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法家内业
翟玉忠:不断百烦恼,智慧日日长 
作者:[翟玉忠] 来源:[作者惠赐] 2018-02-26

编者按:本文是翟玉忠先生答新法家一位网友的信,谈及世俗烦恼与大道智慧的关系,“即法即道,即道即法,法外无道,道外无法”,对学人摆脱空疏之弊,走向中道,有重要的启迪作用;刘先生的原信,表达了自己由内圣追求,到内外兼修的成长轨迹,亦值得学人参考。经他同意,一并公开发表。


刘兄:

谢谢你的信任——能将心事、困境告知我,十分感激!

男儿重在立志,你能由内而外,追求内圣外王的宇宙大道,很了不起。你那位学长将学问定义为“内圣”,并将“没有烦恼忧愁”、“自在喜乐”作为学问的境界,这是当代学人的通病。那也不是真的“生命关怀”,就是照顾自身,修身养性之类吧!

一个真正有成就的人不仅“不断百思想”,也“不断百烦恼”,那样才会“菩提(智慧)日日长”。且功德越大“烦恼”越多。不仅马云是这样,据我个人观察,孔子、南怀瑾先生都是这样,毛泽东也是这样。但这种烦恼不是为了一己私利,而是为天下苍生的慧命、福祉。

虚云大师是当代大成就者,他晚年经历了多少困苦磨砺——他和孔子一样,早就功成名就了,何必自找麻烦,这是生生大道的关键所在,要细参啊!

——佛的名号之一叫“两足尊”,也叫“明行足”,是说他老人家的智慧与福德圆满无缺。若缺乏德行,是成不了佛的,也不会有真正的智慧。《管子•枢言第十二》也说:“信之者,仁也。不可欺者,智也。既智且仁,是谓成人。” 上面还说:“彼欲利,我利之,人谓我仁。”

你看,没有世俗的德行、爱行,是成不了大道的。

真正的大道,真正的学问,不是小资的温馨,不在避世的禅堂。宇宙大道内圣外王一贯,即法即道,即道即法,法外无道,道外无法,是生命与现实冲撞中迸发出的、不灭的智慧火花。

在书商和少数学者的推动下,目前王阳明火了起来,你的学长就让你读《传习录》。我也读过《传习录》,这书当然值得研习,但还是难脱宋以后儒家“以佛释儒”的老路子,容易走向空疏。王阳明后学入禅家,有其因缘,你在读时要注意。

一些人手拿佛经,以一副悲天悯人的姿态给我们开出摆脱烦恼的药方:开始要我们不再关心天下、国家,接着连社会、家庭也不要了,最后放弃包括谋食在内一切担当和责任,进入“空境”——这不是大道,是“死人之道”!

刘兄,你发菩萨愿,开始“为天心民命而忧、为文脉国运而愁”,这是了不起的大进步啊!怎说是“读书人的习气”?!我遇到过一些有权、有钱的人,多无愿力,大志,心量与村夫村妇无别,只是没有村夫村妇的率直和纯朴——你要超过那些人许多!

有了真正的志向(不是空话、知识),必然会去实践它,因为知行本来是合一的,你分都分不开——除非是假知识,“没有烦恼”的所谓“学问”。

记住,古今中西,一切圣贤之学都是智慧之学,无论以宗教还是以世俗的形式。整天乐呵呵,或整天傻乎乎,皆非大道——那是温室里的花,经不过风吹雨打!

关键是,我们要有足够的智慧、善巧去行道。不要像某些放生者一样,从市场上买几万块钱的鱼虾一起放入池塘,不懂生物学,唯恐鱼死得不快些,环境不污染大些——这就是没有智慧的表现。

现实与理想(志)总会有矛盾。不要以为你进了周学长的“文教行业”,就没有麻烦,只会麻烦、烦恼更大,那是透彻骨髓的痛——你会亲眼看到以“孔门四科之学”为代表的宇宙大道,两千年来如何被片面化、佛家化、西学化。在今天的国学热中,如何通过继续“捧杀”孔子,根除中华文化及其中蕴含的宇宙大道。

从你的信判断,我不建议你近期转行,特别不要进入周学长的公司,因为你的学长可以玩“自在喜乐”,他几乎不会让你也玩,这是上下级关系的常识。另外,你目前有那么开明的领导,也难得——心静下来,或许你能将手头的工作干好!

我没见过你们的董事长,但听过她讲演,感觉她是个有大担当,大定力的人——不是哪种轻浅的“自在喜乐”的人,她也不会“没有烦恼忧愁”吧,你说呢?

践行宇宙大道,可以有多种方式。比如我们爱护妻子,培养自己孩子的德行,又不让他们走向避世灵修,这不是行大道吗?你鼓励我们,信任我们,这也是善行,也是行道啊——只是希望我们不辜负您!

待时机成熟时,君再谨慎考虑转行,也不迟——目前要忍,忍本身就是大修行。

礼尚往来。借这个机会,我也谈谈自己,向你交交心。

因为家境的原因,我19岁(1992年)已经从师范学校毕业,去当中学教师。我明白自己打心底不擅长、不喜欢教师这个工作,所以一上班,就让人写了两句诗,挂在床头。那是周恩来总理《无题》中的两句:“面壁十年图破壁,难酬蹈海亦英雄。”

我准备了十年,2002年来到北京。当时我实在不知道自己在家乡作教师有什么意义,不断问自己:“我是谁”?

那时我已结婚生子,父母都是农民,家庭负担特别重。妻子不希望我抛弃“铁饭碗”来京,闹离婚,天翻地覆,甚至拒绝对尚在哺乳期的孩子履行做母亲的义务。好在,我当时拼命写稿,在北京赚得钱比作教师多好几倍,所以妻子很快回来了。

最初来京,我可能还不如你,不知自己天命所在,本性兴趣所在。开始是在报社当记者,接触各界学者多,发现那些学者对西方的了解比对中国还多;外国回来的学者,只知留学所在国的一点经验,就将之当成普遍真理,到处鼓吹。于是,我就决定搞中国的学问。

2005年,我和徐光宇先生建立了新法家网站,慢慢就知道中国文化中有内圣外王不二的宇宙大道——在人道中行天道,也知道了如何尽自己的性(不是佛家空性,是特点特长),自己的天命所系。

但困难、烦恼也逐渐更多了——因为我现在不能只考虑自己和家人吃饭问题,还要考虑如何将事业进行下去,如何在海内外宣讲大道,如何让人在工作生活中行大道——让政治家和学者都行道。

老兄啊,我现在比你还困难。组织架构问题,研究经费问题,人才理论问题……都面临发展瓶颈——真有“邃密群科济世穷”之感。

怎么办?都没什么了不起——我已经做好最坏打算,就是打道回府,回唐山老家,编辑新法家,在那里积聚力量再出发。

但我心里的光明的。我用了十四年时间,基本恢复了“孔门四科”之学,从本质上超越了汉、宋之学,让学人践行宇宙大道有着手处,死而无憾了——尽管好多事都没有完成,因为比较完整地阐发“孔门四科”,从德行、到政事、到言语,再到传经的“文学”儒家,中国文化十分庞杂,至少需要二十年时间。

现在,我只有一个心念,鞠躬尽瘁,死而无憾,也想不了那么多了!

再次感谢你的来信,可能说得不对——对你有所启发就好!


                    祝好!


                                      翟玉忠


                                                    2018年2月10日



                        刘先生原信


玉忠老师:

您好!我是后学小刘,1984年生,家乡正是那出土睡虎地秦简的云梦。我毕业于中部一所重点院校,专业是网络信息管理,目前就职于一家大型制造型企业,在研发部门从事技术调研工作。今天找到老师,是想请您帮我解惑。

不久前,我争取到一个难得的机会,去见一位老校友,我称他为周学长。他是母校文学院1980年代的毕业生,在传统文化方面有相当修为。可是我此次前去的本意不是向他请教学问的,而是希望能在他那里谋一个职。这位学长是本地最大民办教育机构的一把手,其名下有公办、民办学校十多所。我为什么要找他想在文教行业谋职?简单来说,就是我遭遇了“男怕入错行”的尴尬和“行业壁垒”的当代困境。他知道我前去的目的,也听说我爱好传统文化,于是提前对我讲,不是面试,只跟我随便聊聊。我准备多时,信心满满,应约去见学长。没想到两个多小时后,我走出学长办公室时人都有些懵了,直到第二天才缓过劲来。那次会谈对我冲击太大了,我深受启发,也疑情峰起——这便是我求教于老师的缘起之一。

先向您介绍我读书自学的经历。

我出生于一个农村大家庭,上有多位姐姐,家道较一般邻里更为艰难,幸得父母姐姐们仁善,众人亲爱,齐心共度。成年以后,生活抛给我的问号,似乎比同龄人更多更大一些,以至我在大学本科期间,一直不忘四处寻书找答案。终于在临近毕业的2008年4月,淘到了南怀瑾先生的《老子他说》,书读到一半时,我豁然明了此老正是我苦苦寻觅的学问大家,决心一门深入。读研期间,我将大部分空闲时间投入其中,从《论语别裁》开始,以儒、释、道、杂家为次序,将当时市面上南老的所有著述集齐通读了一遍。那时购书读书的欣喜与满足,真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在校期间,我虽初窥门径,便已东风压倒西风,一个几乎快成型的当代高校理科生,竟然回转头来,成为固有文化的忠实粉丝,当然也成了大学教育中的“异数”和同学眼中的“异人”——从中我已初步体会到文化观念对人思维言行的微妙影响,以及东西方文化之迥然不同。

2011年我参加工作,2012年南师辞世,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主政。在那一年多的时间里,我经历了停顿、反思和奋起:我认识到自己缺少社会历练和善行,根器不够又偏爱内圣性命之学,容易误入歧途;而新政已显治世佳兆,当积极应世才对。于是振作精神,努力投身于工作和家庭,并调整求知方向,重点关注经世济民的外王之道。

我从习近平总书记的治国理政开始,逐渐深入到社稷民生、内政外交、国际风云等,直面那广泛而持久的激荡与冲突,层出不穷的危机、动乱、贫困和绝望。亿万民众的家园、无数人的生命、动物植物、地球资源、生态环境……都遭到无情的摧残、破坏和毁灭。人类失去了清静的本性,自然和社会也失去了本有的和谐,仿佛一切都被绑上失控的列车,极速狂奔,全然不顾前面的万丈悬崖。我心中倍感无奈和痛苦,不断问自己:我辈读书求学为的什么?学问才干该如何用?加之彼时自己在工作上也遇到瓶颈,在内外忧患的刺激下,我渐生大勇猛心,立志要探究根源,寻求出路,并在接下来的三四年之间,为之倾费心力。先借助互联网广闻博览,摘其要者,再购阅相关论著加以深入。期间因父母和家人频遭老病之苦,我于2015年同步开始自学中医,并意外大受启发。由于是业余自学,我没有选择专精严肃的学术路子,代之以广搜精选,以求知解惑,激励人生。

上面说过,我读研期间,就受南师著作影响。所以,不甘心继续在高校当马仔混文凭,说服妻子(我大学同学),双双毅然放弃读博机会。在工作选择上,我们也有意回避互联网和金融等行业,决定去实体行业中干。于是携手来到一家大型制造企业,供职于技术研发部门,从事技术方面的调研与分析工作。只是,我和妻子进入岗位后,才慢慢发现困难之处,尤其身处核心技术研发部门的我。一来无专业知识基础,却整天要和技术文档打交道,倍感吃力;二来公司在核心技术上坚持自主攻关,极少与外界合作,我能够发挥空间非常小,相应地公司也无资源投入;三来因专业和岗位缘故,我在职称评定及奖励资金方面的申报渠道,几乎被全部堵死,地位边缘,处境尴尬。

工作三年后,我2014至2015年间才意识上述问题,为此多次找到部门领导。甚至在一次调薪中被无视后,不顾风险,直接找到公司负责人事的高层领导和董事长本人。那次上访虽为我们争取到部分涨薪,但却无力改变更多。一直以来,公司中本岗位的同事们人心难稳,离职换岗多有发生。至于我本人,当时并没有决心换工作。一来所在部门领导优秀开明,确有追随他助力中国制造之心;二是我刚刚成家并购房,借款加上房贷,经济压力骤升,急需一份稳定收入维持;第三,自己受古书影响,忠诚之道德观念比较重,不到万不得已,也不好意思易主。虽然如此,我势必无法再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于是便有了借助互联网了解天下大势,探索历史,把握未来的想法了。我随后将大部分业余时间都放在这方面的探索上了,刚开始在新闻门户网站、佛教类网站、儒学类网站上费了不少功夫,然后逐渐接触到一些当代学术研究类网站;再后来亲近毛泽东思想和红色爱国网站,颇受冲击,感到有点方向了;而真正的转折点,则是找到了新法家网站。大概在2016年左右,模糊记得第一次看到时,感觉这个网站太特别了,黑底白字,无任何广告,却矗立一头威武狮型巨兽,宣扬“打破垄断资本的全球霸权,建立道法文明的清静世界”。初读其中几篇文章,发现均颇有分量!——我也并非一见倾心,而是经过长期了解和对比之后才认定新法家网站的价值。此外,随着微信的异军突起,我留意到民间智慧的宝贵,也精心挑选了若干公众号。我的购书活动,就是在那之后才重新开始的。由于早些年买过许多令人失望后悔的书,所以对购书一事格外谨慎。此前有过两波购书潮:一是将与南师相关的著作和他推荐书目全部搜罗齐全;二是自学中医时尊李可老中医所倡导的古中医学派医术,购相关医书达四五十本之多。而这一次,因有意侧重经世济民之术,故而也购齐了您的全部著作,同时对新法家网站主要撰稿人的著作,以及网站刊文中所提及的重要图书,我都予以关注并选择购买,两年下来,购书亦近五十本。

多年探索,由博返约,我最终依止于中华圣智大道,自认为在纷杂的现实中顽强地树立起较为正确的三观。不过,这时问题也来了。当发现自己慢慢染上读书人的习气,开始为天心民命而忧、为文脉国运而愁时,我意识到该重新选择今后的道路了。时间越久,这种心愿就越强烈。可是,时隔多年,当我再次审视工作后,下决心离开时,形势与环境与我而言并无松动,反而最为严峻。一是家中添了一个活泼的小朋友,加上为此贷款购车,经济压力并未减轻;二是岁数渐长,而行业壁垒愈发坚固,我一个学历与工作经验上“门外汉”,要想转入文教行业,几乎不可能;三是近年来各地房价连年窜升,令我辈画地为牢,难以动弹,无法举家搬迁。我此前也曾数次奋然欲起,终难冲破现实之壁垒,方才深刻体会到那两句规训——大丈夫立身处世,不可妄动;求人须求大丈夫,济人须济急时无。无奈之下,我才寄希望于校友会,设法联系上周学长的。

再回到那次会谈,它为何对我冲击那样大?

周学长看了我的简历后,立马就问我除了南怀瑾先生外,你还读过哪些作者的书?我知道麻烦来了,因为我以前曾自书“自从一读先生后,不看人间糟粕书”以抒怀,无意也没有时间去“研究”历史上的学术流派。只能照实回答他说,在传统文化方面没研读历史上的名家著作,只读过当代个别学者的书,如张尚德、翟玉忠等,更多的是从网络中求知。他表示没听说过张尚德老师和您,对我上网搞学问的做法也颇感惊奇。当此窘迫之时,我真觉得自己就是一个门外汉,不配去搞文化事业。

他看到我如此劳思费神去关心时政,关注世情、国情,并为各类危机、风险陷入忧患痛苦,就问我这是怎么回事?我当时被他第一波问话搞得有些昏了,心里一直担心谋职之事,之后的应答就很不自然了,直接回曰为了外王之学,学长听了莫名其妙。我语言也变得啰嗦混乱,但还是表达出,了解现实忧患所在是为学者所必须的意思。期间学长也问了下我对时政社情的一些看法,最后他说没错!但是你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把自己搞得整天烦恼忧愁不断,何谈学问?我无语以对,反省自己的确是走极端了。我此前曾听过这位学长的讲座,他认为中华文化的精髓在于生命关怀,目的是教人如何活得自在喜乐。

但我还是坦陈自己的实际体会,认为事不了,则心难安。从小处讲,如今我惦记转行一事已多时,并将人生志向寄托其上,之前又频遭挫折,此事悬而未决,势必难以轻松度日;从大处讲,当今全球大争,我国虽发展迅猛,但仍看到许多内忧外患,感到无法置身事外,自然为之忧虑。学长答曰:非也!并对我讲道,人的快乐与否与他从事的职业无关,他举自己曾参访的师傅们的事例,说他们当中有许多人从事最平凡甚至是低贱的工作,但心中淡泊宁静,故能从容度日,甘之如怡。关于国家大事,学长认为国运自有其兴衰大势,非你我普通民众所能左右。他问我,难道习近平不上台主政,你就一直焦虑烦恼下去,不好好过日子吗? 我再次沉默。

后来学长又问我,你转入文教行业,真心想干些什么事?我回答说想推动真正的中华精华文化,以培养全球化时代的人才。学长当然想听听我的见解,我的观点基本上来源您的著作和文章,只是口头表达上差许多。其间也谈了些秦汉法治,至东汉后道法文明“儒化”后渐趋狭隘的问题,还没来得及说近代的“西化”,学长便批评我说:你所说的那些只是知识而已,不是学问,没有用的!的确,那是我在您那里学过来的知识,所以也没作辩解。只是心里面,实在难以接受那些是没用的东西啊!

会谈到最后,周学长给我布置了一道作业,让我回家去看王阳明的《传习录》,半年后再去找他,并说就专看《传习录》,不用急着看别的……

那天走进学长的办公室时,我完全没预料到那将是我第一次跟一位前辈面对面“谈学论道”。期间,我多次感到意外、震惊、不解、惶恐。现在想来,都不知该如何形容,是小鬼遇真神、门外汉遇行家原形毕露?还是布衣遇大夫倍显尴尬?或者只是我走群众路线,学长走精英路线,相互沟通困难而已。不管怎样,那次谈话对我产生了巨大的冲击,也颇受启迪——

首先,我意识到师友同道对求学的重要性。我自接触南师学问,至今已有十年,由于身边鲜有志同道合之人,完全是一个人在那里盲修瞎练,习以为常。可是经历了学长的质问,我才猛然发觉问题太大。不仅是我修学的路子,更重要的是缺少师友的交流激励,一个人关起门来搞,身上的不足难以察觉,还易存在方向不明、动力不足等问题。回顾前路,真是不胜感慨,不仅辜负南师的大学问,也枉费了自己的好时光。因此之故,我才鼓励勇气,联系上了老师您。

其次,受学长问难启发,我反省自己人近中年,依然没有真正的人生观,到现在还不清楚今后到底要走哪条路,如何去走。

第三,学长批评我将知识与学问脱节,将学问与生活脱节,诚为事实。我虽有心圣贤学问,但多年来,自己常被现实所困,陷入身心疲惫、忧心忡忡的狼狈境地。

第四,检点自己,生性顽劣,毛病太多,无法尽述。有改之不及,不知如何下手之感,亦有白过此生之忧。

第五,当下,我该如何做?是收心回来,专注做好自己的工作,超越入对行与入错行之分,以追求心中安宁,还是保持文化志向,设法继续向前?实不相瞒,我现在并不甘心,仍想着能通过学长第二次考验,先进入文教行业,再从长计议。

此外,对于学长用意,我也把握不准。刚开始读《传习录》,初步认为学长望我修习阳明先生处困善静,精一之功,多从心地上下功夫。只是我此前正是从内圣之学走向外王之道的啊!南师在佛法讲述中展示的心地功夫精深通透,我正是受其启发,怕自己也成了“佛油子”、“书呆子”、“神棍子”,才决定转向关注现实,从心忧天下、患难磨砺中修那内圣之学的。当然,我的确是漏洞百出,内外两头都没修好。不管怎样,现在不宜枉自揣测,还须好好读完《传习录》才行。

第一次给翟老师写信,难免繁杂啰嗦了些,请您评点指教!不必限于我所提出的疑惑,对信中所述任一事情,老师均可作评、指点。

临近春节,想必老师异常繁忙,给您添麻烦了!


                祝您身体健康,平安!


                                                     小刘 

 

                                                 2018年2月6日



相关文章:
·翟玉忠:神道VS人道——东西文化大分野
·翟玉忠:曹洞祖庭小住· 只管打坐去!
·翟玉忠:曹洞祖庭小住·斥蝶
·翟玉忠:环太平洋文化圈中的灵蛇太极图(下)
·翟玉忠:曹洞祖庭小住·拜良价祖师灵塔归途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