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时事述评
陈平:如何用一句话说明21世纪中美难以发生大战 
作者:[陈平] 来源:[观察者网2019-12-23] 2019-12-25

导读

12月20日,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春秋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陈平做客观察者网编辑部,就“中国经济2020”与“特朗普弹劾案下的美国政治斗争”做主题发言,本文为发言部分内容,后续精彩内容请继续关注观察者网。

12月20日,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春秋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陈平做客观察者网编辑部

 

导读

     12月20日,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春秋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陈平做客观察者网编辑部,就“中国经济2020”与“特朗普弹劾案下的美国政治斗争”做主题发言,本文为发言部分内容。

 

近来美国有几件事在中国引起广泛关注:一是特朗普弹劾案,现在特朗普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三位被众议院弹劾的总统;第二件,则是开始逐渐升温的美国大选;第三件与中国密切相关,便是前后已持续了一年多的中美贸易战。

今天我就简单谈谈这几件事。

中美关系“非友即敌”

国内的人不理解贸易战怎么打起来的,甚至有一个奇怪的说法——有些人说“厉害了,我的国”刺激了西方,我认为这想法完全低估了美国的战略思维能力。所以,我先从国际大背景讲起。

熟悉我的人大概都知道我是普利高津的学生,但估计没多少人知道我还有一位经济学老师,那就是写过《经济增长的阶段:非共产党宣言》的罗斯托(Walt Whitman Rostow)。

我1980年代到美国求学,白鲁恂(Lucian Pye)很欣赏我,于是推荐我去找既是历史系教授又是经济学教授的罗斯托。后来我和罗斯托做了朋友,他也是我博士生委员会的委员。

他原先和哈耶克一样,认为经济学这么复杂,不能用数学描述,而我指出他的阶段论可以用非线性,也可以数学建模,为此他在著作《经济增长的阶段:非共产党宣言》第三版中大段重写了序言和结论,里面就引用了我的博士论文。

从左至右分别为:罗斯托、普利高津和陈平

美国有一个非常好但中国没有的制度,就是美国历届国务卿、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国防部长等人每一两年都会在一起开会,讨论未来10年、20年内美国可能面临的世界范围内的主要挑战。罗斯托担任过肯尼迪的外交政策委员会主席,也是约翰逊总统的国家安全事务特别助理,因此他都会出席探讨,会后也跟我讨论过很多问题。

美国在90年代末期关心的问题,就是今天特朗普关心的话题,即“21世纪中美是否会发生大战”。苏联还在时,中国可能是美国的盟友;但苏联在1992年就已瓦解,所以美国想明白下一个主要的敌人是谁。罗斯托一直认为中美大战是21世纪最重要的危险,但我后来把他说服了。

我问他,“你晓不晓得儒家文化的核心是什么?”他对中国很了解,读了很多书,给了“教育”、“等级制”等答案。

“都不对,儒家文化的核心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我同他谈道,“现在中国搞一胎政策,大家只有一个小孩,你要是只有一个儿子,你愿意送他上战场吗?”

一句话就把罗斯托的国家安全观给颠覆了。他马上找团队研究世界各国人口问题,后来在其遗著《人口的尖峰》中指出:

世界最大的危机是20世纪下半叶因为现代化和医疗技术的改进,人口爆燃增长。中国跟发达国家一样,人口结构是葫芦形的,会提早老龄化;一些国家的人口结构是金字塔形的,而这样年轻的国家是最危险的,因为底下人口多,向上成长的空间非常有限,后续不是要对外打战,就是内部动乱。按照这标准识别下来,21世纪的动乱地区有三个,分别是中东、拉美和南亚。

如果按这个猜测推进,那如何避免在亚洲发生大规模战争?罗斯托就给我介绍了一个经验。

罗斯托表示,欧洲历史上打了那么多次战争,后来之所以稳定下来,主要靠的是两个主要对手——法国和德国——的和解,而和解要有利益基础,因此有了煤钢联营,后面发展成欧盟。亚洲国家缺乏共同的宗教,也没有共同的法制,矛盾还那么多,将来怎么稳定?罗斯托认为要找到一个共同的利益基础,给出了“联合开发海上石油”的建议。我认为这建议非常好,给中国政府提议以后中国政府采纳了,但是沿海国家并不采纳,越南、菲律宾反而要跟中国抢资源。

佐利克(资料图/新华网)

美国90年代末就对中国有了警惕,所以2000年以后美国国内就有了一个极大的争论——中国到底是美国的伙伴还是对手?有一派人的思路跟罗斯托的一样,希望中美联手,其中有一位就是曾当过美国副国务卿、世界银行行长的佐利克。佐利克请林毅夫当世行首席经济学家,就是想借林毅夫传达一个信号,即希望中美组成G2,联合稳定世界。

当时中国没接这个球,因为意识形态转不过来——我要是变成G2国家,不就成新殖民主义、新帝国主义了么?这样中国还怎么当世界发展中国家的领袖?于是,我们打马虎眼,说中美两国是新型大国关系之类。

我们国内认为自己只是打太极,但在美国可谓影响深远。他们认为,如果世界上就中美两国为大,旁边还有一群虎视眈眈的流氓要造反,中美要么联手稳定世界,要么各拉一支队伍开打,就这两选项。而中国没接球,不愿做美国的伙伴(partner/stake holder),于是美国立马准备,将中国视作美国的战略竞争者,着手改变中国的颜色等。国际格局随之发生重大变化。

希拉里们越来越没戏

在美国国内,以希拉里为代表的建制派想要维护旧有的美国主导的全球化,但是没钱了。原先叫一些国家支持美国,美国采用让出市场的办法,把市场让给了德国、日本,但现在德国、日本对美国为贸易顺差,美国又威胁要打贸易战;原先用给美元的方式拉拢一些小喽啰,但现在美国给不起了,还想倒收税。所以,希拉里一派搞的人权外交越来越没戏。

估计靠人权外交、颜色革命吃饭的这一代建制派没有了,下一代民主党和共和党竞争的人里没人会再愿意玩这些,因为那是一笔赔钱买卖。我就直接了当地告诉美国人,你们越是搞人权外交,越是自杀——要讲民主,人人平等,一人一票,那美国就可能被拉美人颠覆了,欧洲也可能被穆斯林颠覆。

希拉里们把战略转向亚洲,但除了把美国的航母调过来,剩下也没戏。而航母对我这学物理的人来说,就是一个活动的靶子,打仗时对中国实际没什么太大威胁。二战中英国Z舰队里当时先进的威尔士亲王号战列舰就被日本战机炸沉了,现在中国有GPS有导弹,军事技术更为先进,相信完全可以抵御相应的威胁。

美国虚张声势,目的之一就是想把中国拖入当年美苏一样的军备竞赛,进而拖垮中国经济。这目的是否能成,还得画个问号,可能美国比中国先垮,也可能后垮。因为若搞军备竞赛,中国完全依靠自己的资源,而美国可以动用金融霸权,用中国的钱玩它的军备。

美国外交杂志期刊就曾发文,说美国的军备完全是靠从中国获得的利润养活的——美国可以无限发钞、发债,控制中国的核心产业,从中获得的回报远远高于向中国支付的国债利息。这样一个现金流养活了美国的军工企业。

美国五角大楼(图截自谷歌地图)

因此,如果中国打断这一链条,中美搞军备竞赛,美国会先垮;如果中国采用现在管金融的那一套办法,放进美国金融,用中国的积蓄去填补美国社保的窟窿,甚至瓦解中国国企的竞争力,那么中国极可能会输。

除了以上几点,希拉里们想搞其他动作,难有出路,因为得考虑民主党的基本票仓。

民主党的第一个票仓是好莱坞、新闻记者和犹太人。这些都爱讲人权和言论自由,在他们眼里,中国就是天然的靶子,要不打击中国,就抢不到舆论的制高点。

第二个票仓是金融。金融主张全球化,以赚全世界的利润,如果搞保护主义,这钱就赚不着了。所以现在华尔街是支持民主党还是共和党,取决于两党的政策方向。如果民主党搞社会主义,便不支持民主党;如果共和党搞保护主义,也不支持。因此,目前华尔街是民主党的票仓,但未来就不一定了。如果布隆伯格上台或共和党里有别人取代了特朗普,只要支持全球化,华尔街随时可以改航。

第三个票仓就是工会。这是民主党的基础,也是它的弱点。工会主张提高最低工资、增加福利,这结果一定是增加工人失业、扩大社保窟窿。美国现在的最大辩题就是是否加税。沃伦要给富人加税,桑德斯想搞社会主义医疗也肯定是征富人税,我认为这两人要能当选,就是美国奇迹了——在美国靠选票走社会主义道路,这是不可能的。当然,除了加税,他们也可以靠继续发债。

特朗普的潜在劲敌

下面先说说特朗普主要竞争对手的策略。

我认为民主党有两个人非常聪明,但不一定能当选;他们如果当选,会变成特朗普重要的挑战者。这两人,一个是杨安泽,一个是布隆伯格。

杨安泽是华裔,他提出的主张现在越来越受到美国人的支持。他直接了当地替中国辩护,说美国人失业的主要原因是机器代替人,根本不是中国人抢就业。他抓住了美国人的一个痛点,就是一些高科技企业不交税,其中以亚马逊为代表。亚马逊赚那么多钱,消灭掉那么多线下零售商,但这几年都以“合理避税”的方式没交联邦所得税。所以杨安泽主张即使是私企的高科技企业也应该全民分红,每人一千美元。这主张受到普遍拥护,然而他不是美国白人。

布隆伯格也参加竞选,但现在民主党内部在攻击他是亿万富翁。我认为布隆伯格很狡猾,原本我最看好的就是他。他当过纽约市长,搞信息产业和金融,还投资高科技,所以他要是上台的话,就可能走罗斯托主张的路线,跟中国合作。中美不完全脱钩,他的产业才能发展,中国也能再争取5~10年的和平发展时间以补上高科技领域的短板。

如果布隆伯格构不成挑战,特朗普当选,我认为这是中国最大的机遇,因为特朗普想做的事都是必然失败的。

特朗普现在想干什么,我都能算出来。他的原始想法是和中国竞争,其中最重要的是经济竞争,而如果基建上不去,别的都没戏。所以他想和俄国缓和关系,节省干预中东、乌克兰的开销,省出钱来搞美国国内基建。

但是,中美政治都有个潜规则,就是政治能做不能说,凡事先说出来,那就什么都做不成了。若想缓和美俄关系,最好学基辛格一样先私下秘密谈判,生米煮成熟饭,后面大家都说好,想反对也来不及了。而特朗普这家伙不懂美国政治,还没做就先吹,结果立马四面楚歌。

他说要撤军搞基建,遭军工集团反对,为了安抚军工集团,涨军费;为安抚富人,施行减税,钱又是负的了;还想修墙,结果没钱。他现在想当超级推销员,推销德州的石油和天然气,但德州石油天然气的开采成本要高于中东。一边和普京说要做哥们儿,一边又在石油天然气方面把俄罗斯变成竞争者——要德国不买俄罗斯的资源,改买美国的。但是,德国人又没那么傻。现在要加大美国的出口市场,竞争者又多了德国、日本。

特朗普现在打贸易战,和他的政治战略也完全是背道而驰的。莱特希泽干了件蠢事,帮了中国大忙。他要中国在两年内削减2000亿美元的对美贸易顺差,但目前美国出口中国一年仅1000亿美元出头,这实际上就是逼中国把购买欧洲、中东、巴西等区域的市场份额全转给美国。他以为把中国打趴,就可以顺带把其他国家都打趴。结果中美贸易协议还没达成,条件一披露出来,安倍、默克尔来见习近平主席,沙特、阿联酋都来跟中国做朋友。

美国现在全方位跟自己过去的盟友竞争,没有什么伙伴了,所以就鼓励英国脱欧,想把英国变成一个独立的自由贸易区,以跟欧盟竞争。想想,英国要是失去欧盟,其金融中心地位不就没了?英国退欧,苏格兰留不下,就相当于乌克兰脱离苏联,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失去英国海军基地,军事力量就薄弱了。

特朗普干的几件事都在加速瓦解美国原有的政治经济同盟,最后打贸易战甚至可能把“美利坚合众国”变成“美利坚裂众国”。德州想独立,它愿意长期稳定地向中国出口石油天然气,但德州连相应的基础设施都没有。现在加州的油价比德州贵一倍,德州都没一条通向加州的输油管。此外,加州现在最愿意跟中国接触,因为加州的高科技企业只要一失去中国的市场份额,就会失去老大地位。

特朗普弹劾案前景预测

对于特朗普弹劾案的前景,我的判断很简单。

特朗普得罪了高科技集团,得罪了军工集团(现在拉回一部分),得罪了金融界,因讲了一些肮脏的话得罪了女权群体。但他在某些方面又获得了人气。

美国自民权运动以来,一直在搞政治正确运动,好多话不能说,比如不能说犹太人、黑人的不好。实际上政治正确限制了美国人的言论自由,为此我还嘲笑他们“你们连总统都没有言论自由”。他一来,就说横话,抨击美国媒体做假新闻,把所有政治正确都打破了,结果得到不少美国人的支持,认为是条好汉。

我看了特朗普弹劾案的新闻,都替特朗普叫好。特朗普这人有一点性格跟绝大部分美国人相似,那就是从不认错,认为所有错都是别人的。他死硬着不检讨——你说违法,我都违法了,so what?说我违法,你这法有什么道理?他就盯着那些美国外交官和国家安全官员问,你告诉我给乌克兰军援,和俄国作对,对美国到底有什么好处?在韩国、日本驻军以避免第三次世界大战,但第三次世界大战跟我有什么关系?这都赔钱买卖,要我保护,得付钱。

特朗普这逻辑把美国战后的国际秩序道德制高点给瓦解了。中国要教育“港独”“台独”和国内的亲美派,不如让特朗普去洗洗脑。中国转变政治气氛,很大程度上也要感谢特朗普的这种对话方式。

参议员投票,算的是选票,而不是根据信仰来投票。共和党参议员会算竞争对手,估计自身在选举时面临的威胁,再决定投票yes或no。这样一来,我认为特朗普被2/3的参议员弹劾也不是没可能。

如果特朗普被弹劾,共和党大变,为此我会非常高兴,因为现在共和党的主流是茶党。茶党持功利主义,前几轮竞选就有人说,美国应从世界各地撤军回来搞建设,然后搞小政府推行减税。美国回到孤立主义,对中国来说不全是坏事,至少中国在国际上少了一位竞争对手。特朗普一下台,共和党将立马分裂。虽然现在看不出结果,但我认为会加速瓦解美国战后形成的反华冷战共识。

如果特朗普当选,我也有个预期。目前美国财政缺口太大,和加拿大等国谈的条约根本解决不了其国内问题,而特朗普又想做美国最伟大的总统,还想得诺贝尔和平奖,为此他应该跟习大大做一个交易。中国要真跟特朗普交易,绝不能仅是要求取消关税,而应要求废除美台条约,这样中国就帮特朗普成为美国“最伟大的总统”。这预测成不成没关系,我就当制造舆论。我相信中美会有人听进这说法,觉得这说法可行。

值得一提的是,特朗普的出现,造成美国国内不少族群的分裂,却大大激发了华裔在内的亚裔的团结。原本很多海外的华裔不信任中国,现在反过来都给我打电话,要跟我交朋友,给我提供信息。贸易战和香港的“修例风波”也让海外华人更趋团结,其程度远超国内所能想象,不过我们中国国内的舆论都没跟上。


相关文章:
·李建宏:如何应对基督教的挑战
·陈平:如何用一句话说明21世纪中美难以发生大战
·杨增岽 高永:美国人如何对待自己的国家领袖?
·朱永嘉:我们该如何吸取智利的教训
·余云辉:中国经济如何走出“百慕大”?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