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登录 登录 新会员注册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经世济民
英国《金融时报》:金融高管为何能逍遥法外 
作者:[吉莲•邰蒂] 来源:[《金融时报》中文版2011年04月13日] 2011-07-17

    为什么金融危机过后被捕入狱的银行家这么少?这是过去几年让许多老百姓都很纳闷的一个问题。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甚至连今年2月的奥斯卡颁奖典礼也受到了这个问题的侵扰。

    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奖被授予了讲述此次金融危机的《监守自盗》(Inside Job)。该片导演查尔斯•弗格森(Charles Ferguson)的领奖辞几乎和科林•弗思(Colin Firth)的一样让人难忘(尽管不是那么有趣)。“请原谅,但首先我必须指出,这场由金融欺诈引发的可怕金融危机过去已经三年了,却没有一名金融业高管因此锒铛入狱,”他郑重表示,“这是不对的!”台下传来稀稀拉拉的掌声。

    这让人不禁要问: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伯尼•马多夫(Bernie Madoff)这样的人在蹲监狱,而那些鼓捣出次级贷款或高风险债务抵押债券(CDO)的、不知姓名的男男女女却可以逍遥法外呢?这是不是什么阴谋,值得进行“监守自盗”?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一些愤愤不平的非银行界人士无疑认为这是一场阴谋。他们的论点是:银行家的权势非常强大,因此即便犯下的罪行等同于金融界的谋杀罪,也能逃过惩罚。弗格森在他的纪录片中指出,银行家、学者和政客们朋比为奸,共同导致了危机,并在危机爆发后继续袒护银行家,直至今日。
 
    我个人认为,这种解释不够全面(为确保信息得到充分披露,我应该承认自己也在《监守自盗》中出镜,和我一起出镜的还有英国《金融时报》的马丁•沃尔夫(Martin Wolf))。诚然,金融业的权势已经大到危险的地步。同时我也认为,一些银行家的行为已严重违背道德标准。但说到银行家们是否真的犯了法,答案却并不那么一目了然。

    如果你仔细研究一下那些凭空鼓捣出的巧妙金融产品——债务抵押债券、次级贷款等等——就会发现它们具备一个共同的决定性特点:即它们设计之初就意在利用司法漏洞,而且往往是以非常巧妙的方式利用。因此,金融体系中发展出的“创新”,实际就是在法律、规定与评级的边缘起舞——但并不真正越线。事实上,大型银行通常会雇用大量律师,以确保法律的字面条文得到遵守——尽管法律的精神正受到日益新颖和有违道德的歪曲。

    这意味着,要在法庭上给那些最有权势的银行家定罪会相当困难。换句话说,华尔街或许实际上并不需要什么“监守自盗”的阴谋来保护自己。在当前的法律体制之下,很难就普遍存在的“欺诈”行为给资深银行家定罪,除非法庭能够追溯性地重写法律。

    对于一些银行家来说,这或许是个好消息,但对于社会与政治的长期稳定而言却是个坏消息。毕竟,就像人类学家常说的那样,在每一种文化中,通过仪式(rites of passage)都具有重要意义——这不仅是对个人生活而言,对整个社会而言也同样如此。进行公审的一个重大好处是,它会创造出一种完结感与正义感。如果(罪人)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公众怒火就有继续溃烂化脓的风险。现在的情况正是如此,更广阔的政治格局都受到了毒害。

    如果我们将之与美国更早些时候上演的一些金融闹剧进行一下比较,便能获得一些启发。例如,在安然(Enron)丑闻曝光后的几年里,就有一些高管锒铛入狱。如果你回忆一下上世纪80年代末导致数十家美国银行倒闭的储蓄和贷款危机,也会想起曾有数千名金融业高管被起诉。
 
    1929年股市崩盘过后,恶有恶报的意味更加强烈:不仅银行家们锒铛入狱,大众文化中还到处流传着金融高管豪宅被收、穷困潦倒、或者更为悲惨的故事。

    “说到上世纪30年代,你会想到高管们从摩天大楼上跳下的画面,”美国学者本杰明•弗里德曼(Benjamin Friedman)最近表示。但现在的状况却截然不同。“正如(前美联储主席)艾伦•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最近指出的那样,据他所知,没有一名资深银行家宣告个人破产或是在本次危机中失去住所,”弗里德曼补充道。换言之,这次人们几乎感觉不到一丝有难同当的意味。此外,埃曼努埃尔•赛斯(Emmanuel Saez)、托马斯•菲利蓬(Thomas Philippon)和阿里尔•雷谢夫(Ariell Reshef)等经济学家的研究表明,这里还有一个关键区别。1929年股市崩盘过后,美国收入差距收窄,金融业(之前极高)的收入水平相对于非金融业也有所降低。但这次并没有出现这种收入“拉平”现象——这一点至关重要。

    这或许反映出一种时间上的滞后;毕竟,上一次,收入差距直到上世纪30年代中期才开始缩小。但我对此表示怀疑。这中间便存在一个问题:银行家不但躲过牢狱之灾,而且还继续享受比其他人更为优厚的薪酬,只要这种现象继续存在,许多美国人就依然会像弗格森所说的那样,感觉情况非常“不对”。因此,也难怪最近政坛上会出现这样一种刺耳的声音。
 
    要刺破这个已经溃烂的公怒之疖,光靠一尊奥斯卡金像——或是愤怒的演讲——可远远不够。


相关文章:
·陈雨露:从现代金融角度看北宋的灭亡
·张宏良:英国、美国为什么痛恨希特勒?——对德国重新出版希特勒《我的奋斗》的点评
·吴煮冰:当年英国人根本没看上香港,他们看上的是这个城市
·杨斌: 社会创新跟不上机器人创新就意味着大灾难 — 爆发全球特大经济金融危机
·周小平:英国暴恐、法国爆炸、德国砍人、瑞士枪击,是谁把西方逼到这地步的?

文章评论
新法家网友(2011-07-19 10:27:27.0)
    银行家之所以进不了监狱,是因为他和购买者是一块砧板上的2块肉。动了银行家,等于把背后的购买人揪了出来。银行家有罪,难道因为贪婪购买了产品的买主道德就一点问题没有么?我倒想问那个得奖的导演,他是不是因为得了奖就要把他的制片人或者投资方立刻踹进监狱去,因为他的今天也是因为分得吃了那曾经的大泡沫的一小口羹才得以创造了作品。他又反过来骂其为不合理,不是太可笑了么。 我不是赞成那些银行家的行为,而是这个问题不应该这么来看。应该质问的是,为什么该种银行家会产生,为什么其会创造出泡沫产品。这才是整治的根本。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
关闭[X]
新法家微信
(扫一扫,关注新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