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木:一个民族要走向世界,首先给世界贡献的是世界观-经世济民--新法家
当前位置:首页 经世济民
张文木:一个民族要走向世界,首先给世界贡献的是世界观 
作者:[张文木]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研究》2017年第8期] 2018-04-16

编者按:毛泽东在对外援助中坚决摒弃帝国主义模式,我们不能让其他国家的人民再经受中国人曾受到的屈辱。我们奉行政治当先,利在其次;“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环球同此凉热”。4月10日,在博鳌亚洲论坛的主旨演讲中,习近平强调,共建“一带一路”倡议源于中国,但机会和成果属于世界。只要各方秉持和遵循共商共建共享原则,就一定能把“一带一路”打造成为顺应经济全球化潮流的最广泛国际合作平台。让我们坚持开放共赢,勇于变革创新,向着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目标不断迈进,共创亚洲和世界的美好未来。


1.先进的世界观是一个民族引领世界的首要贡献

一个民族要走向世界,首先给世界贡献的不是国内生产总值,而是世界观。如果一个民族没有比曾经引领世界的民族具有更先进的世界观,这个民族就无法走向世界,更不能引领世界。

在历史上,中国曾经有自己的世界观。儒家文化有很多先进的东西。比如,一个中心为“忠”,两个中心为“患”。再比如,中国人对福的理解,“福”,示(礻)字旁,《说文》:“示,神事也。”崇拜之意。为什么要拜一口田?一口田意味着你必须守住自己的本,但也不能贪。没有吃的会饿死,这叫唯物论;但吃得过多会撑死,这叫辩证法。不守本的人是不幸福的,守本就是守好“一口田”;“田”太多了要撑出毛病,也不幸福。作为国家来说,要有主权,这是国家的“一口田”,必须死守;作为个人来说,要有自己的立业之本。国家之福在于不屈服、不扩张。不足和过度都不是福气,这就是中国文化,也是中国的世界观。

中国的世界观产生于中国人固有的实事求是精神。我们常说“事情”、“事理”等,不管是“情”还是“理”,在中国人这里都得让位于现实中的“事”。不知生,焉知死,现实的总要高于天边的。天下道理,须出自“实事”,天下“致知”必先“格物”。历史上大凡有生命力的民族都是注重实事求是的民族。在世界上,中国是一个有特殊优点的国家。中国文化确实有很强的韧性,它表现在这个民族坚守“一口田”,又绝不扩张,这是中国传统文化非常重要的一个特征。这个特征使得古老的中华民族得以发展至今。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相比,中国人讲究一个中心,这是中国誓死坚守的原则,因为中国人的经历跟西方人不一样。中国文化在当时的欧洲就受到许多思想家的热捧。我们曾给中世纪的世界提供的是一个完整的世界观,包括现在的公务员制度以及四大发明等。所以,要想引领世界,没有新的世界观和更为先进的文明形式,是不行的。中国就是这样一个曾经引领过中世纪世界文明的国家。

马克思说:“资本主义社会的经济结构是从封建社会的经济结构中产生的,后者解体使前者的要素得到解放。”到了近代,中国开始落后。与游牧经济比较,中国的小农生产方式是先进的,但与工业经济比,当时中国就比较落后了。我们过去常说英国走向世界是由于英国人为世界提供了工业革命。这个说法不够准确。实际上,当时英国人提供的是比以往更为进步的世界观。英国通过工业革命在创造出巨大的生产力的同时,也向世界提供了比封建社会更先进的世界观:反封建、自由贸易、主权至上,特别是个人自由的观念,这些都是比封建意识更进步的世界观。封建社会比奴隶制进步,资本主义比封建社会进步。在资本主义社会,商品面前人人平等,每个人都是“上帝的选民”,这既是对人的大解放,也是英国给世界提供的比封建意识更进步的世界观。这个世界观让世界耳目一新,正是这样一个世界观才让世界接受了英国并使英国在相当长的时期里成为引领近代文明的国家。所以我们不能只说工业革命和贸易革命,应当从世界观进步的视角认识英国成为世界性大国的原因。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苏联和美国开始强大起来。苏联给世界提供的意识形态产品是社会主义和列宁主义,美国给世界提供的产品是比英国更为先进的资产阶级民主。苏联坚持人民民主,美国坚持资本民主。美国放弃了英国那样的直接殖民方式,用贸易投资的方式控制前殖民地国家,将英国时期的宗主国——殖民地的剥削关系转变为北方和南方的剥削关系。当时引领世界的有两种世界观:社会主义的世界观和资本主义的世界观,这是当时世界上两种进步的世界观。这两种世界观均为世界所接受,新独立的国家基于不同世界观形成了两个“阵营”,而苏联的社会主义世界观比美国更具有广泛性。

2.大国的衰落首先是世界观及世界治理能力的衰落

立国要有道统,有了道统才能有法统,道在先,法在后。世界治理也需要道统。这个“道”就是正义和进步,道统是引领整个世界前进的动力。进步的世界观反映的就是进步的道统。道统的进步性在于它的人民性。但当一个国家失去正义和公平时,它也就失去了引领世界的道统,这时,这个国家就会衰落。

古代的中国曾经引领过世界,英国也曾经引领过世界,但是当一个国家失去道统时,就不能再带来正义和公平,这个国家就会衰落。比如,英国当时的世界观比封建社会的更具人民性,因而有更多的公平正义,英国就发展起来了。但是当它失去人民性的时候,其弊端就出现了,这个国家就开始衰落。与英国相比,苏联和美国是因为它们在不同程度上给世界带来了更具人民性的世界观才开始强大的。很多人认为美国成为世界大国主要是既有强大的生产力,又有谋略。这个解释很不够,因为只靠谋略把世界拿下,这是小手段,没有大道。可以看到,美国和苏联都曾抓住了道统,但美国和苏联在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就开始走下坡路,其原因就在于失去了他们的道统。比如,苏联实行社会主义,这是好的方面,但是后来苏联开始对外扩张,并且开始和美国角逐世界霸权。在这种情况下,苏联的道统就开始异化,成为社会帝国主义,搞世界扩张,此后,苏联开始走向衰落。

世界的关注点曾从东方转移到西方,现在又开始向东方回归。越反越恐的世界形势表明,美国以“华盛顿共识”为基础的新自由主义治理世界的方案是失败的,需要新的替代方案。

3.通过“一带一路”看世界治理体系的中国方案

2013年9月和10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分别提出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即“一带一路”的倡议。2014年3月,习近平应德国科尔博基金会邀请,在柏林发表重要演讲时提到“中国方案”。他说:“我们将从世界和平与发展的大义出发,贡献处理当代国际关系的中国智慧,贡献完善全球治理的中国方案,为人类社会应对21世纪的各种挑战作出自己的贡献。”

中国在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的中、苏、美三大国博弈中最后胜出的结局,向世界传达出强有力的中国声音,世界的关注点开始从美国移向中国。中国的发展道路在与苏联和美国的发展比较中受到世界的青睐。中国何以在战后半个世纪中精彩迭出,获得如此骄人的成绩?世界开始兴起新的“文艺复兴”,人们不是从地中海的古希腊而是从太阳升起的东方认识中国传统及以此为基础的中国社会主义世界观,最重要的是其中闪烁着东方智慧的治理世界的中国方案。人们试着用东方的世界观重新认识和治理世界。现在中国又适时地通过“一带一路”向世界提出了自己的方案以及东方传统和社会主义思想相结合的世界观。中国方案体现的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参与世界事务的世界观,而中国人民的世界观又是对近代反殖反帝经验总结的结果。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在对外援助中坚决摒弃帝国主义模式,我们不能让其他国家的人民再经受中国人曾受到的屈辱。我们奉行政治当先,利在其次;“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在援外方式上,中国要有所创新。新中国20世纪60年代的援非项目坦赞铁路可谓是毛泽东经济援助思想的生动体现。中国坚持友谊第一而非市场第一原则援建了坦赞铁路。中国技术人员进入非洲后,没有剥削,没有压迫,没有大国沙文主义,与当地工人同吃同住同劳动。中国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用自己的实践将毛泽东“环球同此凉热”的国际主义理念及其治理世界的方案留在非洲,留给非洲人民。

值得注意的是,习近平在2013年9月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前,先于2013年3月24日访问坦桑尼亚,并于第二天前往达累斯萨拉姆远郊的中国专家公墓,凭吊坦赞铁路修建期间因公殉职的中方人员,缅怀中坦赞三国用鲜血和生命凝聚而成的传统情谊。2013年9月和10月,习近平分别提出建设“新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即“一带一路”的倡议。可以说,“一带一路”是中国共产党人20世纪60年代坦赞铁路实践及其理念在新时期的延伸。我们不走对外扩张道路,而是讲正确的义利观,讲物通、心通、人通,这是我们向世界展示的世界观.

欧洲人按照西方资本扩张的模式很难准确理解“一带一路”。我们已经证明了中国道路的生命力,我们不会急于让西方世界认同我们的道路并接受我们提供的治理世界的中国方案。但是,历史潮流浩浩荡荡,在历史提出重大挑战的时候,中国共产党人必须担当起历史赋予的使命。

今天的历史已经到了一个需要整体性地改革旧有世界治理体制的时刻,各国政治家都在思考世界治理的新方案。“和为贵”,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核心概念,这个概念与社会主义“大同”的理念相结合,为解决当代世界危机提供了新的认识论。习近平主席提出的“共同体”即命运共同体、利益共同体、人类共同体的思想,既是“共享”概念的延伸,也是毛泽东“环球同此凉热”思想的当代表述。从这个角度看,“一带一路”和中国方案是紧密结合的,并且融合出新的世界观,这个世界观既有中国共产党的理念,又有东方传统元素。可以预料,随着资本主义面临危机的加深,具有社会主义元素的世界治理的中国方案将日益为更多的人所接受。

   

(作者简介:张文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战略问题研究中心教授。)



相关文章:
·翟玉忠:“孔门四科”将中华文化推向一个新高峰!
·张云声:毛泽东对走社会主义道路实现中华民族复兴的贡献
·张文木:中国崛起最需要的不是鸽派或鹰派,而是龙派(下)
·张文木:中国崛起最需要的不是鸽派或鹰派,而是龙派(上)
·张文木:认识和改造世界的基本方法——《战略学札记》自序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