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登录 登录 新会员注册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经世济民
兰斯:人口问题如何毁掉一个强国? 
作者:[兰斯] 来源:[银灯台2016-11-14] 2017-02-22


    法国因为二战中糟糕的表现而被中国人铭记于心,某种意义上甚至成为笑柄。和隔壁德意志人严谨却又不失大胆,勇敢却不莽撞的风格,以及一战二战横扫欧洲的战绩相比,法国人在很多人的印象中更多是软弱无力。当然,有人还记得普法战争的话,那一面倒的战绩似乎更加印证了这一观念。

    可是翻开历史书我们会发现事实真不是如此……这一切的转折都起源于法国人口政策糟糕的改变。

    而熟悉中世纪历史的都知道其实在12世纪以后的大部分时间里法国才是欧洲当之无愧的第一强国。这两个国家的起源都是查理曼的加洛林王朝。由于日耳曼人的分封制加上当时所谓“国家”其实也属于君王财产的一种而已。所以分裂的帝国就形成了各自的演变之路,最终形成了后世的德法。

    到了“太阳王”路易十四的时代,强大的法国在欧洲大陆上几乎同时挑战整个欧洲的强国。而在之后的拿破仑时期,强大的法军更是横扫欧陆,德意志军队无论普鲁士还是奥地利都被拿破仑一再打垮,只能匍匐在法军的脚下。这时的法兰西,远不是我家映像中那个只会泡妞打仗就怂的形象。

    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仅仅半个世纪之后,到了普法战争时法军就如此软弱无力了呢?从军事上分析,可以有很多因素,战略的、战术的,科技的,精神的。但从国运的角度上来看,原因是两个字——人口。

    在古代社会人口众多而且能够做到不发生大规模的饥荒的话至少说明了两点。第一这个国家的人口管理非常到位,社会分工能协调起巨大的社会机体不至于出现大规模的动荡。第二这个国家有着充沛的自然资源以及利用这些资源的技术(主要指农业技术)。

    而有了充足的人口之后税收就能上来。在国债体制没有完善的时代,税收是国家财政最牢靠的收入,没有之一,有了赋税才能养得起军队。而在欧洲封建体制下这更意味着能够供养的其更多的骑士采邑。据统计法国封建时代一度保持着五万以上的骑士领。这意味理论上法国骑士的数量就要比很多国家的常备军都要多了。这样的国家只要国王不是傻瓜,或者遭遇特别大的天灾之类,想要不当第一,恐怕都是困难的。

    时间到了近代法国虽然几经沉浮但依旧是当之无愧的欧陆王者。同时代神圣罗马帝国的统一尚待俾斯麦,西班牙已经和法国同在波旁家族的统治下,后世来看当时两国堪称最铁杆的盟友。于是法兰西此时的主要敌人,就是海峡对岸的英国。而在18世纪初英伦三岛总人口为894万,而法国则有1930万。而按英国统计学家格里高利·金计算的人均收入在17世纪末法国为6.3磅,英格兰为7.18磅。通过这两组数据估算出来法国的生产总值大约为英国的两倍。而德意志,到18世纪晚期的1786年普鲁士的人口才只有区区500万人。

    在充沛的人口基础上,太阳王路易十四时期法国陆军达到四十万,接近同时代英国陆军的六倍,于此同时,还可以耗费巨资打造一支比英国更强大的法国海军。在17世纪末法国战舰数量为276艘,其中主力舰为120艘,英国相应数字为143艘,主力舰104艘。

    法国人口能一直维持如此庞大的增长,很大程度是因为这个阶段法国各个学派一直奉行“人口众庶主义”。重商主义的代表人物鲍丁(JeanBodin)反对“人口静止有利于政治”的希腊人口思想,认为人口众多可以防止阶级斗争。鲍丁与亚里士多德的观点相反,并以法国为例主张“人口众庶”,说是“国内战及百年战争,人口杀伤不知凡几,因为人口减少,以致田园荒芜,工艺衰败;然自停战以来一百三四十年,人口增加无已,因此降于法国之福利即源源而来”。重商主义的最后代表之一梅龙亦主张鼓励生育,认为“奖励结婚,救济支持多子女家庭的父亲,收育孤儿弃婴,其能强盛国家大过于征服他国”

    与此同时,法国空想社会主义者亦关心增加人口,如维拉斯(Vairasse),杜撰了一个所谓“塞瓦兰国”,说那里多子多孙的母亲倍受尊敬,而不会生育的妇女受到讥讽。马布里(Mably)认为“人口多寡增减与社会组织、法律及分配制度的关系,更甚于与食料生产的关系”。莫莱里(Morelly)“把人口增加、人口流动和地理环境的改变看成是推动社会发展的决定因素,还不知道应从生产力发展中去寻找原因”。

    而在大革命之,后拿破仑能迅速恢复原先法国的地位,除了其本人惊才绝艳的军事才华和法国自身军事经济系统的改革外,最本源的力量还是来自拿破仑政府执行的人口政策。

    斯塔埃尔夫人曾问拿破仑喜欢什么样的女子,回答是“最能生孩子的女人”。法国史家指出:“这位皇帝站在哲学家和革命家的立场上,认为人力资源的丰富是国家伟大、繁荣和幸福的象征。”事实的确如此。就个人来说,皇帝休皇后另择新欢,原因是约瑟芬半老徐娘,丧失了生育能力,不能为波拿巴家族传宗接代,因而向人丁兴旺的哈布斯堡王朝求婚,结果天从人愿,娶了玛丽·路易丝,喜得皇子,皇位有了继承人。

    就国家而言,波拿巴之所以能长期东征西伐根本也在于此。“在他身后有取之不尽的人库,可不加思索而予以利用的无偿战士',源源不断的士兵从何而来,当然得益于高繁殖力、高出生率。”1814年的出生率为3.9%,每对结婚者平均生育5.15个孩子。“这样的比例除略低于旧制度的35%以外,在法国历史上一直是独占鳌头,从未被打破过。1500年人口约2700万,1815年增加到3000万,拿破仑战争的15年间扣除战争损员100万后还是多添了200万,这不能说与政府鼓励生育的政策无关,如拿破仑统治法国期间,国库向生育第七胎的妇女提供补助金就是明证。而拿破仑时期,法国可以一国之力横扫欧洲大陆,其力量来源也在于此。

    但是“人口众庶主义”一家独大的好时候很快就要结束了。马尔萨斯,1798年发表《人口原理》,认为食欲与情欲为人类之必需,任何力量都改变不了;人口按几何级数增加,生活资料则按”算术级数增长;因此可用晚婚晚育甚至不婚不育等“预防抑制”予以调控,否则人口增长要受到饥荒、疾病、战争的“积极抑制”。他以此理论著称于世,被誉为“近代人口思想奠基人”。

    1829年,《人口原理》被译成法文,开始在法国流传。对此法国著名人口学家菲利浦·阿利耶斯说道:“19世纪上半叶,新的观念最终逐渐取代传统意识,至少在上层和有文化阶层以及在资产阶级中间。这是个资产阶级的伟大时代,相反,在19世纪下半叶,变化加快,繁殖率下降,首先是缓慢,后来加剧。它的下降跟经济变化关系不大。这是一次特殊的运动,是一种特别的行为模式。无疑,它充分表明,在所有阶层,避孕技术不可避免地得到传播。一些长期局限在资产阶级的习俗从此传人城市和农村,富人与穷人,工人与农民中间。无论条件、教育,政治以及宗教信仰如何,每个人都受到影响。”

    在出生率开始降低的同时,法国又遇到了各种疾病的袭击。路易·菲力浦当上国王后,在1832一1834年就遭到了一种说不出名字的瘟疫(霍乱)的袭击。这种病源自东方,因交通的发达而传至法国,两次造成10余万人的死亡。1835年法国统计总局成立,人口普查始走上轨道。1849年,霍乱重又猖撅,夺去10余万人生命。

    到了拿破仑三世时期又爆发了霍乱、天花、猩红、伤寒症等疾病,夺去了数十万人的生命。值得一提的是儿童的死亡率尤其惊人。以1860年为例,这年出生约10万人,其中死婴为4.5万,1岁时夭折19万,4岁前死亡9万多,平均有三分之一的婴儿在5岁前死去。

    布罗夏尔在《弃婴真相》中认为,由哺育所送到外省去的小巴黎人中,死亡率为35%。;加纳在《法国人口减少》中则认为卡尔瓦多斯省嗷嗷待哺婴儿死亡率为90%。虽然估计各不相同,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法国儿童的死亡率要高于斯堪的纳维亚国家的120‰。,高于英国的150‰。

    这给了法国以前所未有的打击,长远来看比拿破仑的战败更加的可怕。这个时候法兰西日后的死敌——德意志却以惊人的速度追了上来。1870,两国人口旗鼓相当,约为4000万;1900年法国原地踏步,而德国人口却猛增到5700万。到一战前的1913年,德国人口增长到6690万,而法国还在原地踏步,只有3970万。甚至不如4560万的英国。

    而二战前的1939年,纳粹德国的人口为6985万人,而法兰西依旧在4000万左右徘徊,为4170万。两次大战中,德国压着法国的优势由此显现。
人口的优势成就了法兰西的强国优势,错误的人口政策伴随着人口红利的丧失也让法兰西跌落了神坛。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近期一则“2015年中国生育率低得惊人,还不如日本”的新闻,足以示警,让我们重新审视我国人口增长率拐点将即现前,现行的人口政策是否应该做出预见性的调整。


相关文章:
·韩毓海:制度建设是根本问题
·金一南:毛泽东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人中唯一一个解决了中国革命最为根本问题的人
·张文木:关于李鸿章等受贿问题的详细考证
·苗柔柔:希腊的独立人格、自由意志?不过就十分之一人口罢了
·尹汉宁:做问题中人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
关闭[X]
新法家微信
(扫一扫,关注新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