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登录 登录 新会员注册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时事述评
付金才:“诺奖得主巴黎宣言说要汲取孔子的智慧”到底咋回事 
作者:[付金才] 来源:[作者惠赐] 2017-06-11


新加坡东亚哲学研究所所长吴德耀先生1989年来山东曲阜参加纪念孔子的学术会议,并做了《古今人对孔子的评价》的发言,吴先生满怀激情地透露:“一九八八年一月,全世界的诺贝尔奖金得奖人在法国巴黎开了一次会议,结束时做了一个破天荒的宣言说:‘如果人类要在二十一世纪生存下去,必须回头二千五百,去吸取【1】孔子的智慧’”。【2】 此信息迅速传播,并在1995年登上《人民日报》。【3】 诺贝尔奖得主巴黎集会发表宣言,呼吁人类二十一世纪要向孔子汲取智慧的说法被学术界作为正向真实材料普遍引用的同时,也引发了关于此信息真伪的争议。中国社科院副院长兼美国研究所所长李慎之调查了报道1988年诺奖得主巴黎集会的美国《纽约时报》和法国的《世界报》,调查结论是“会议并无什么最后宣言”,“没有人提到孔子” 。【4】

《人民日报》国际部高级记者马为民1988年前往巴黎报道诺贝尔奖获得者集会,他在《读书》杂志1997年第7期发表《我可以作证》一文,以会议报道人的身份证实了李慎之的调查结论。这样关于“诺奖得主巴黎宣言”的证伪告一段落。

李慎之、马为民关于此信息不真实的调查和证明,并未影响儒学研究者和爱好者对“诺奖得主说要汲取孔子智慧”的采信和传播,周桂钿【5】 、胡显中【6】等学者仍以此作为正向真实的论据。李、马的证伪却促使以此信息为真的学者们努力寻找有利于自己的证据。供职于国家图书馆的顾犇博士在2002年找到了这一信息的最早出处:澳大利亚《堪培拉时报》(Canberra Times))1988年1月24日由英国记者帕特里克?曼汉姆撰写关于1988年诺奖得主巴黎集会的报道文章《诺贝尔奖获得者说要汲取孔子的智慧》。据此顾博士认为“诺贝尔奖获得者在大会上谈论孔子的事情确实是有的,而不是凭空杜撰出来的。”【7】 因为“诺奖得主巴黎宣言”的真实性确有问题,质疑此信息的声音一直存在。2014年9月25日《人民日报》发表《我们为什么要“回到孔子”》一文中仍将“诺奖得主巴黎宣言”作为真实信息使用,赵红信在河北新闻网发文说:“诺奖得主‘汲取’孔子智慧可能是个标题党”【8】 ,继续质疑此信息的真实性。2015年2月16日的《解放军报》刊发商伟的文章《别用不实信息伤害正能量》,认为此信息不真实。作为对质疑的回应,河北经贸大学外语部张树彬教授在曲阜师大主办的内部刊物《孔子文化》2015年第一期上发表了论证此信息为真的文章《神话还是事实?——“诺贝尔奖获得者说要汲取孔子智慧”考》。张教授以《堪培拉时报》的报道《诺贝尔奖获得者说要汲取孔子的智慧》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信使》月刊有关此次会议的报道为依据。在真伪争议中,今年(2017)2月7日,此信息第三次登上《人民日报》,这天《人民日报》人民观点专栏发表人民日报评论部的文章《向我们的文化传统致敬》的结尾说:“风雨如晦,鸡鸣不已。1988年,75位诺贝尔奖得主在巴黎集会呼吁,‘人类如果要在21世纪生存下去,就必须回首2500年前,去孔子那里汲取智慧’。中华文明不仅在器物上曾给世界巨大贡献,在精神上同样能推动人类文明走向未来。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指出的,‘中华民族创造了源远流长的中华文化,中华民族也一定能够创造出中华文化新的辉煌’。”【9】 

所以极有必要对“诺奖得主说要汲取孔子的智慧”这一信息的真伪做全面详细的考察,澄清事实,避免学术界将虚假信息作为常识使用。争论双方将与此信息有关的公开资料搜集出来,本文写作主要根据李慎之、马为民、顾犇、张树彬四位学人大作中所提供的资料。

一、诺奖得主巴黎集会是为法国总统密特朗争取连任站台造势的会议

要弄清“诺奖得主巴黎宣言”的真伪,首先要了解这次会议的性质,倘若这次集会并非严谨的学术思想性会议,对所谓宣言过于太当真。

根据李慎之的调查、马为民的回忆、《堪培拉时报》与张树彬教授提供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信使》的报道来看,1988年诺贝尔奖获得者的巴黎集会是为法国总统密特朗争取下届连任的站台造势的会议。弗朗索瓦•密特朗(1916-1996),法兰西第五共和国(二战复国以后至今)的第四任总统,1981年至1988年是密特朗的第一任期,1988年第一任期期满,他继续参选争取连任。竞选时间在期满之年的四月和五月之间,密特朗总统未雨绸缪,早就着手为连任造势。诺贝尔奖颁奖仪式在每年的12月10日举行。密特朗总统利用诺贝尔奖颁奖这个媒体盛宴的余温,召集各届诺奖得主于一个月后即1988年1月在巴黎集会为自己竞选总统站台倒是十分精巧的竞选策略。这次集会的东道主是密特朗,召集人是1986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美国作家埃利•韦塞尔。

请看李慎之的调查:

“是有这么一个会议,由当时的法国总统密特朗召集的,参加者共有诺贝尔奖得主七十五人,会期四天,从一月十八日到二十一日。议题也确实是‘二十一世纪的挑战和希望’,但是会议并无什么最后宣言,只是有些人表示本来以为是被密特朗拉来为他竞选总统造声势的,但是几天讨论下来觉得还是有些意思云云。从报道看,会上根本没有提到孔子,甚至连中国也没有人提起。” 【10】

既然会议是为总统竞选连任站台造势,发布宣言也就没必要了。毕竟发布宣言是一项严谨耗时费力的工作。前来参会的诺奖得主们知道本次集会是为密特朗站台造势,根据“有些人表示本来以为是被密特朗拉来为他竞选总统造声势的,但是几天讨论下来觉得还是有些意思云云”推测,诺奖得主们未在在论文上下大功夫,估计这次会议所提交的论文不多,且质量平平,整个会议有点象沙龙式的清谈。最终没有发布宣言,也无人提及孔子,那么又何来吴先生所说“一九八八年一月,全世界的诺贝尔奖金得奖人在法国巴黎开了一次会议,结束时做了一个“破天荒的宣言”呢?所以此信息当然是虚假不实的伪信息。

马为民的回忆更加具体:

“法国拉‘诺贝尔们’到巴黎聚会,确有为密特朗竞选连任造势的考虑。我对这次会议的兴趣并不大,但由于要联系采访与会的丁肇中先生,还是参加了它对文字记者开放的仅有的两次会议:开幕式和闭幕式。其他活动如参观、宴请等仅对少数几个电视摄影记者开放(传播密特朗的政治‘作秀’?),分组讨论则不公开,名义是‘排除干扰’。二十一日会议闭幕时,并无任何宣言之类的正式东西发表,只是韦塞尔在总结讲话中,把大家在分组讨论中的看法归纳为十六条结论,而这十六条中没有一条提及孔子。” 【11】

会议向文字记者开放的只有两次,更多内容是为密特朗总统造势,为密特朗宣传自己提供出镜的舞台,自然不便向更多记者开放。向新闻界公开的资料有五份:“会议主持人、一九八六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伊利?韦塞尔和东道主法国总统密特朗在会议开幕式和闭幕式时的讲话,还有一本精致的会议手册,上面载有会议缘起、与会者名单、会议日程和新闻采访安排。” 【12】 “分组讨论则不公开,名义是‘排除干扰’”、曼海姆说“会议论文集是保密的” 【13】,为什么分组讨论和会议论文集都要保密,估计是因为分组讨论类似清谈,与会者提交的论文质量不高。专门刊登本次诺奖巴黎集会资料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信使》月刊1988年第五期“选登了八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向会议提交的论文、会议的16条结论。” 【14】七十五人参会,《信使》月刊只选登八篇提交论文,估计是与会者只提交了八篇论文吧。马为民说四份讲稿中没有“孔子的大名”。张教授在查阅《信使》杂志的资料后也说“只字未提孔子,也没有刊发认为应该汲取孔子智慧的汉内斯?阿尔文博士提交的论文。”【15】 争议双方在权威资料中都承认本次会议没有提及孔子。1988年诺奖得主巴黎集会既没有发布宣言,也没有提及孔子,那么“诺奖得主说要汲取孔子的智慧”这个信息的真实性自然存在问题,而且十分严重。

二、“诺贝尔奖获得者说要汲取孔子的智慧”是虚假报道、喧宾夺主的标题党

根据可信调查、记者证实、《信使》权威资料,可以明确此次集会是为密特朗站台造势、没有发表宣言、自始至终无人提及孔子这三点。仔细解读1988年1月24日《堪培拉时报》的 《诺贝尔奖获得者说要汲取孔子的智慧》,更有助于判断“诺奖得主说要汲取孔子智慧”这一信息的真伪。作者英国帕特里克•曼汉姆多才多艺,为英国《私家侦探》杂志、《独立报》和《旁观者报》 撰稿,担任《旁观者报》的文学编辑和《独立报》驻巴黎记者 ,集作家、撰稿人、编辑、记者于一身。《旁观者报》是英国十分古老的报纸,创刊于18世纪初。《独立报》相对年轻,创办于1986年。曼海姆作为《旁观者报》的撰稿人和文学编辑、《独立报》驻法国记者,【16】其文发表在这两份报纸上更合情合理。曼海姆何以舍近求远,在澳大利亚地方性报纸《堪培拉时报》发表他对诺奖得主巴黎集会的报道呢?确实令人匪夷所思。仔细阅读报道文本,发现其文是存在虚假报道、喧宾夺主的标题党。

曼海姆报道中两次提及“如果人类要生存下去,就必须回到二十五个世纪前,汲取孔子的智慧。”这句话,第一次是“ 诺贝尔奖获得者们建议,人类要生存下去,就必须回到二十五个世纪以前,去汲取孔子的智慧。这是第一届诺贝尔奖获得者国际会议商讨四天所得出的结论之一。 会议上周在巴黎召开,主题为‘面向二十一世纪’。”第二次是“他(汉内斯?阿尔文博士——笔者注)认为,如果人类要生存下去,就必须回到二十五个世纪前,汲取孔子的智慧。”通过对比发现曼海姆有两处虚假报道,一是将阿尔文个人的观点当成全体诺贝尔奖得主参会者的共同建议。报道的英文标题是“Nobel winners say tap wisdom of Confucius ”,汲取孔子智慧是诺奖得主阿尔文一人所言,曼海姆在标题中却用了复数(Nobel winners)。报道正文首句“Nobel prizewinners have suggested”也用了复数(Nobel prizewinners)。英语是曼海姆的母语,他应知单数和复数含义和写法的区别,他将阿尔文一人的观点介绍成诺奖参会者所有人的观点明显属于虚假报道。

第二处是将阿尔文的个人观点作为本次会议的结论之一。曼海姆在报道中提及韦塞尔总结的“十六条结论”并具体介绍其中第六条、第七条、第十一条、第十二条,说明曼海姆清楚的知道“十六条结论”,故他将阿尔文博士个人对孔子的评价作为“结论之一”明显是虚假报道。

曼海姆的报道由两部分构成,一是介绍本次集会的基本情况,二是参会诺奖得主的发言。发言部分主要是十六条结论中的四条和阿尔文的观点。阿尔文的观点有二:评价国防部和孔子。通篇报道大约1200字,有关“十六条结论”、四条结论和个别诺奖得主看法的文字大约600字,阿尔文关于孔子的评价不足30个字。而“十六条结论”涉及艾滋病、保护环境、人权等,更是会议召集人韦塞尔对诺贝尔奖得主发言的概括,是集会的核心成果。曼海姆却以不足三十个字的内容为标题——《诺贝尔奖获得者说要汲取孔子的智慧》,这明显是喧宾夺主。

赵红信质疑曼海姆的报道“可能是个标题党”,其实就是标题党。为什么这样说?我们看曼海姆的标题:诺贝尔奖获得者说要汲取孔子的智慧。 十六字中包括西方现代文化的象征——诺贝尔奖获得者、东方文化的象征——孔子、人类的未来——二十一世纪,多么具有文化含量和引人眼球的标题。曼海姆不愧是从事文字传播的高手,能琢磨出这么好的标题。但是标题与会议真实内容不符,曼海姆只能通过将阿尔文一人的观点改写成所与会诺奖得主的共同建议,将仅占全文文字2.5%的阿尔文博士对孔子的评价为标题,使得标题与报道内容尽量一致。通过虚假报道和喧宾夺主强制正文与标题相符,内容次要,标题主要,不是标题党又是什么呢?!

曼海姆的报道将阿尔文博士一人的观点描述成所有与会诺奖得主们共同建议,又将其作为本次会议的结论之一,而这“结论之一”并不包含在韦塞尔的“十六条结论”中,一人的观点在曼海姆笔下升级为共同建议,一人的观点升级为会议的结论之一,两处虚假报道,且尚存在喧宾夺主,我们又怎么敢相信曼海姆报道的“诺贝尔奖得主说要汲取孔子的智慧”是个真实的信息。即使是真实的信息也会因曼海姆的虚假报道而失去可信性。

三、吴德耀先生对《诺贝尔奖获得者说要汲取孔子的智慧》的首次中文译介存在对原文严重误读

本文开篇提到吴德耀先生首次将《堪培拉时报》中曼海姆报道中有关孔子评价“ Nobel prizewinners have suggested that if mankind is to survive it must to go back 25 centuries in time to tap wisdom of Confucius. This  was one of the conclusions  reached at the first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f Nobel  prizewinners after deliberating over four days in Paris last week on the theme,‘Facing the 21st Century’”翻译介绍到中国。此段英文前半部分内容吴德耀先生采用直译后置,后半部分采用意译前置:“一九八八年一月,全世界的诺贝尔奖金得奖人在法国巴黎开了一次会议,结束时做了一个破天荒的宣言说:‘如果人类要在二十一世纪生存下去,必须回头二千五百,去吸取孔子的智慧’”。吴先生的误读体现在对英文后半部分的意译上,他将“ This  was one of the conclusions”意译成“破天荒的宣言”。张教授对此部分的翻译就极为精确,“这是……结论之一。” Conclusion的中文意思是结论而不是“宣言”。英文中可以译成中文“宣言”至少有两个单词manifesto 、 declaration。manifesto多用于理论政纲的宣言公告,declaration多用于法令的公布。而曼海姆的报道中用的是conclusion。吴先生将结论译介成“宣言”而且还是“破天荒的”,是对曼海姆报道的严重误读,事实上吴先生并不知晓本次集会是否真正发布“宣言”。         

 阿尔文博士的一个“观点”,经过曼海姆的虚假报道成为“结论”,通过吴先生的误读演义为“破天荒的宣言”。对此信息的译介并未注明英文原始出处,引用吴德耀所译介信息的学人无从核实,将吴德耀的严重误读当做真实信息。《人民日报》1995年6月30日刊登的李锁华《发掘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资源》一文以“如果人类要在21世纪生存下去,必须回头到二千五百年,去吸取孔子的智慧——摘自1988年全世界诺贝尔奖得主集会宣言”作为重点提示,正文中说“1988年1月,全世界的诺贝尔奖在巴黎集会,会后发表宣言指出:‘如果人类要在21世纪生存下去,必须回头二千五百年,去吸取孔子的智慧。’”明显是受吴德耀先生那部分译介的严重误读的影响。《人民日报》作为中国发行量最大最权威的媒体,使得 “诺奖得主巴黎集会要汲取孔子的智慧”这一虚假信息的可信度提高,传播速度加快。

 我们从准确把握1988年诺奖得主巴黎集会的性质,解读曼海姆报道的文本,发现吴先生的误读,得出“诺奖得主说要汲取孔子的智慧”为不真实的结论。20世纪九十年代以来,这条不真实的信息被作为正向真实资料被中国学术思想界大量引用,一是因为此信息文字简介明快,含义包纳东西古今,二是因为中国在向西方学习的同时开始重视自身传统的学风,倚重诺奖获得者的看法也在情理之中。这一信息在学习西方的大潮中,鼓励中国学人树立文化自信发挥了积极作用是不能否定的。而在中华民族已经崛起并以坚实有力的步伐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迈进的今天,再以此不真实信息作为论证中华优秀文化之价值的资料已不合时宜。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对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奋斗历史和智慧的高度凝练,她蕴含着有待于我们汲取的智慧,汲取传统智慧是中华民族复兴的需要,而不是因为旁人说了什么。对传统文化的研究已经超越了激情和表态的初级阶段,而进入对传统文化进行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的高级阶段,冷静的研究与务实的践行尤为必要。

本文写作主要运用争论双方在论辩过程中所搜集的资料,尤其是河北经贸大学的张树彬教授十分热情,将大作拍照发送给笔者作为参考,笔者引用曼海姆报道的英文和中文翻译来自张老师的大作。对李慎之先生、马为民记者、顾犇博士尤其和张教授的辛勤劳动表示敬意和感谢。




注释:


【1】顾犇博士、张树彬教授将“吸取”翻译为“汲取”,后者比前者典雅

【2】转引自张颂之.对现代孔子神话的反思.中国文化研究.2002.2.169

【3】1995年6月30日《人民日报》第十一版学术动态专栏刊发李锁华的文章《发掘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资源》,开篇的重点提示是“‘如果人类要在21世纪生存下去,必须回首二千五百年,去吸取孔子的智慧。’——摘自1988年1月,全世界诺贝尔奖得主集会宣言”

【4】李慎之.诺贝尔与孔子.读书.1997.1.141

【5】周桂钿.儒学在二十一世纪素质教育中的价值.(此文收录与1998年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儒学与中国文化现代化》一书)

【6】胡显中.孔子学说中的民本主义精华..中国文化研究.2000.1

【7】顾犇.关于诺贝尔与孔夫子的一些说明.中国文化研究2002.4. 148

【8】赵红信.诺奖得主说要汲取孔子智慧可能是个标题党

网址:http://comment.hebnews.cn/2014-09/29/content_4210533.htm

【9】人民日报评论部.向我们的文化传统致敬

网址:http://paper.people.com.cn/rmrb/html/2017-02/07/nw.D110000renmrb_20170207_1-05.htm

【10】李慎之.诺贝尔与孔子.读书.1997.1.140-141

【11】马为民.我可以作证.读书.1997.7. 91

【12】马为民.我可以作证.读书.1997.7. 91

【13】张树彬.神话还是事实?——“诺贝尔奖获得者说要汲取孔子智慧”考.孔子文化.2015.3.37

【14】张树彬.神话还是事实?——“诺贝尔奖获得者说要汲取孔子智慧”考.孔子文化.2015.3.34

【15】张树彬.神话还是事实?——“诺贝尔奖获得者说要汲取孔子智慧”考.孔子文化.2015.3.35

【16】张树彬.神话还是事实?——“诺贝尔奖获得者说要汲取孔子智慧”考.孔子文化.2015.3.38

  

(作者单位:石家庄学院)




相关文章:
·付金才:诚的展开——情感、愿行和天道智慧
·付金才:“诺奖得主巴黎宣言说要汲取孔子的智慧”到底咋回事
·付金才:蒋介石真的尊重知识分子吗?——以“文化人”亡“文化”
·翟玉忠 付金才:《黄帝四经·经法第一篇·国次第二》会讲讲义
·翟玉忠 付金才:《黄帝四经•经法第一篇•道法第一》会讲讲义——第一至二段

文章评论
新法家网友(2017-06-19 17:54:25.0)
    无题 东方晓 学无古今中外, 习有东西道法; 真心善汇大爱, 理明再绽芳华。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
关闭[X]
新法家微信
(扫一扫,关注新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