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哲学纵横
郑彪:漫谈古今道统 
作者:[郑彪] 来源:[公众号“东方思想库”2018-10-19] 2018-10-25


党的十九大胜利闭幕,中国历史从此迈入习近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或简称习近平时代。按中国传统,所谓新,都是从旧中开出,换言之,一切新都是亦旧亦新,故曰“周虽旧邦,其命惟新。”这个“命”字,极为关键。命者,使也;(见《说文》)又说,天命也,《易·无妄》云:“大亨以正,天之命也。”日前适逢国际儒联采访,我提出“十九大报告通篇贯穿优秀传统文化精神,集中到一个字,就是‘正’”,包括一段时间以来,我多次撰文联系时代变迁,论证儒学核心价值的这个“正”字,初心也是想以正学(儒学、马学,都是正学)的“正”字“通古今之变”,汉儒叫“通经致用”。这个两千年来贤士大夫做学问的优秀传统和所追求的境界,风气所被,近现代重新发力,而在二十世纪实际上由马列主义中国化开出了新境界。所以,作为后学,虽不能至,心向往之,也是顺理成章的事。采访者又叮嘱多写点东西,对年轻学者有益。其实书生写文章,不是难事,难的是文章忌平,写得好不容易。要想文章不平,虽然也有的是办法,譬如时下提倡研究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就是个好办法。问题一旦“重大“,文章自然“不平”,但是惟其重而又大,容易起争议,反倒不容易发表,且一旦“不平则鸣”,易起争议,就容易得罪人,反为不美。子曰:“礼之用,和为贵”,到退休这把年纪,尤其要懂得这个道理,也是养生之道。当然,说这些也是笑话,文章或演讲要想“不平”,套用电视节目的话,让笑话插一足,也是一个“小妙招”。

华夏先民很早就在实践中创造了学术,并以学术引导政治和社会,又以政治和社会涵养、影响学术,许多政治家本身就是大学者,甚至领袖大政治家包括皇帝本人具有较深学术造诣的,古今都不乏其人。近年来,中央特别重视文化,特别重视传承弘扬和发展优秀传统文化,真是千年大计,高瞻远瞩。然文化的骨骼是思想,其核心是价值观,其在历史上的形成、阐扬、确立、传承以及不断光大,固然需要政治和社会条件,但根本还在学术,学术的根本还在学人。苟无学术支撑,文化必然衰落枯萎,政治经济社会也都难以发展,因为人才甚至人心都是需要学术滋养和培育的。从中国历史上看,学术为文化引导先路,苟非有正确的学术领导,则文化将无所向往,或者停滞、堕落,或者迷惑失路。苟无正确健康的学术引导,则不可能形成良好的社会风俗,甚或堕落,则政治文化理想,也将成为空中楼阁,热闹一时,终将烟消云散。历史上但凡一个有作 为的新朝代开始,随着政治变革,起而变之者,多“始于议政事,继以论风俗,终于思人才,极于正学术”(钱穆)。近年来多说“顶层设计”,很重要,其实儒学兼有社会上中下全方位设计,又说“为后王立法”,还能促成东亚儒家文化圈,以致东学西渐,可见其设计能超越时空,惠及全人类。“正学术”的提法最早似见诸于北宋,有鉴于唐代学术跑偏——前几年我撰文曾说唐亡于学术,而非如一般史家言亡于藩镇,其实是宋儒的观点。鲁迅先生也说:“长安大有胡气”,真是深刻,盖有深意焉。百年来中国几度西化,是不是大有“胡气”?“胡气”当然有利有弊,鲁迅先生的话,有时候也是难懂。关于唐代学术,本文不宜扯得太远,要之宋儒由此提出“正学术”,很有见地和针对性。正学术,乃能正人心,正官心,正天下,关乎政治(上)和风俗(下)的根本,盖因华夏自古学术关乎国本。党的十八大以来,特别是十九大以来,举旗走路的方向日益端正,政治开始走向清明,如此下去,“政通人和”也可以期待,而人才成为瓶颈。特别是为党和国家人才长远计,自古学术兴而人才出,学术正则人才正,正学术,正在历史地提上日程。端正学术,振兴学术,是以政治为前提。这个大问题,现在政治上已经有条件提出问题,这里还来不及谈。且华夏学术自有学统,学统的根本,还是个道统问题。所以本文先谈谈道统。

现在全国都在学习贯彻十九大精神,这在儒学界,理应有更多的共鸣,近年来的文献,特别是习近平总书记的系列讲话,包括刚刚发行的《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二卷,有很丰富的传统文化内容,许多提法有很高的学术含量和水平,代表了党在新时代对文化的认识高度和水平。“不忘初心”的提法,社会反响很大,这既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传统,其实也是中国文化传统,也是中华道统的要求。初心,就是本意、本愿。传统文化断裂了,革命文化生疏了,社会主义文化遭到冲击了,初心就可能有点模糊不清了。这种情况历史上也多有,叫做“聪明不及于前时,道德日负于初心。”(韩愈:《五箴序》)初心一说,源自孔子之心学,又经孟子出色的阐发,《孟子》就用过初心一词,到阳明心学登峰造极,其间又染上释家的色彩。什么是孟子的初心?“乃我所愿,仍学孔子”,这就是孟子的初心。现在习近平总书记倡言不忘初心,重新高扬共产主义旗帜,又以前所未有的高度和力度大力提倡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子曰“贤者见其大”,以儒学理解,一个重要目的也在于弘扬中华道统,现代政治也需要从道统中去夯实合法性。这也是中国国情。道统贯穿和承载中国历史几千年,百年来国共两党,从孙中山到毛泽东,也包括蒋介石,主义不同,代表的阶级不同,理论诠释不同,成败利钝不同,究其实质,多少都有道统在其中,老辈革命家主观上也有很深的情结——有的说,有的不说,或诠释不同,然道统都是一个,子曰“吾道一以贯之”。孙中山先生当年亲笔手书“大道为公”四字,无疑是代表中华道统。后来蒋介石先生也每以道统自居,自诩正统,后来他的道不行——三民主义原本也有社会主义内容,可惜中山先生逝世以后,三民主义被几乎抽空,或说变味,成了小道。子夏曰:“虽小道,必有可观者焉,致远恐泥。”这一“泥”不要紧,于是败走台湾。然他能坚持“一个中国”立场,也算难能,于是实际上蒋先生治下的台湾成为偏统,而真正代表中华民族福祚绵长的道统、正统,在大陆,在中国共产党,说是人民选择,也是天命在身,人民就是天,就是上帝,古义如此。这也是道统的思想渊源。至于后来台湾的形势演变,偏统也丢掉了,演变为台独,就无统可言了。既已无统,也就无道无理,再延宕下去,有害无益。换言之,古老的中华道统为中共自成立起,一肩扛过,跨入现代社会,经过百年锤炼,朴素的大同已经由三民主义成功地,经过几个阶段演进为习近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也是科学社会主义的中国版。这样讲,可能有的朋友感情上未必接受,以为马列主义至高无上,这并不错——马列主义至今仍是人类社会最先进的政治理论,然则一旦落地中国,获得成功,则必然于无形中上接五千年华夏文明,下开未来人类命运共同体之新文明,此即大同之义,亦是孔子“一以贯之”之义。此义正在由新一轮全球化,特别是“一带一路”的伟大斗争和伟大实践所证明,今人,包括中国人和一切外国朋友,一切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朋友们,不可不知也。

西方至今对中国有太多的不解,或者懵懂,根本在于不了解中国文化的精义,也就读不懂中国历史,也就难以理解近现代中国和现实中国,特别是面对这一轮中华复兴和党的十九大以后中国政治的走向,有些摸不着头脑。精义,通俗地讲,就是密码,道统就是一个密码。道统是什么?今人多不熟悉了。道者,路也。道路,根本点是方向,讲政治才有方向,才不至于迷路。不讲政治,文明失去方向,迟早灭亡。所以中国文化,自古最讲政治,又最讲伦理,故有独特的政治伦理。“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实为一种政治伦理,固然有为统治阶级利用的一面,也有中国传统文化独具价值的一面,故有超越时空的价值。国共两党,虽是现代党治,又说法制如何,谁能否认其中有中国的政治伦理存焉?啥叫“政治规矩”?许多规矩本质上是中国政治伦理。都是糟粕?非也,其中有大义存焉,很多东西是“臭豆腐”——闻起来臭,吃起来香,久已不吃了,还真不行,就出乱子,包括野心家阴谋家。此与不读古书,不学《论语》,不知如何做人有关。做官做学问,说到底,还是做人。不读《论语》,现代版是《老三篇》,都不读,做人没有方向,找不到北,官做得越大,越是危险。孔子说“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就有方向。北辰,还不是方向?中国政治,自古最懂得方向重要。方向由什么决定,价值观。价值观都在经学里面,经验教训都在史学里面。所以中国人几千年能不迷路,道不坠于地,在人。历史上其他文明,多坠于地了。没有道,不知道,人和社会就没有方向。近代西方能诞生马克思主义,可谓知道明道,可是社会为垄断资本集团绑架,终于衰落。孔子那一套,不讲阶级分析,更没有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进入工业时代,老大中国被西方文明(文明强盗)打得价值毁灭,人也被打得没了脾气,新文化运动认识到孔子的道不行了,于是“线装书扔茅厕”了。老“道”不行了,不通现代,新道——康梁等时贤都找不到,终于“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列主义,从此中国革命的面貌,焕然一新。”这就找到新道新路了,中间有马列主义中国化,实为与孔子“一以贯之”的道统相接续的一段艰苦探索,终于与道统成功对接,建立新中国。开国大典,盛况空前,道统连带中华民族之福祚绵长,正式宣告步入社会主义新时代。只不过由于反封建任务尚未完成,马列主义成为党的指导思想,传统文化尚未时来运转,人们不会这样提出问题,甚至也不会这样想。现在不同了,社会主义又进入习近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新时代继往开来,亦旧亦新。近年来讲政治,更强调正确的政治方向,走什么路,举什么旗,深层次都涉及道统。现在有条件,也有必要来研究讨论道统问题。

再说道统的统。统者,统理也。《书·周官》云:“冢宰掌邦治,统百官。”新道统也要先统百官,此为中央宣讲团的重要目的之一。道统,谓传道之统绪也。《宋史·朱熹传》:“嘗谓圣贤道统之传,散在方册,圣贤之旨不明,而道统之传始晦。”道统在历史上之晦暗不彰,也由于中国历史太长,其间命运多舛,灾难太多,而政治多变。也因其如此,弘扬道统,也成为中国思想史的一条或明或暗的红线。两汉以后,并非玄学的天下,虽儒学不再独尊,然并没有中断,经学仍在传承,只是道统长期晦暗不彰,危及大本,故有唐儒韩愈的呐喊,更有北宋朝廷自觉地大搞文教兴国背景下儒学的复兴,影响深远。故以后明末清初,仍然人物辈出,有顾炎武、王夫之、黄宗羲等等学术巨擎,直到近现代,总有学者不断挺身呐喊,也不断有政治人物担当承续,晚清曾、左、林、胡、等等中兴人物身上,以及后来的张之洞,无论政治上如何评价,多少都以道统自命。现代就更是这样,真正承续道统,再造道统的,而且成为正统的,创造重建社会主义新道统的,还是中国共产党。然而如何传续下去,眼下和未来,都面临不少有待解决的,相信也完全能够解决的问题。

中国共产党九十多年,或说新中国,前后两个三十年,情况也有不同。要论社会主义是新道统,这是前后几个三十年一贯的,这是就总体而言。新中国前三十年走社会主义道路,过去只说有路线斗争,现在不妨分别有两个话语体系探讨和表述,当然最好是儒马打通,一套话语,一时有困难。如果是同一社会主义新道统之下的路线斗争,则是否有正统与偏统之分?偏统也是统。可不可以这样认识?至少可以这样提出问题,思考和探讨。如果说,路线出现问题不是社会主义道路的探索,是走资,是否就背离道统,说偏统也就不能成立?后三十年,1982年党的十二大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应当是继承毛泽东开创的新道统,因为是社会主义,不是资本主义。可是据说资本主义要“走一段”,“走一段”如果出问题,还能不能回得来?小平同志有预见,我们党有政权,孩子们受革命(道统)教育多年,先富带后富,共同奔小康,应无问题。(大意如此)最多,实在不行,例如股市,不行就关了,也没啥大不了。这样假设,也并非完全没有道理,实际上还是相信道统的力量。但是在理论和实践上,就提出一个问题,就是道(路)会不会跑偏,严重一点,走了邪路?跑偏,就成为偏统,因为社会主义新道统并没有摘牌。别小看这块道统的牌子,不摘牌,道统在,就有政治合法性。纠正起来,就有宪法、历史、理论和现实以及人心的强大依据。事实证明也是如此。而走邪路,必然导致要摘牌,道统就被推翻,结果不是全盘西化的问题,而是亡国灭种的问题。所以,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所做的一切,将要带领全党全国人民继续做的一切,固然是实现中华复兴中国梦,可是其中有好多环节,环环相扣,道统是政治上极重要的一环,于此相联系的还有学统、政统——这些全都是正统,其要义比孔子提出“政者,正也”还要久远,都要上接中国古代——而不是移花接木的西化,下开未来,这关系到中华民族未来的兴亡命运,绝非小事。所以,党的十九大宣布历史进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并以习近平命名,简称习近平时代,标志着承续毛泽东时代开创的社会主义新道统。这可不是贬低现实,而是夯实根基。当然,从党的指导思想说,最新的提法是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与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一道作为党的指导思想,这是完全正确和必要的。至于在此基础上,在学术上理论上进一步梳理,厘清各部分与中华道统之间的联系,甚至也不妨深入梳理那些属于正统,或也有偏统——偏统也属于道统范畴,是不是可以这样提出问题,能不能站得住,至少可以讨论?总比全盘否定要正确,也有利得多。至于有些人——例如野心家、阴谋家等等走邪路的一路,那是另类,不在道统之内了。这些学术探讨,都不是没有意义的空论。社会主义新道统也有阶段,或说时代有不同,毛泽东时代与习近平时代是两个时代,而新道统一以贯之,中间是历史过渡,或有偏差,偏者差也,从历史角度看,也属正常,不难理解。

现在说到文化自信,这是一种更深沉的自信,然文化自信,根本是基于中华文明价值观的自信。这方面历来有不同看法,这很正常。我理解中华文明的价值观,主要在儒学,经学,道是最高范畴,仁是核心概念,然价值观的核心是正字,正义主宰了中国传统文化最高的范畴——道,叫做正道。然正道之行,要求“天下为公”,故自古就阻力重重,一旦私字当头,天下失道,失道不是道真的消失了,而是政治上失道,道在人心,在儒学,然却晦暗不彰,故《尚书》曰“人心惟危,道心惟微。”人心偏私,一旦失正,人心就危了,人心危则道心必然不彰而微,故根本还在于正人心。然“文武之道,不坠于地,在人。”(子夏语)在人,也在学术,这就是士的责任了。士谓有担当之人,犹李大钊先生言“铁肩担道义”,才能“妙手著文章”。先要明道,要有明道的士,故宋大儒程颢,称明道先生。明道还不够,明道更不是口头功夫,“士志于道而耻恶衣恶食者,未足与议也”(《论语·里仁》)。道即正道,担负着天下与百姓的命运福祉,此实为华夏文明也是人类文明的一颗火种,正义的火种熄灭了,就万古长如夜了。西方说欧洲中世纪千年黑暗——其实不止中世纪,就是历史上没有正义。普罗米修斯之类的神话,不靠谱,还是孔子概括得好:“政者,正也。”或许多学者包括前辈说中华文明的核心价值是和,或者其他,都很有道理,我都从中受教受益。这里没有对和不对,都可以讨论。中华文明的核心价值很难一言以蔽之,其表述可以不止一个字,然有主有次,有正有偏,也有分教。譬如“和”是和谐,源自礼乐之乐。然乐谓之德音,其本为正,故古者国家设乐官称大乐正。不独乐官如此,许多官皆以正名之,《周礼》有县正,属于地官,后世也还沿用。政治要正,正才能治,上不正则世乱,这个观念可以上溯三代以上历史很久,而由孔子集大成曰“政者,正也。”正是道的灵魂,也是道统的灵魂,道统是政治的统,《周礼·夏官·司马》云:“政,所以正不正者也。”《书·洪范》云:“王道正直。”其下又有学统和政统,皆是一以贯之。这些,以及关于道统及其历史上的演变,本文没有展开,年初我曾撰文论证“社会主义是中国新道统”(题为《社会主义中国与中华新道统——兼论道统的历史演变》),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参看,欢迎批评指正。


(二0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七日于北京)




相关文章:
·郑彪:社会主义中国与中华新道统 ——兼论道统的历史演变
·郑彪:漫谈古今道统
·瞿林东:历史研究须处理好古今关系
· 翟玉忠:致古今“玄学家”
·马宏达:漫谈价值观的正反因果——人参可救人 也可害人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