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登录 登录 新会员注册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社会主义研究
张文木:“一带一路”与世界治理的中国方案(中) 
作者:[张文木] 来源:[昆仑策网2017-09-25] 2017-09-26

中国是后发国家,没有被卷入其中,是我们在这个过程中掌握了“种树”的能力,而西方人,特别是美国人,只收获了“树上的果实”。为什么德国始终不放松制造业?这是因为德国深受金融资本之害。魏玛共和国时期,德国在大量外资的刺激下出现短期繁荣,可没几年国家就陷入全面危机。德国历史经济学家弗里德里希·李斯特说得好: 

    力量比财富更加重要,因为力量的反面――软弱无能――足以使我们丧失所有的一切,不但使我们既得的财富难以保持,就是我们的生产力量,我们的文化,我们的自由,还不仅是这些,甚至我们国家的独立自主,都会落到力量上胜过我们的那些国家的手里;这种情况在历史上已经有了充分证明,意大利共和国、汉撒同盟、比利时、荷兰、西班牙、葡萄牙都是前车之鉴。  

现在在李斯特所说的“前车之鉴”中,可以再加上21世纪初的美国。美国充分享受着中国制造的产品、中国生产能力却因此得到了提升的同时,美国生产能力却在严重衰落。下面表中的数据表明,经济虚拟化是美国衰落的主要原因。

据统计,1990年,美国第一产业即农业对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率是0.25%。而到了2013年,美国就跌至-8.4%。而同期中国第一产业对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率分别是1.91%和4.1%。再看第二产业,也就是工业。美国工业的特殊性就在于它的工业及国内就业基本是靠军工拉动。1990年的时候,美国工业对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率是-0.11%,而中国是1.32%;但是到了2013年,美国的第二产业的贡献率就上涨到19.4%。为什么?原因在于有了海外战争。海湾战争期间,“爱国者”导弹的杰出表现使美国的军工产品订单暴增。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迅速拉动军工生产。2017年4月,美军又向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投下有“炸弹之母”之称的GBU-43炸弹,这是特朗普变相做的商业广告。他既不想打仗又想收获当年“爱国者”导弹带来的军火赢利。在朝鲜半岛问题上也是一样。美国说要打朝鲜,无非就是想给世界做几个军工产品演示,以便更多地获得军火订单。战后历史表明,美国军工投资率与失业率成反比存在;在失业率高的时候,军工投资就低。如图2、3所示:

35ca7ff76bb4f8572773ffc40c188ace.png

通过美国的基尼系数变化也可以看出军工生产对美国社会和稳定作用。美国基尼系数较低的时期是1956、1965年和1968年,此时贫富差距也是较小的。这是因为有了越南战争。有战争,军工业就发展,人们就有工作。随着美国人的生活好起来,贫富差距分化也在加大。通过这些可以看出,美国日渐虚弱。而今后美国要解决这样的问题,还得回到那句老话:不是战争引起革命,就是革命引起战争。舍此,美国别无出路。 

第三产业在短期内得以魔幻式飙升,美国可以算得上经典案例。1990年美国第三产业对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率是1.05%,23年后即2013年竟飙升至89%。而此时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加在一起,对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率只有11%,而且第二产业基本上是军工业。如给今天的美国病诊,那就是“肾虚火大”。肾是国家实体经济。尼克松之后,美国从产品生产国变为美元生产国,脱实向虚,基本放弃实体生产,最终导致了这种情况的出现。 

1970年5月20日,毛泽东发表声明说:“美帝国主义看起来是个庞然大物,其实是纸老虎,正在垂死挣扎。”毛泽东同志的判断对于今天的美国也是适用的。 

帝国主义就是战争。美国经济金融化,由它带给世界的价值观的进步性也逐渐消失,它曾经追求的民主也异化为少数富豪的“民主”。美国为什么会发生“占领华尔街”运动?金融化导致两极分化现象从南方世界逆推至美国国内。一方是“朱门酒肉臭”,另一方是“路有冻死骨”,最后发展到极端,就爆发了“9·11”事件和“占领华尔街”运动。这说明美国金融资本已经无法再继续维持它的帝国统治了。如果没有另一个“苏联”——比如中国或欧洲——的垮台来挽救,那么作为帝国的美国的衰落是不可避免的。曾经的中国清王朝和印度的卧莫儿王朝的衰落挽救了处在危机中的英国和欧洲大陆资本主义国家,曾经的苏联衰落也挽救了处于危机中的美国。美国小布什总统上台时,美元指数已跌至低点,美国发动了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近20年的时间使美国陷进泥潭里不能自拔。由此,美国进入衰落。 

二战结束迄今,美国发展依靠两种资本。在尼克松之前依靠的是军工资本。两次世界大战都是军工资本获利,军工资本也因此不断坐大并反客为主。之后,为了保持自己的利润,它诱逼着美国必须继续打仗,先后发动了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表面上看是为了所谓的“遏制共产主义”,实则是为了满足美国军工资本的利润。美国垄断资产阶级——在今天就是华尔街财团——需要美国不断扩张,扩张可以带来军火贸易,而军火贸易的增长又反过来增加了它们影响政府的权力。 

1960年美国国家安全各部门雇用的人员达370万人。有关国家安全的各项主要开支共457亿美元,约占政府预算的58%,占国民生产总值的9%。1950年至1959年,美国全国企业扩大了76.5%,而国防部开支则增加了246.2%。美国最大的50家公司获得了全部主要军事合同的65%。1960年6月8日,毛泽东在看到这份材料后批示:“此件印发各同志,值得研究。美国为什么不愿意裁军呢?答案就在这里。这是资产阶级,特别是垄断资产阶级,需要一个庞大的军力和一个庞大的武器库。”1973年6月5日,毛泽东告诉越南劳动党第一书记黎笋说,越南战争“花了1200亿美元,打了11年。一个不能讲越南话的美国兵,离开美国多少公里,跑到越南送死,那个能持久啊?其所以能打11年,就是军火商人拼命消耗那些B-52之类”。 

当年美国总统罗斯福决定参与欧洲战争,他就是这么告诉美国军工资本家的。1939年1月31日,罗斯福在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协商会议上向下面在座的军工资本家及其代理人交底说: 

慕尼黑会议后,9月28日(原文如此,慕尼黑会议举行于9月29日——译者注)那天,英国人大为烦恼,他们受了惊吓,惊惶失措,派人来这里,确实定购了飞机。我不知道他们在此购买了多少飞机,然而我想是300~400架。

法国人的政府制度是每天早晨早餐前更换内阁。法国人开始讨论,这时的想法是,只有上帝才知道他们将要购买多少飞机。这是一个极好的想法。我们说:“越多越好!来,快来!使我们的工厂能进行批量生产,好!” 

越南战争拉动了美国的军工利润,但战争的负担却超出了美国的国力,让美国人民不堪重负。而结束战争的前提是不能让军工资本家亏损并以此换得垄断资本家的支持。为此,尼克松把军工美元移换石油美元。就这样,石油美元把金融资本拉了起来,改革开放初期,中国经济对美元的巨额需求使美国金融资本获得超额利润、迅速坐大并反客为主,成了美国的主宰。伊拉克战争失败后,石油美元从而金融资本一家独大的局面维持不下去了。可南方世界已被榨干,现在华尔街金融资本只有回吸自己所依赖的母体——美国——的血了。这样就出现了“占领华尔街”运动。为什么美国人要占领华尔街而不是白宫?因为华尔街的少数人掌握着金融资本,决定着美国的大小事务。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向华尔街金融资本开火,又把军工资本请了回来。但军工的市场主要是战场,这样美国的历史又回到20世纪50年代的逻辑,要打仗,不然就消化不了庞大的军工借款和投资。美国没有自己的国家银行和企业,借来的钱如不见利润,资本家不干,这样,特朗普就要下台。目前只有世界性大战才能提供特朗普需要返还的利润,而美国又没有发动如此规模战争的能力,其他国家也不愿卷入战争。这样,特朗普任内最大的敌人并不是中国或俄国,而是和平。在当今世界,谁要与和平为敌,那几乎就是与人类为敌;与人类为敌的国家,在这个世界上就失去了道统。

为什么中国的金融没有走上美国式的道路?这是因为中国有重实体轻流通即“重农轻商”的传统,更重要的是,我们有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有党指挥枪的铁打原则和高效的民主集中的政治体制。美国衰落的教训告诉我们,以国有企业为主体的实体经济和以国家银行为主体的金融体制不能丢。一个国家没有自己的银行和企业,犹如一个人没有肾和血,仅靠体外输液,身体是支撑不了多久的。有国有企业向国家纳税,政府就有独立的税源。反之,依赖“纳税大户”,政府就依靠谁,没有自己独立的税源,政府就没有力量。印度、美国都吃了这方面的亏。另外,有税源,就有银行,这样银行也得掌握在政府手里。如果没有自己的企业即国有企业,就不会有独立的税源,再没有银行,那政府就得借钱,就得看资本家的眼色行事。美国就是这种情况,所以,它只能向华尔街借钱,其政策推行首先得征得华尔街的同意。与以往不同,这次特朗普借债的对象从以往金融资本家转向军工资本家。军工资本给可以美国带来就业,但保持就业的前提是军火销量,而只有大规模的战争才能拉动军火销量。现在美国军工资本家已迫不急待地需要战争,而且还是大规模的战争。可进入21世纪的美国人民已经打不动了,这就是今天美国的问题所在。美国在2000年的时候还是一个可以独步天下的国家,才十几年的时间,今天的美国已豪情不再。 

鉴于这样的历史教训,2017年4月19日,习近平在广西壮族自治区考察时强调:“一个国家一定要有一个正确的战略选择,中国这么一个大国,必须发展实业,做实体经济,不能够脱实向虚,我们还要继续推进工业现代化。”经济上的脱实向虚是今天美国衰落的主因,以至生活方式严重金融化的美国已成为世界和平的对立物。千夫所指,无疾而死。历史已进入需要大变革的时期。 

三 世界历史已进入了质变的临界点 

五十多年来,世界在“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中呈现出“否定之否定”式的规律性变化。我们中国在这个过程中不仅没有像苏联和美国那样进入被历史否定的行列,恰恰相反,中国通过自我“否定”即自觉改革的方式还获得了巨大发展。 

20世纪50年代,中国加入社会主义阵营,1950年2月14日与苏联签订《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中国由此打破西方的封锁,巩固了新中国的国际地位,但我们并没有绑在苏联的战船上,而坚持独立自主。 

1953年赫鲁晓夫上台。赫鲁晓夫有严重的大国沙文主义,他既想和中国合作,还要干涉中国内政,不懂得如何与中国共产党打交道。1958年4月18日,苏联国防部部长马利诺夫斯基(RodionYakovlevich Malinovsky)写信给中国国防部部长彭德怀,表示苏联过去援助中国建设的三个长波电台功率太小不足以指挥其在远洋活动的潜艇,希望双方合作,由中方出资3000万卢布、苏方出资7000万卢布,使用时间双方各占50%,用4年时间在中国南方建设一座大功率长波电台。1958年6月7日,毛泽东读到彭德怀于6月5日提交的报告后批示:“钱一定由中国出,不能由苏方出。使用共同”;“如苏方以高压加入,则不要回答,拖一段时期再说”。同年6月28日,苏联又希望借用中国沿太平洋海岸线,提议“建立一支共同潜艇舰队”。毛泽东明确告诉苏联大使帕维尔·尤金(Pavel Yudin) :“使我想起斯大林的东西又来了。”“斯大林的东西”,也是沙皇的“东西”。 毛泽东这时生气的是,中国刚结束了俄国霸占中国辽东的历史,赫鲁晓夫怎么又学着沙俄搞起新的“华俄道胜银行”来了?毛泽东对尤金动情地说:“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可以一万年不要援助。” 

说到毛泽东拒绝赫鲁晓夫,就不能不从19世纪末中俄合作的“中东铁路”说起。19世纪末,中日甲午战争中国战败,需要与沙俄建立反日联盟,为此允许俄罗斯在中国东北修建铁路,这就是著名的“中东铁路”。中东铁路北段从满洲里到绥芬河,是俄罗斯修建的,俄罗斯占股份51%,中国占49%。科技人员连同其家属过来,需要管理,这样警察继而军队就得来并在中国东北铁路沿线形成国中之“国”。这样两国在中东铁路上就结了怨。毛泽东出生后第三年这条铁路开始修建,最后这条铁路又是在毛泽东手里收回的。如果懂了这段历史,就懂得了赫鲁晓夫当时的那个“合作”建议,即使从加强中苏友谊考虑,毛泽东也是不能接受的。毛泽东经历过近代中东铁路从修建到收回的那段历史,知道如再重复中东铁路的合作方式的结果又会重复帮人反帮出仇人的老路。 

赫鲁晓夫听不懂毛泽东的好意,随即翻脸,转而到美国寻找艾森豪威尔的“合作”,要联美制华。在这种情况下,毛泽东就计划修“三线”,预防美苏南北两面夹击中国。此时,毛泽东在《七律·冬云》一诗中说:“独有英雄驱虎豹,更无豪杰怕熊罴。”虎豹指的是美国,熊罴是指苏联。当时的中国对这两霸的态度就是“梅花欢喜漫天雪,冻死苍蝇未足奇”。在这个困难期,我们坚决走自己的路,不顺从任何霸权大国。 

有意思的是,今天的特朗普身上有些当年的赫鲁晓夫乃至戈尔巴乔夫的影子:赫鲁晓夫修柏林墙,特朗普修墨西哥墙;赫鲁晓夫想跟美国改善关系,却将手伸向古巴,弄出一个“古巴导弹危机”,这让他灰头土脸,除了美国人民的反感,结果是一无所获。特朗普想跟中国改善关系,却将手伸向朝鲜半岛,弄出个“萨德”导弹危机,其结果除了引起中国人民的反感外,也将是一无所获。还有,戈尔巴乔夫放弃华沙条约组织,特朗普想放弃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和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美国开始跟过去的盟国“亲兄弟明算账”了。当一个国家开始把政治当买卖来做的时候,其国力就开始萎缩了。尼克松在《真正的和平》一书中有段文字适用于描述当今美国特朗普的执政风格: 

当初,列宁非常清楚,西方人的天真对共产主义事业是多么有用。他以鄙夷的口吻称他们为“有用的白痴”。这些有用的白痴总是一本正经,对那些最为复杂的问题作出非常简单的、令人可笑的回答。他们这样做并非出于故意,而是出于无知。 

1964年,赫鲁晓夫下台,勃列日涅夫上台。勃列日涅夫又从一个极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赫鲁晓夫向美国全面妥协,勃列日涅夫则走向与美国全球争霸。赫鲁晓夫带来的是国家形象受损,勃列日涅夫带来的是国力透支。就这样,与美国全面争霸的政策将苏联拖倒了。 

历史表明,一个国家在扩张过程中,实力对等的敌人不能有两个,1-2=-1,有两个与本国国力相当的对手的国家必败无疑。勃列日涅夫的扩张政策带来的灾难性后果是将中国最终推到了苏联的对立面。这促使1972年中美和解及1979年中美建交。这两年是苏美国力变化的重要节点。

在此之前,美国与中国和苏联敌对,美国国力处于弱势;1978年后,苏联与中国、美国敌对,此后苏联国力持续下降,直到解体。在当时苏联已陷入“1-2=-1”的形势。但是勃列日涅夫不懂这一点,跟美国全面争霸又对中国全面施压。这样,中国就不能再跟苏联合作,不得不转向美国。1972年,尼克松访华,中美关系正常化。当然,与美国交好并不意味着我们要放弃社会主义,而是采取了列宁“布列斯特”式即为了生存暂时与魔鬼妥协甚至合作的策略。1923年,列宁在谈到布列斯特和约时说“为了自救,我们必须坚持这样的策略”;同样的道理,在苏联也向中国施压的条件下,为了保证中国国家安全,我们也必须坚持这样的策略。1972年2月,中美两国签署《中美联合公报》。1972年1月6日,毛泽东在同周恩来、叶剑英谈外事工作时说:“其实这个公报没把基本问题写上去。基本问题是,无论美国也好,中国也好,都不能两面作战。口头上说两面、三面、四面、五面作战都可以,实际上就是不能两面作战。”送走尼克松后,7月24日,毛泽东在与周恩来、姬鹏飞、乔冠华等谈国际问题时,再次叮嘱:“在两个超级大国之间可以利用矛盾,就是我们的政策。两霸我们总要争取一霸,不两面作战。”改革开放之后,中国获得了长远的进步。即便如此,中国也没有称霸。“两面作战”是霸权主义实践上不能避免的结果。

苏联的解体说明即使进入社会主义,如果治理国家的能力跟不上,最终还是要垮台。苏联解体之后,美国又犯了同样的错误——扩张。美国天真地认为没有苏联的制约,整个世界就是它的了。而且,美国的扩张动力比苏联强,因为美国是垄断资本控制的,与苏联不同,扩张是垄断资本的本性。小布什上台之后,美国开始迅速地向世界扩张,废除了一系列和平协议。开展反恐,曾将中国、俄罗斯、朝鲜等列入打击对象。这就把美国的力量拉向全世界了。国力与拉皮筋是一个道理,皮筋拉长过度,撤退就要比前进需要更多的资源。“911”事件后,美国把战线拉到中东,经过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美国国力基本上透支了。世界历史已进入了质变的临界点。 

四 中国在世界大变局中抓住了历史“链条上的特殊环节” 

与此同时,中国的外交也更加成熟,适时调整自己的战略。到了2016年,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达到了更高水平。为什么这个时候中国又与俄罗斯合作呢?因为这时的俄罗斯没有扩张性,这与1972年中国与扩张能力下降、开始收缩战线的美国合作的道理一样。1972年中美握手,1992年苏联解体,2016年英国脱欧和中俄联手,在所有这些大变局中,中国坚持道路自信,成功地化险为夷并获得巨大发展。 

2016年是世界发生大转折的一年。其特点一方面是欧亚大陆的“两翼”即英国和美国都在与大陆脱离:一边是英国脱欧,另一边是美国退出TPP;另一方面,欧亚大陆边缘国家都在向俄罗斯和中国汇拢。 

2016年6月,欧亚大陆两个最大的国家中国和俄国发表《中俄联合声明》,表示两国元首“高度重视维护国际和地区的战略平衡与稳定”。

法国和德国是欧亚大陆西端的大国,2015年2月11日,俄、德、法、乌四国领导人齐聚白俄罗斯明斯克会谈,会议在没有邀请北约核心成员国英国和美国的情况下,由北约另外两个核心成员国法国、德国与俄罗斯联手解决了乌克兰问题,其欧洲的事由欧洲人作主的意图已非常明显。美国在两次世界大战中大获其利,它希望欧亚大陆国家最好火并。德国和法国明白这一点,所以在乌克兰问题上,它们选择跟俄罗斯而不是美国甚至英国合作。 

中东位于欧亚大陆的中部。在这里,2015年11月24日,俄罗斯一架苏-24战机在土耳其与叙利亚边境被土耳其F-16军机击落坠毁,两国一度进入战争的边缘。可事后不到一年即2016年8月9日,北约重要成员国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与俄总统普京在圣彼得堡举行会晤,双方同意尽快实现两国关系正常化,并就恢复高层对话机制、加强国防工业领域合作等议题达成一致。2016年8月16日,俄罗斯轰炸机首次从伊朗空军基地起飞,完成对叙利亚境内极端组织的打击并顺利返航。这是自俄罗斯首次利用伊朗军事基地打击叙利亚境内的武装分子,同时也被认为是自伊朗1979年伊斯兰革命后,伊朗首次允许他国利用其领土开展军事行动。伊朗国家安全委员会官员表示,伊俄的合作具有战略意义,两国从现在起将分享资源,共同打击恐怖主义。2016年6月23日至24日,上海合作组织元首第16次会议接受巴基斯坦和印度加入上海合作组织,印巴两国签署了《加入上海合作组织义务的备忘录》。 

在欧亚大陆的东部即远东地区,与土耳其相似,2016年7月,菲律宾一些人还在热衷所谓“南海仲裁案最终裁决”,可到10月,菲律宾就出现180度大转弯,菲总统杜特尔特访华,实现中菲元首会谈,中菲关系恢复到正常轨道。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杜特尔特举行会谈,并共同见证了中菲经贸、投资、产能、农业、新闻、质检、旅游、禁毒、金融、海警、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共13个双边合作文件的签署。同月,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于2016年10月31日至11月5日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双方发表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马来西亚联合新闻声明》,两国重签《防务合作谅解备忘录》,中国国防科工局与马来西亚国防部签署《关于共同开发建造马海军滨海任务舰合作框架协议》。《华盛顿邮报》称:“紧跟杜特尔特,马来西亚是第二个转向中国的东南亚国家。” 

世界大势发生的上述变化,是20世纪50年代的“两个阵营”的形势“否定之否定”,当时两个阵营都非常强大。20世纪90年代,以苏联为首的东欧社会主义阵营垮台,欧亚大陆边缘国家向海洋国家英美阵营靠拢。21世纪始,美国开始衰落,英国决定脱欧,欧亚大陆边缘国家又开始向中心国家汇聚。在这一个接着一个令人目眩的历史剧变中,中国总是做出正确的选择并获得巨大的发展机遇。 

列宁在著名的《苏维埃政权的当前任务》一文中说共产党人“要善于从发展路线或链条中抽出最重要的环节”,“这就是历史事变链条中我们必须马上用全力抓住的一个环节,全力抓住这个环节便能顺利解决任务,过渡到下一个环节”。在新中国成立后世界发展的每一次激流险滩中,中国都准确地找到并抓住了历史“链条上的特殊环节”并获得巨大的成功,列宁接着说:“至于下一环节,它正闪着特别的光辉,即国际无产阶级革命胜利的光辉,令人向往。”对当代中国而言,这“下一个环节”,就是“两个一百年”的目标实现和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未完见下文)


相关文章:
·张文木:聚焦长江经济带:“黄金水道”上的国家安全考量
·张文木:社会主义是世界大道 代表着希望和未来
·张文木:这也是阴谋
·张文木:前途是光明的 道路是曲折的 ——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座谈会上的发言
·张文木:关于李鸿章等受贿问题的详细考证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
关闭[X]
新法家微信
(扫一扫,关注新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