术” 
作者:[翟玉忠] 来源:[作者惠赐] 2017-03-10

历史上以讹传讹,将错就错的事屡见不鲜。

不只在日常生活中,在学术研究、讨论、传播中也一样。

比如:1988年,75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在巴黎发表宣言:“人类要在21世纪生存下去,必须回首两千五百年前,从孔子那里汲取智慧。”这类夸大其辞的报道,就被许多人奉为神圣,到处复制,仿佛世界上最智慧的一群人已经为儒家的伟大和未来“背书”,当然,自己亦附儒家之体——事实上,在当时的会场,这句话只出现1970年诺贝尔奖物理学奖获得者汉内斯·阿尔文博士的发言中,不排除汉氏本人对儒学有很深造诣,不过无论如何这只代表个人观点!【1

但是,历史上像“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这样吊诡的以讹传讹,将错就错事件,却十分罕见,甚至让人感觉不可思议!

儒学的演进足以为中国学术发展的一条重要线索。

沧海桑田——在中国学术历史大变局中,与南宋朱熹曾经“退五经、进四书”相类,两千多年前汉武帝曾经“进六经、退百家”。请注意,这里的“进”、“退”不是“独尊”或“消灭”之意,只是说二者地位的相对变化。用班固在《汉书·武帝纪》中的话说就是:“孝武初立,卓然罢黜百家,表章《六经》。”

在中国文化观念中,百家指包括儒家在内的诸子百家,儒家虽为显学,亦为百家之一。六经,即《诗》、《书》、《易》、《礼》、《乐》、《春秋》六艺。又因为孔子以六艺教人,故董仲舒曾将“六艺之科”与“孔子之术”并列言之,都是指源自西周王官之学的六经。

“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直接演绎自董仲舒上汉武帝的“天人三策”,主要是根据《汉书·董仲舒传》中下面一段话:“《春秋》大一统者,天地之常经,古今之通谊也。今师异道,人异论,百家殊方,指意不同,是以上亡以持一统;法制数变,下不知所守。臣愚以为诸不在六艺之科孔子之术者,皆绝其道,勿使并进。邪辟之说灭息,然后统纪可一而法度可明,民知所从矣。”(文意:《春秋》重天下的统一,这是天地永恒的原则,古今共通的道理。如今老师所述的道理彼此不同,人们的议论也彼此各异,诸子百家研究的内容不同,主旨也不一样,所以处在上位的人君不能掌握统一的准绳,法令制度屡次改变,在下的百姓不知道应当怎样遵守。臣认为凡是不属于六艺的科目、孔子所教之术的都一律禁止,不许它们同样发展。这样,邪僻的学说消失,然后政治纲纪可以统一,法令制度可以明白,人民也知道服从什么了。)

就是董仲舒上述“学术一统于王官学”的建议,在二十世纪初中国社会风雨飘摇之际,竟被讹传为“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仿佛汉武帝完全按照董仲舒的建议“兴儒灭子”了,于是乎从此以后中国文化之天下即儒家之天下——中国文化的主体即儒家了。

据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宋定国教授考证,此一论断的始作俑者是35岁就蹈海自杀的近代革命家易白沙。【2

19162月,易白沙在《新青年》杂志(16)发表《孔子平议》【上】,打响了新文化运动中批评孔子和儒学的第一枪。文章中,这位深受西方自由民主思想影响的革命家首次提出“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一说,并指出,是汉武帝利用儒家,“独尊儒术”,才使天下人失去思想之自由。他写道:“汉武当国,扩充高祖之用心,改良始皇之法术,欲蔽塞天下之聪明才志,不如专崇一说,以灭他说。于是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利用孔子为傀儡,垄断天下之思想,使失其自由。”

然后,易白沙总结了孔子学说容易被汉武之类“野心家”利用的四大缺陷:一、“孔子尊君权,漫无限制,易演成独夫专制之弊”;二、“孔子讲学不许问难,易演成思想专制之弊”;三、“孔子少绝对之主张,易为人所借口”;四、“孔子但重作官,不重谋食,易入民贼牢笼”。

按常理,易白沙错误总结了汉武帝“进六经、退百家”的史实,无中生有地树立起了“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反儒靶子,尊儒尊孔者当据理力争,还历史以清白才对。吊诡的是,二十世纪后来的各色“新儒家”完全接受了易氏“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说,并以此证明两千年来,中国文化的主流就是儒家,因为自汉代起,已经儒术独尊了!

倒是易白沙本人,在《孔子平议》中是明确反对以儒家代表中国文化的,反对“今之董仲舒,欲以孔子一家学术代表中国过去、未来之文明也”。(《孔子平议》【下】)

19169月出版的《新青年》杂志第2卷第1号上发表的《孔子平议》【下】中,他雄辩地论证说:“以孔子统一古之文明,则老、庄、杨、墨、管、晏、申、韩、长沮、桀溺、许行、吴虑,必群起否认,开会反对。以孔子网罗今之文明,则印度、欧洲,一居南海,一居西海,风马牛不相及。闭户时代之董仲舒,用强权手段,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开关时代之董仲舒,用牢笼手段,附会百家,归宗孔氏。其悖于名实,摧沮学术之进化,则一而已矣。”

“孔子之学只能谓为儒家一家之学,必不可称以中国一国之学。盖孔学与国学绝然不同,非孔学之小,实国学范围之大也。朕即国家之思想,不可施于政治,尤不可施于学术。三代文物,炳然大观,岂一人所能统治?”

当代诸多所谓“新儒家”可不管这些,只要能为我所用,错误的也是正确的,正确的也是错误的——这就是为什么“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这类论断能够谬种流传,滔滔不息,以至于今日的原因——此说表面上是维护儒家,推崇孔子,实际是坑害儒家,丑化孔子。

宋定国教授在《国学纵横》一书中曾详细考证了“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一说产生的源流,对于学界这一广为流传的常识性错误,他近乎悲愤地写道:“时至今日,以‘汉武帝采纳董仲舒建议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为题的讲座,几乎充斥各种‘国学’讲坛。我不知道授课的‘国学大师’们是否辨过其真伪?而不断冠之于‘新’的‘儒学’,则更是被好多人津津乐道。每每看到这种情况,我就禁不往反思再三,感慨万千。”【3

百年来,“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半部《论语》治天下”【4】这类学术谎言,不仅影响到了学界,甚至还影响到了整个社会。将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窄化为儒学,如以管窥天,以锥指地,那样只会屏蔽中华文明的万丈光芒——让二十世纪中国人文社科界极为吊诡的这桩学术公案早日大白于天下吧!

学人不能再将“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当“口头禅”了,因为颠倒黑白不仅害人,长期看亦害己——为学者,慎重! 

注释:

1】参阅胡祖尧:《诺贝尔奖获得者说过“要汲取孔子的智慧”》,载2003413日出版的《中国青年报》。

2】宋定国:《国学纵横》,首都师范大学出版社,20131月,第121页。

3】同上,第126页。

4】参阅宋定国:《国学纵横》,首都师范大学出版社,20131月,第63-68页。



相关文章:
·翟玉忠:从人工智能到大道智慧——人工智能时代的中国文化
·翟玉忠:完成《文化中国——天下之中》论文初稿后作
·翟玉忠:中国古代经济“三十六计”•城藏之谋
·翟玉忠:中国古代经济“三十六计”•素赏之谋
·翟玉忠:中国古代经济“三十六计”•怀夷之谋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
关闭[X]
新法家微信
(扫一扫,关注新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