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社会主义研究
紫虬:把企业家精神从资本家的欢宴中剥离出来 
作者:[紫虬] 来源:[紫虬视野2018-03-26] 2018-04-03


讨论问题,先定义概念。含混定义,兜售水货,会远离客观现实。

 什么是企业家精神?

西方经济学家对此贡献了各式智慧,应向他们致敬。但并不意味舍近求远,以训诂熊彼特、萨伊为话语权,默认西方文化中心论。

中国的崛起巨变,提供了灿若星河的创业创新案例,从褴褛筚路的建国创业史、从众多品牌、企业和企业家的成功足迹中,可以得出中国自己的企业家精神。

企业家精神就是组合资源,做大蛋糕,以最小的社会投入创造最大的社会效益。这个效益包括并不限于客户价值、员工受益和投资者收益。

企业家精神永远与人类的创业、创新、进步相联系,与发展生产力相联系,永远与创造财富相关,永远与企业集体相联系。

创业开拓和创新革命是人的潜能的全面激发,审时度势,上下同欲,坚韧不拔,勇敢拼搏,诚实守信,以弱胜强…. 锤炼了企业家精神。这也是许多成功企业家尊崇开国领袖的原因。中共以弱胜强,红船精神在社会化大生产阶段,以企业家的精神体现出来,这是现代市场经济带给中华民族的巨大红利。

毛泽东在一九二七年八月三十一日,把妻子杨开慧和三个儿子带回板仓,托付给保姆后,带着一把雨伞和几十块盘缠,带着足疾离开板仓,到他去世时,世界五分之一人类的寿命从三十多岁提高到65岁以上,人口接近翻番,由此产生的巨大社会财富和进步,是运用军事、政治、经济、科技、文化各种资源和手段实现的。其白手起家开始的投入产出,成为整个民族的成就感。用短暂的一生,塑造了世界上最庞大民族复兴的历史拐点。史上没有任何一个企业家能有如此巨大的成就。

什么是资本家精神?

资本家精神是占有剩余价值的精神。作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这是铁律。

现代资本主义在社资矛盾、劳资矛盾作用下,在成熟市场经济中,相对于“每个毛孔都带着血迹”,有了约束,股权分散,劳资交叉,但按资分配、占有剩余价值这个基因没有变,这是市场经济的自发性。

资本家是资本的人格化,这是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的铁律。

资本家也有差异,作为资本的人格化,人格有云泥之别;其次,早期资本主义制造绝对贫困,后期资本主义制造相对贫困;其三,作为人类最先进入社会化大生产的生产方式,资本主义汇集了与生产力相关的人类文明。但是,只要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存在一天,资本家就永远与垄断财富相关。资本家代表分配特征的生产关系。

总而言之,企业家精神和资本家精神的分野,是以占有剩余价值为衡量的。

两者的共性与界限的含混

在资本主义发展史中,企业家和资本家长期合二为一。

企业家与资本家的共性是,共同以财富量衡量成就感。企业家更多的是开拓创新的成就感,资本家更多的是占有的成就感。因为共同离不开资本,就容易被混淆。但是,基于社会化大生产和个人占有的两种精神却是明晰的,两者的矛盾就是资本主义基本矛盾。

企业家和资本家都离不开资本,共同谋求支配权,但目的、用途不同。企业家控制资本的出发点是为了扩大再生产,促进进步,竞争市场,增加顾客,变革社会,是资本的经营性扩张;资本家是为了资本的占有性扩张,通向垄断腐朽。

企业家和资本家共同追求利润,企业家更追求共赢,共享,普惠、利他,共同命运。资本家主要追求掠夺财富。

资本家为了把隐含在等价交换中的剥削合法化,千方百计夸大两者共性,混淆差异。

如同看不见商品的价值与使用价值之间的矛盾,混淆企业家与资本家在资本经营扩张性和占有扩张性上的差异,必将导致否定马克思的剩余价值论观点,从熊彼特、萨伊、张五常再到所谓的经济学家茅于轼,直至党内一些错误思潮,都犯了这个致命的错误。他们用小生产的“有恒产有恒心”抗拒社会化的大生产,远离企业的一线创新,远离马克思主义,曲解、修正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为什么区分?为什么剥离?

1、企业价值的要求

有市场就有竞争,有竞争就有利润成本核算。通过创新,为客户创造更多产品服务价值,是竞争的有力手段,更是企业的价值所在,它直接决定企业的寿命周期,它可以是占有剩余价值的手段,也可以是共享剩余价值的方式,但唯有符合共享的企业家精神才能把为客户创造更多价值进行到底。

唯利是图,是资本家精神的基础,一旦它优先于客户价值,就成了企业和企业家精神的毒药。日本经济的衰退,重要原因是二、三代丧失了创业一代企业家精神,如造假频出,这在丰田发展阶段难以想象。

2、企业运作规律的要求

大凡成功的企业,无论公有私有,没有一家是不尊重员工主体作用的。即使人工智能减少员工直至“无人”化,其生产力构成也是活劳动与物化劳动函数关系的变化过程。对市场风险的防御越来越依赖企业团队对大数据的前期构建和运用(阿里、腾讯、百度),越来越依赖包括资本、劳动等各种生产资源的社会化和企业创客平台(海尔),其前提是,确认“劳动是公司价值创造的主体”,“劳动所得优先于资本所得”(华为人力资源管理纲要2.0),直至共享共有。这就需要约束资本利益,剥离资本家精神。

3、控制经济周期破坏性的要求

市场资本主义的周期频发度源自资本垄断,熊彼特的“资本主义的创造性破坏”,把创新作为资本集中垄断的新起点是消极的。只有属于劳动范畴而非资本范畴的企业家精神、企业团队,才是创新的主体,经济发展的主体。熊彼特意义的“创新组织”是不彻底的。

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人马丁·什克雷利创办公司,买进技术,生产治癌新药,提价50倍;通用电气将金融项目领先于制造业,这些“新组合”完全符合熊彼特先生关于创新的五个要素:新产品、新方法、新市场、新供应、新组织,但在这些“新组合”后,图灵医药被全美憎恶,堂堂百年通用走向衰退。两个案例的实质是私人资本的贪婪制造虚假繁荣。贪婪是企业家精神的死敌。

4、生产力发展的要求

共享经济、人工智能、大数据、互联网加、物联网、定制生产….等创新如火如荼的今天,其社会化正在无情冲击资本集中通向垄断的老路,今年两会期间百度李彦宏告诉吉利李书福,竞争垄断导致汽车行业只能存活一两家的现象不会实现,百度的无人汽车平台聚合了九十多家企业共享研发成果,当然这也有可能演变成数据垄断形式的资本垄断,但这是社会化程度更高的创新,生死成败取决于企业家精神和资本垄断的对垒。

5、社会主义的要求

企业家精神和资本家精神,前者适应社会化大生产,后者羁绊社会化大生产,前者最终可以汇入劳动,·是社会的动力,后者最终是雇佣劳动的天敌,最终是社会的阻力。以占有剩余价值为最终目的的资本家意识与共产党本质格格不入,即使以企业家身份入党也是一种暂时。共产党需要的是企业家精神,这种精神过去沦为资本家马前卒,但社会变革和人的全面发展有可能让企业家精神为社会主义服务,构成新的生产力要素。

先进的企业家团队创新与落后的引导话语的矛盾

一方面,无论在计划经济还是市场经济,在各种经济活动中,大量的新思想、新模式、新流程、新方法围绕客户、社会需求风发泉涌,白手起家,锐意进取,冲击国际前沿,建国以来这条红线贯穿始终。另一方面,当下经济领域政学两界充斥脱离企业一线实践的陈旧思想。

从高铁创新回溯,当下众多超级工程,到C919、运十大飞机,到两弹一星,大庆大寨,无不贯穿创业创新的企业家精神。其中,王铁人的“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具有白手起家的典型意义,国电的超高压输电,华为的5G网络等等敢傲视群雄,引领世界标准。

 今天在华为提出“以宗教般的虔诚对待客户需求”、众多企业以客户体验为至高无上之时;在2017年我国参与共享经济人数超7亿(国家信息中心数据),生产资料空间所有权转为时间所有权,成为“最活跃新动能”之时;华为的劳动所得优先,马云的“客户第一,员工第二,股东第三,让华尔街瞠目结舌之时,经济圈内政学两界的主流话语提及国企改革必是股权改制,提及私企,必是市场平权准入,对一个来自几乎象牙塔的所谓“现代企业制度“居然喋喋不休25年如一日,错把必要条件当成发展企业的充分条件,成为了无新意的八股调,他们一味膜拜美国的“民有、民治、民享”,把企业家精神定义成私营企业主的专利,不见我党红船启航、新中国白手起家的历史,虚无两弹一星、鞍钢、大庆大寨中的企业家精神,他们对企业家精神的认识,严重滞后于企业一线。与此同步,国有控股企业的所有者权益占比从1998年的68%萎缩至2015年的34%(国家统计局)。

理直气壮地保护企业家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把企业家和资本家静止、标签化的截然分开,是机械唯物主义的形而上学。马克思主义不反对任何资本家个人,马克思主义的历史任务是反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

我们的社会,在法律层面,依法制裁各类职务侵占罪和非法收入,依法保护合法收入,依法调节超额收入;政治意识形态层面,按照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从利于企业发展的角度,鼓励劳动要素参与分配,鼓励公平公正,鼓励兼济天下苍生的企业家精神。把社会驱动力从私人占有巨额财富,转到创新,发展生产力成就感方面来。转到普惠制,利他性、包容、共享的市场需求上来,以适应社会化大生产,因为它具有顺者昌盛,逆者衰亡的客观性。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已经也必将再次证明恩格斯的名言:共产主义不是观念,而是事实。

必须明确:

1、保护企业家,是保护创新精神,而不是保护私有化成果。把保护企业家变成洗白、掩盖化公为私罪恶史,变成洗钱,是新生资产阶级的意图,没有法理基础。

 2、我们所说的保护企业家,是保护企业家精神,而非仅仅经营职务。必须以总结建国以来创业、创新的个人、集体为基础。同时在《资本论》指导下借鉴熊彼特等人对企业家的动态定义----即只有实现了生产要素和生产条件“创新组合”的经济工作者。

 正是在这样的基础上,要理直气壮、旗帜鲜明的地宏扬劳动阶级的企业家精神,保护企业家。



相关文章:
·楼宇烈:中国文化最根本的精神
·谢选骏:中、希神话的比较 及其所体现民族精神
·紫虬:把企业家精神从资本家的欢宴中剥离出来
·张曼菱:“要用上前线的激情来读书” ——西南联合大学的学风与精神养成
·解放军报:由霍去病的尚武精神说起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