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登录 登录 新会员注册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时事述评
朱显雄:当代文人要有独特视角,要有历史担当 
作者:[朱显雄] 来源:[昆仑策网2017-09-21] 2017-09-22

       编者按:文人作者是文化的传播者,不管他是否意识到,其责任重大,影响重大。每部作品都反映了当时社会的风气导向,不仅仅在文坛,整个社会都在自我伤害——社会的口味离开了“中、和”的本位,压抑了人性中自发的对良善、光明的追求本能。但否极才会泰来,垃圾吃多了本能就会恶心,就要吐掉。

    “一个人能力有大小,但只要有这点精神,就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小编认为,具有家国情怀、天下视野、民本立场、立心立命的作品,就是一部好作品,其作家也就是一个好作家。

       这次有幸来参加“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文艺工作座谈会重要讲话精神的专题研讨班”,倾听了中国文联书记处书记郭运德、中国杂技家协会主席边发吉、上海文联党组书记尤存等三位领导的讲座,深受启发,颇为感叹。

 

  我们这些在第一线搞文学创作、影视创作的文人,喜欢说话做事,直面命题,不绕弯子。我今天讲二个问题:

 

  一是反思中国文坛的二次自我伤害、自废武功


  二是当代文人要静下心来做学问,要树立创作传世佳作的勃勃雄心


  一、反思中国文坛的二次自我伤害、自废武功


  何为中国文坛的自我伤害、自废武功?

 

  1、第一次自我伤害、自废武功,是把金庸的武侠小说无休之地改编成电影、电视剧,影响了整整一代青年文学爱好者的文学、影视创作。

 

  2004年4月9日上午,我在浙江大学紫金港校区,面对浙大中文系的几百名大学生,座谈历史小说《英雄岳飞》的创作出版话题。

 

  二十年多来的电视剧,少林和尚、武当道士、乞丐长老,在屏幕上打来打去,争夺天下第一英雄。我不知那么多剧作家在提笔创作时,有否想过一个问题,究竟谁是天下英雄?

 

  杭州是一个阴柔的城市,缺少阳刚之气。饭店越开越大,茶馆一条街,灯红酒绿,纸醉金迷。而有关英雄的话题,谁是英雄?为什么要谈论英雄?西湖边上两少保,岳飞与于谦,历史真英雄,谁能把他们的故事讲得较为完整?民族精神何在?英雄主义何在?为之,我创作了历史小说《英雄岳飞》。

 

  那一天的座谈,我是从“谁是英雄”的英雄史观来切入话题。


  张艺谋拍《英雄》,讲述了一个英雄行刺秦王未遂的故事,秦要征服六国,赵国派出无名、残剑、飞雪、长空等四大刺客刺秦,最后“为天下苍生”而放弃了行刺计划,秦王一瞬间成了影片中最大的英雄。

 

  何群拍摄《天地英雄》,在大漠上演绎出一幕生死搏杀大戏,苍凉的大漠、温馨的绿洲、可怕的骑兵、彪悍的武士、柔弱的文珠、超凡的和尚,最后一枚“舍利子”光华四射,成为了救助英雄的制胜法宝。

 

  后来,陈凯歌拍摄《无极》,也是写英雄,讲英雄,但已变成了无厘头的虚拟英雄。我当时分析,这三位导演都是受到了金庸武侠小说的影响。

 

  金庸的八部小说,使无数“金庸迷”把他笔下虚拟的令狐冲、萧峰、郭靖等江湖好汉,都膜拜成为“英雄”。其实,翻开史书,要论真英雄,南宋岳飞,才是真正的千古英雄。

 

  我在那次讲座中,与学生们探讨了一个“英雄史观”的缺失问题。很显然,连张艺谋、何群、陈凯歌,他们的“英雄史观”都出现了严重偏差。在他们的电影作品中,国家主义何在?英雄主义何在?

 

  正是由于金庸的武侠小说,被无休止地搬上银幕、闪耀视频,导致国内年轻一代文学爱好者,纷纷模仿金庸,创作武侠小说,塑造各种江湖英雄。当一个国家的娱乐传媒,集体把少林和尚、武当道士、乞丐长老捧为“英雄”的时代,我们的岳飞、于谦、文天祥等历史真英雄,又集体消失在文学作品、影视作品外的岁月里,是谁的心灵在悲泣?是我们的列祖列宗,是我们的中华五千年文化在悲泣!

 

  我个人认为,无休之地把金庸武侠小说改编成电影、电视剧,是中国文坛的一次劫难。当然,我得声明,我不是批评金庸小说不行,也不是对小说家金庸怀有敌意,我是对金庸小说造成的社会现象,发表我的个人感慨。讲得对与不对,可以百家争鸣。


  2、第二次自我伤害、自废武功,是发生在2006年,新浪网为了创建文学博客群,有意策划让郭敬明与韩寒在新浪博客上进行对撕,从而缔造出了郭、韩二大粉丝群,相互攻击,把原本只是出版单位为了推销《新概念作文》而包装出来的二位文学小青年,捧为自学成才的小说作家。


  这些文化商人传达出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信息,谁阅读了《新概念作文》,谁就有希望成为第二个郭敬明,第二个韩寒。当时,在新浪网上,那些还在“学习如何写作文”的小青年,追随郭、韩,把国内的一线小说家全部赶出了互联网的文学频道,还把当时在位的19位省市作协主席、副主席,辱骂得灰头土脸。

 

  对于郭敬明与韩寒二人的人品,我不妄加菲薄;但对于他们二人的小说作品、影视作品,我是不敢恭维。我个人认为,对于这二位文学青年的包装与宣传,是中国新闻媒体、网络媒体的一次集体堕落,也是中国文坛的一次劫难。

 

  果然,不出我料,习近平总书记在那次召见“72贤”的文艺座谈会上,毫不客气地,对郭敬明创作的《小时代》,提出了否定意见。

 

  二、当代文人要静下心来做学问,要树立创作传世佳作的勃勃雄心


  习近平总书记在担任浙江省委书记的时间段,曾倡导浙江要创文化大省。为之,我创作出版了二部60多万字的长篇历史小说《谢灵运》、《英雄岳飞》。

 

  历史小说《谢灵运》,60多万字,还原了一位一生下来就是“国务委员(康乐公)”的中国山水诗人谢灵运的四十九年人生。我的视角,是借古喻今,无论竹林七贤,还是山水诗人谢灵运,中国的文人其实大都怀揣着一颗拳拳爱国之心,只要能给他一个发声的机会,一定会向朝廷(国家)谏言献策。

 

  历史小说《英雄岳飞》,66万5千字,剖析了南宋岳飞的三十九年人生。我的视角,也是借古喻今,呼吁当代的领袖人物,要认真剖析北宋灭亡、徽钦二帝沦为囚徒的历史悲剧。我新中国建国六十年后,社会步入了兴盛期,但必须寻求“富国强兵”之路。对此,岳飞的个人命运是一面历史镜子,可以参悟出诸多治国治军的真知灼见。

 

  我最近在创作一部历史题材的电视连续剧《大明御史刘伯温》。此剧在立项阶段,就得到了浙江省委宣传部、杭州市委宣传部、温州市委宣传部、文成县委宣传部的全力扶持。但我现在要思考的问题:是一部主旋律的影视作品,如何在编导创作中,植入商业元素,增加知识性、趣味性、观赏性,进行通俗化演义,做到雅俗共赏?

 

  因为一部再好的文学、影视作品,如果没人读,没人看,那全是在瞎折腾。

 

  我上网搜索,有关刘伯温,已经拍摄了六部电视连续剧,但大都是将刘伯温塑造成一个半仙式的智囊人物。那些编导,我估计都没有好好解读历史。其实,刘伯温当年的官职,是“御史中丞”,相当于中纪委常务副书记,他是建立大明王朝的“总设计师”。解读历史真相,我把刘伯温的历史定位找准后,把他请下神坛,构想他处在元末明初那个百废待举的社会中,最应该做的大事,就是治理官场的贪渎腐败,以保障大明王朝的正常运转。如果没有刘伯温相助朱元璋制订《军卫法》,整治不再打仗的军队;如果没有刘伯温相助朱元璋制订《大明律》,整治腐败吏治……那就没有洪武之治,没有永乐盛世,没有明朝内阁制,没有郑和七次下西洋,向世界宣扬和平外交的辉煌壮举。

 

  我在思考,我们创作《大明御史刘伯温》,能不能不写宫斗戏,不写阴谋论,就把刘伯温还原为一位御史中丞,让他走入那个农业、手工业、商业都十分发达的明代社会。我们搞文学、影视创作的,不就是写人,写出一批与众不同的人物故事。

 

  中国人民大学的毛佩琦教授出版了《明代十七帝》,他提出一个观点,要重新审视明朝,他说明朝“治隆唐宋”,朱元璋对明朝的治理要比唐朝、宋朝还好、还要兴隆。据我接触,我们有许多学术界的教授,一生都在研究一段中国历史,对许多历史人物都有了全新的界定。但是,很可惜,我们的作家、编剧,我们的历史教科书,并没有把这些学术界的研究成果,及时告诉给百姓大众……以至于我们的文坛、影坛充满了清一色“勾心斗角”的宫斗戏、阴谋戏。

 

  这是当下中国文坛、影视圈客观存在的大问题,也正是习近平总书记近年来为何在多种场合,苦口婆心,呼吁我们当代文人要多创作一些历史正剧。

 

  美国人依靠他们的影视文化产品,向全世界传递出一种美国人的价值观、美国人的历史观,使中国的许多年轻人的思想,唯“美”是从。而我们这一批拥有五千年文化遗产的当代文人,自己都在做什么?三十年来,在戏说中国历史,在胡编宫廷争斗。

 

  我觉得,我们当代文人要确立自己的历史价值观,要给自己有个基本定位,不要去亵渎历史名人,包括帝王将相,少一点戏说,多一点尊重,给广大观众多提供一些来自于我中华五千年文化的正能量。

 

  我的结束语,讲二点:

 

  1、中国的教育可以多样化,但不能不在学生时代就植入一种“国家利益为重”的人生观,爱国主义、英雄主义,决不能随便抛弃。否则,这个国家的民众一定会失去魂魄,一旦遭受外敌入侵,必将成为一盘散沙。

 

  2、中国的媒体可以娱乐化,但决不能数典忘祖自毁中华五千年文化。我呼吁,当代文人一定要静下心来做学问,先做史学家,后做思想家,再做小说家、影视剧作家。唯有如此,我们所创作的小说作品或影视作品,方有社会思想性,方有艺术冲击力,方能弘扬中华文化的软实力。 

         2017年3月29日上午于上海银星皇冠假日酒店

 

  (注:作者系浙江电影厂编剧、电影制片人



相关文章:
·朱显雄:当代文人要有独特视角,要有历史担当
·郎咸平:当代新帝国主义真相——品牌剥削
·河清:慎用国家的钱资助“当代艺术”
·张文木:毛泽东思想与当代世界体系治理(上)
·黄河清:中国当代艺术的末日正在来临 ——西安2017 当代艺术研讨会小记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
关闭[X]
新法家微信
(扫一扫,关注新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