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社会主义研究
王义桅:各种陷阱说的潜在逻辑——中国不走西方的路,前面就是万丈深渊 
作者:[王义桅]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研究》2018年第4期] 2018-08-17

摘要:中国的崛起引发了许多陷阱说。这些陷阱说有其话语体系和隐含逻辑,如果采用其逻辑,就会陷入其逻辑陷阱。很多所谓的陷阱往往只是局部经验、阶段总结,并不反映必然规律。产生各种陷阱的原因是西方无法正视西方乃地方性概念,其经验、知识和观念无法解释和把握像中国这样历史悠久、规模庞大的世俗国家的崛起。而另一方面,中国学界自身存在崇尚西方理论的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呼应各种陷阱说,未做好理论总结。要真正摆脱各种陷阱说,我们应坚定道路、理论、制度和文化自信,不以西方为参照系,做好自身定位,坚定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

各种陷阱说的潜在逻辑:中国不走西方的路,前面就是万丈深渊

近年来,中国崛起似乎被五花八门的陷阱说给缠住了:马尔萨斯陷阱、民主陷阱、文明的冲突陷阱、新冷战陷阱……最近又来了软实力陷阱的变种——锐实力!真是你方唱罢我登场!

各种陷阱说有其话语体系,有其隐含逻辑,无论赞同还是批驳,只要用其概念,就会掉入其逻辑陷阱中。一句话,各种陷阱说本身就是陷阱。比如“金德尔伯格陷阱”的逻辑前提是国际社会是无政府状态的,不像在一个国家内由中央政府提供公共产品维护社会秩序,国际社会只能由霸权国家提供国际公共产品才能维护国际秩序。如果中国提供国际公共产品,就会被认为是霸权国家行为;如果中国不提供国际公共产品,就会被认为不负责任。这就陷入做也不是,不做也不是的境地。其逻辑陷阱是,这里的公共产品与我们强调的中国与其他国家一道给社会提供公共产品的中性涵义并不相同,只是由霸权国家提供,而霸权国家是唯一的。如果中国真如约瑟夫·奈所建议的积极提供公共产品,包括全球安全公共产品,美国的联盟体系、霸权体系还能维持吗?这一说法,只是希望中国在一些领域给美国帮忙,而绝非希望中国真的取代美国。对此,我们千万不能幼稚。

我们拉丁文和宗教课的知识缺乏,使得我们对于这些陷阱说很难说文解字,正本清源,看穿各种陷阱说背后的陷阱。我们把美国的软实力概念拿来就用,不明白美国的“软实力”概念基于硬—软权力二分法思维,带有鲜明的美国例外论与天定命运情结——认为自己永远正确,且无所不能。这与中国传统内圣外王的权势观大相径庭。结果美西方就是不承认中国的软实力,最近以锐实力来回敬。

而且,这些“陷阱”往往只是局部经验、阶段总结,并不反映必然规律。比如修昔底德陷阱,且不说两千多年前的西方局部历史经验能否适用于当今世界,尤其是东方文明古国,仅就伯罗奔尼撒战争爆发的原因而言,西方史学界一直有争议,历史学家修昔底德的解释只是其中之一,并非真理,而且修昔底德本人的逻辑前后不一。可以说,修昔底德陷阱是修昔底德本人给后人设的一个陷阱。

中等收入陷阱用于中国,更是张冠李戴。中国自古有自己独立的文明体系,近代探索出一条符合自身国情的发展道路,工业体系是世界上最独立而齐全的,更不用说有强有力的中国共产党领导,比历史上任何时候更接近实现伟大复兴的目标,是那种依附于美西方体系的拉美国家的境况所远不能比拟的。

西方陷阱论层出不穷,这些陷阱的潜在逻辑是,中国不走西方的道路,前面就是万丈深渊。其本质是不认可、不看好中国道路,反映了西方基督教思维的自以为是,认为自己代表了普世价值,终结了历史选择。这样的思维致使西方总是不能实事求是看世界、看自己、看中国。

各种陷阱说的潜在逻辑:中国不走西方的路,前面就是万丈深渊

各种陷阱的本质是中国陷阱,就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能否超越西方经验、西方模式及西方价值,打破西方普世的神话。给中国设陷阱,表面上是无法正视中国崛起,其实是无法正视西方乃地方性概念;表面上给中国挖坑,其实是西方作茧自缚。

为什么陷阱说不断?面对“四特中国”,西方的经验、知识、观念都不够用了。

特长历史。在欧洲人看来,中国相当于罗马帝国迄今还没有解体。戴高乐曾说过,中国是一个比历史还要悠久的国家。比谁的历史悠久?当然是西方的历史。西方知识很大程度上源于《圣经》,而《圣经》记载了人类各种古老文明,唯独没有中国。在耶稣诞生前221年,秦始皇已经统一了中国。一直到今天,中国的政治治理方式大体上还是秦开创的郡县制。对于西方来讲,中华文明是当今世界上唯一连续不断的古老文明,仍焕发勃勃生机,不可思议。

特大规模。“在我们比利时人看来,中国就是一个大洲。”慕尼黑安全会议主席伊辛格也曾自嘲说,“在欧洲只有两类国家:一类是小国,另一类是还没有认识到自己是小国的国家” 。人类工业化起源于英国,那个时候英国才几百万人口,后传播到整个欧洲大陆,那也只有几千万人口,只有到了美国以后,工业化在人口数量才达到亿级,而今天中国十几亿人在实现工业化。中国的手机用户12亿,网民数量7.51亿,微信用户就相当于美欧人口总和!

特世俗社会。中国是当今世界唯一使用现存的非字母文字的国家,继往圣之绝学,是西方所无法理解和把握的。更重要的,中国是历史上唯一崛起的世俗国家,更让西方纳闷:中国不信教为何不垮?中国强大了如何使用自己力量?原来支持中国改革开放的目的是想把中国皈依成同类,没想到中国有了“四个自信”!根子在于中国有天的概念,天之下诸神并存:儒道释。中国把佛教中国化为佛学、禅宗,又把基督教中国化,让西方演变中国的接触政策落空。

各种陷阱说的潜在逻辑:中国不走西方的路,前面就是万丈深渊

特殊崛起。中国工业化没有靠海外任何殖民掠夺完成了积累,改革开放32年后就从农业大国变成世界第一大工业化国家,速度和规模均创造人类工业化奇迹。今天,中国的GDP超过美国的70%,史无前例。同时,中国的伟大复兴不是恢复历史最大版图,不是重复国强必霸历史,而是和平合作,共同复兴,开创没有霸权的时代。

当然,很难说西方学者是恶意拿这些陷阱来影响我们,一方面是西方知识不够,关于中国的悖论导致各种陷阱说;另一方面,问题也在我们自己。西方看不清中国,我们说不清楚自己。

为何说不清自己?因为长期以来言必称希腊,将西方理论奉为圭臬,崇洋媚外。陷阱说多是哈佛教授炮制出来的,中国的哈迷们再去呼应,媒体一跟风,有的还出现在领导人讲话中,完成庞氏骗局。如今,靠忽悠中国人出名的老外越来越多。中国就在炒作这些美国学者的陷阱说中不自觉提升了美国的话语权。而如果仅是中国学者提,国内反而不那么热衷。

同时,中国发展太快了,不仅西方没有准备好,我们自己也没有心理准备;或者一直兢兢业业,无暇理论总结。以西方为师,强调国际接轨,养成路径依赖思维定式。如今改革开放到了爬坡过坎关键时刻,要警惕为各种陷阱说动心。

此外,中国发展到今天,太不容易了!许多不自觉呼应西方陷阱说的国人也是爱国心切,生怕行百里者半九十,伟大复兴有闪失,一直小心谨慎,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生怕掉进各种陷阱去。

各种陷阱说的潜在逻辑:中国不走西方的路,前面就是万丈深渊

总是奉这些“陷阱”为圭臬,会造成一种恶性预期,一种心理暗示,最终自我实现。就是俗话说的,怕什么来什么。还是那句话,流言止于智者,陷阱终于自信。各种陷阱说,很大程度是中国人自己炒作起来的,这表明中国要真正彻底走出近代、告别西方,尚需时日。各种陷阱说,更提醒我们要坚定道路、理论、制度、文化自信。

西方看中国,总是从需要、期待出发,意图将中国纳入其轨道,让中国在西方主导的体系中亦步亦趋;中国人看自己,不自觉拿西方,尤其是当今西方的代表美国来作参照,认定伟大复兴以超越美国为目标。一句话,西方用他们的镜子看中国,中国用西方镜子看自己,这是陷阱说此起彼伏的供给与需求双重逻辑。看穿西方把戏,保持战略定力和战略自信,有赖于中国学术自信的供给侧改革。

我们正在开创前人从来没有走过的路,西方并非过来人,不能对其有拜菩萨心理,对各种陷阱说一惊一乍。做好中国自己的事情,定位好自身世界角色,撸起袖子加油干,一张蓝图绘到底,就不会被各种陷阱说给忽悠了。走自己的路,让西方说去吧。

【王义桅,中国人民大学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院副院长,欧盟“让·莫内讲席”教授。文载于《世界社会主义研究》2018年第4期。



相关文章:
·王义桅:各种陷阱说的潜在逻辑——中国不走西方的路,前面就是万丈深渊
·王义桅:普世价值是传销式的概念产品
·李学俊:大汉朝如何陷入文景盛世的金融陷阱
·李学俊:管仲“利出一孔”思想不是所谓“管仲陷阱”
·雷鸣:理论创新,别掉入对手的“理论陷阱”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