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登录 登录 新会员注册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探微
2700年前中国诞生了一位社会主义经济学家 
作者:[评论部老徐] 来源:[北京东博文化研究院2016年7月11日] 2016-07-12

  习近平总书记讲培养造就国际一流经济学家,让人想起了2700年前的中国管子,他是人类第一位经济学家,撰写了人类第一部经济学著作《管子》。

  中国人写了第一部经济学著作,在很多人看来就是胡扯。

  《管子》里有经济学,《管子》里有金融学,并且学术现代,如果说《管子》里有马克思,有社会主义,就是更不可思议,更离谱了。

  梁启超的发现

  然而,梁启超就是从《管子》里读出了社会主义。

  在《管子传》中,梁启超讲:“今天下言治术者,有最要之名词数焉:曰国家思想也;曰法治精神也;曰地方制度也;曰经济竞争也;曰帝国主义也。此数者皆近二三百年来之产物。新萌芽而新发达者,欧美人所以雄于天下者,曰惟有此之故.中国人所以弱于天下者,曰惟无此之故。中国人果无此乎?曰:恶是何言!吾见吾中国人之发达是,而萌芽是,有更先于欧美者.谓余不信,请语管子”。

  梁启超用很大的篇幅积极评价营子的经济分配政策。他说:“今世泰西学者恒言日昔之经济政策注重生产,今之经济政策注重分配”,其实“吾国则先哲之言经济者,自始巳谨之于分配”。管子即言“贫富无度则失”。“万民之不治,以贫富之不齐也。”国家的任务即在“均羡不足”,“分并财利而调民事”。不注重分配,光注重生产,只 强调“强本趣耕”不调剂分配,“恶能以为治乎!”

  粱启超说:“管子之意,以为政治经济上种种弊害皆起于贫富之不齐,而此致弊之本不除,则虽日日奖励生产,广积货币,徒以供豪强兼并之凭借,而民且滋病……今世欧美泰西各国所谓社会问患者,尤为万国共同膏肓不治之疾。”管于利用国家之力量调剂粮食,调剂物价,调剂货币,调剂 利息,限制豪强富商,匡济平民百姓,卒成齐国之治。

  渠启超抨击欧美之“商业自由放任过甚,则少数之豪强,常能用不正之手段以左右物价,苦人民而独占其利”。梁启超说,“近世有所谓卡特尔者,有所谓托拉斯者,于最近一二十年间,其力足以左右全国之物价,甚者乃足以左右全世界之物价,识者谓其专制之淫威,视野蛮时代之君主殆有甚焉。而各国大政治家,方相率宵旰焦虑,谋所以对待之,而未得其道也。于是乎,有所谓杜会主义一派之学说,欲尽禁商业之自由,而举国社会之交易机关,悉由国家掌之。其说虽非可遂行今日,然欲为根本救治,舍此盖无术也。而此主义当二千年前有实行之者焉,吾中国之管于是也。”

  值得注意的是,梁启超的这种倾向社会王义的言论,竟能出现于世界第一个社会主义革命俄国十月革命前的八年,他的批判卡特尔、托拉斯的言论,也早于列宁的名著《帝国主义论》出现前的八年。在清代末年,一个主张君主立宪的旧派思想束竟能一反视社会主义学说为洪水猛兽之潮流,客观地给社会主义学说以积极的评价,这在中国近代思想学术史上也是一件大事。

  而2700年前中国就出现社会主义的理论和实践,就更是人类思想史的大事。

  公有制

  关于社会主义制度,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这样写道:

  无产阶级将利用自己的政治统治,一步一步地夺取资产阶级的全部资本,把一切生产工具集中在国家即组织成为统治阶级的无产阶级手里,并且尽可能快地增加生产力的总量。

  要做到这一点,当然首先必须对所有权和资产阶级生产关系实行强制性的干涉,也就是采取这样一些措施,这些措施在经济上似乎是不够充分的和没有力量的,但是在运动进程中它们会越出本身,而且作为变革全部生产方式的手段是必不可少的。

  这些措施在不同的国家里当然会是不同的。但是,最先进的国家几乎都可以采取下面的措施:

  1.剥夺地产,把地租用于国家支出。

  2.征收高额累进税。

  3.废除继承权。

  4.没收一切流亡分子和叛乱分子的财产。

  5.通过拥有国家资本和独享垄断权的国家银行,把信贷集中在国家手里。

  6.把全部运输业集中在国家手里。

  7.按照总的计划增加国营工厂和生产工具,开垦荒地和改良土壤。

  8.实行普遍劳动义务制,成立产业军,特别是在农业方面。

  9.把农业和工业结合起来,促使城乡对立逐步消灭。

  10.对所有儿童实行公共的和免费的教育。取消现在这种形式的儿童的工厂劳动。把教育同物质生产结合起来,等等。

  马克思把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即生产资料所有制称为社会主义公有制。

  我们把这些经济制度一一对照,管子实施的正是这种社会主义经济制度。

  1、土地国有化。以前的土地是分封给贵族的,管子将土地收归国有,然后分给农民。

  2、国家控制粮食。“凡五谷者,万物之主也。谷贵则万物必贱,谷贱则万物必贵。两者为敌,则不俱平。故人君御谷物之秩相胜,而操事于其不平之间。故万民无籍而国利归于君也”。(《管子•国蓄》)君主调控粮价与物价的交替涨落,在其涨落变化中进行掌握,即使不向万民征税,国家财利也可以归于君主。

  3、国家控制盐铁资源,实施盐铁专营。“海王之国,谨正盐策”。(《管子•官山海》)

  4、国家控制矿山。“苟山之见其荣者,君谨封而祭之。距封十里而为一坛,是则使乘者下行,行者趋。若犯令者,罪死不赦。然则与折取之远矣”。(《管子.地数》)如发现山有矿苗,国君就应当严格封山而布置祭祀。离封山十里之处造一个祭坛,使乘车到此者下车而过,步行到此者快步而行。违令者死罪不赦。这样人们就不敢随便开采了。

  5、国家控制森林草场等资源。“立祈祥以固山泽,立械器以使万物,天下皆利而谨操重策。童山竭泽,益利搏流。出山金立币,存菹丘,立骈牢,以为民饶”。(《管子•国准》)设立祭神的坛场来封禁山泽,统一制造武器工具来运用物资,使天下同来经营但却严格物价政策。实行伐尽山林与断竭水泽的办法,控制财利并掌握流通。开发矿山以铸造钱币,保存草地以建立牧场,使人民富饶起来

  6、国家控制制造业。“女勤于纤微而织归于府者”。(《管子•巨乘马》)家庭丝织品由官府收购。“非诚工不得食于工。”(《管子•乘马》)

  7、国家控制军工制造。“选天下之豪杰,致天下之精材,来天下之良工,则有战胜之器矣。” (《管子•小问》)

  8、国家兴建大型农田水利工程。“三岁修封,五岁修界,十岁更制,经正也。十仞见水不大潦,五尺见水不大旱”。(《管子•乘马》)

  9、国家控制货币。“夫玉起于牛氏边山,金起于汝汉之右洿,珠起于赤野之末光。此皆距周七千八百里,其涂远而至难。故先王各用于其重,珠玉为上币,黄金为中币,刀布为下币。令疾则黄金重,令徐则黄金轻。先王权度其号令之徐疾,高下其中币而制下上之用,则文武是也”。(《管子•地数》)。

  10、国家控制金融 “龙夏之地,布黄金九千,以币赀金,巨家以金,小家以币。周岐山至于峥丘之西塞丘者,山邑之田也,布币称贫富而调之。周寿陵而东至少沙者,中田也,据之以币、巨家以金、小家以币。三壤已抚,而国谷再什倍”。(《管子•地数》)

  11、国家控制商业流通。“人君操本,民不得操末;人君操始,民不得操卒。其在涂者,籍之于衢塞;其在谷者,守之春秋;其在万物者,立赀而行。故物动则应之。故豫夺其涂,则民无遵;君守其流。则民失其高。故守四方之高下,国无游贾,贵贱相当,此谓国衡。”(《管子•揆度》)

  12、国家建设市场 “请与之立壤列天下之旁,天子中立,地方千里,兼霸之壤三百有余里,佌诸侯度百里,负海子男者度七十里,若此则如胸之使臂,臂之使指也。然则小不能分于民,准徐疾羡不足,虽在下不为君忧。夫海出泲无止,山生金木无息,草木以时生,器以时靡币,泲水之盐以日消。终则有始,与天壤争,是谓立壤列也。”(《管子•轻重乙》)

  13、实施国家教育。“乡树之师,以遂其学”。(《管子•君臣下》)“民之能明于农事者”、“民之能蕃育六畜者”、“民之能树艺者”、“民之能树瓜瓠荤菜百果使蕃衮者”、“民之能已民疾病者”,均“置之黄金一斤,直食八石”。(《管子•山权数》)

  国家垄断重要产业,当然阻止了富商自由贸易,自由买卖,盘剥百姓,如果国家营利再分配给人民,就防止贫富分化,实现了富民的目的。“万乘之国有万金之贾,千乘之国有千金之贾,然者何也?国多失利,则臣不尽其忠,士不尽其死矣。岁有凶穰,故谷有贵贱;令有缓急,故物有轻重。然而人君不能治,故使蓄贾游市,乘民之不给,百倍其本。分地若一,强者能守;分财若一,智者能收。智者有什倍人之功,愚者有不赓本之事。然而人君不能调,故民有相百倍之生也。夫民富则不可以禄使也,贫则不可以罚威也。法令之不行,万民之不治,贫富之不齐也”。(《管子•国蓄》)

  一个万乘之国如果出现了万金的大商贾,一个千乘之国如果出现了千金的大商贾,这说明国家大量流失财利的结果,臣子就不肯尽忠,战士也不肯效死了。年景有丰有歉,故粮价有贵有贱;号令有缓有急,故物价有高有低。如果人君不能及时治理,富商就进出于市场,利用人民的困难,牟取百倍的厚利。相同的土地,强者善于掌握;相同的财产,智者善于收罗。往往是智者可以攫取十倍的高利,而愚者连本钱都捞不回来。如果人君不能及时调剂,民间财产就会出现百倍的差距。人太富了,利禄就驱使不动;太穷了,刑罚就威慑不住。法令不能贯彻,万民不能治理,是由于社会上贫富不均的缘故。

  显然,管子国家垄断重要产业已经不是帝王君主所有制,已经破除了贵族所有制,具备了国家社会主义的所有制特性。

  计划经济

  计划经济被当代西方经济学家批判为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一个重要特征。

  自由主义的经济学家哈耶克就认为,公有制就必然是计划经济的,而计划经济导致独裁。计划经济不可能产生效率,不可能实现资源的合理配置,计划经济意味着自由的丧失,计划经济是通向奴役的道路。独裁与计划经济不可分割,它可能出现坏人掌权。

  在马克思的论述中,对计划经济论述并不多。但管子却是一个计划经济的推行者。《管子》论述经济学的多数篇章都以“轻重”命名。管子论述了一套完整的轻重理论。轻重理论运用到了“万物”之中。“凡轻重之大利,以重射轻,以贱射平,万物之满虚随时,准平而不变,衡绝则重见。人君知其然,故守之以准平。”(《管子•国蓄》)国家调剂市场,稳定物价,故万物虽有满虚之变,也不会发生太大的波动。“衡绝”,比喻失去了平准作用,物价就会出现涨落。这就是说,人民所轻者,政府就应买进,人民所重者,政府就应抛售。国家采取稳定物价的措施,使失去平衡的物价,再重新得到平衡。

  轻重之术就是经济调控术,是经济干预,是经济计划。

  《管子》有“乘马”、“巨乘马”、“乘马数”等篇目。乘马,即筹划,谋划,计划。

  《管子.乘马数》解释说:“有虞策乘马已行矣,吾欲立策乘马,为之奈何?”“战国修其城池之功,故其国常失其地用。王国则以时行也。”“何谓以时行?”“出准之令,守地用人策,故开阖皆在上,无求于民。”从事战争的国家致力于城池的修建,所以,这类国家常常耽误它们的农业生产。成王业的国家则按照因时制宜的原则行事,发布平准的号令,既及时掌握农业生产,又及时掌握物价政策,因而经济上开放收闭的主动权全在国家,不直接求索于百姓。这就是“策乘马",就是计划。《管子•轻重乙》说:“河淤诸侯,亩钟之国也。碛山诸侯之国也。河淤诸侯常不胜山诸侯之国者,豫戒者也”。“豫戒”,预备、策划、计划。近河沃土的诸侯国,是亩产一钟的国家。沙石之地,是山地的诸侯国。但近河沃土的诸侯国反而常常赶不上山地诸侯国,这就是由于预有所备。预有所备就是计划。

  计划经济的要点是制定价格。《管子.乘马数》说:“布织财物,皆立其赀。财物之货与币高下,谷独贵独贱。”“何谓独贵独贱?”“谷重而万物轻,谷轻而万物重。”对布帛和各种物资,也都要规定价格。各种物资的价格,要与所值的货币多少相当。粮食则单独定其贵贱。单独定其贵贱是什么意思?即粮价高则百物贱,粮价贱则百物贵。商品的价格要与货币的数量相当,也就是说制定价格就要控制货币的数量。但是粮食则要单独定价。因为粮食和土地是基本民生商品,其价格高低不只影响民生,而且会影响其他商品的价格。

  管子的计划非常具体细致。比如《管子•山国轨》描述"四务”说:“泰春,民之且所用者,君已廪之矣;泰夏,民之且所用者,君已廪之矣;泰秋,民之且所用者,君已廪之矣;泰冬,民之且所用者,君已廪之矣。泰春功布日,春缣衣、夏单衣、捍、宠、累箕、胜、籯、屑、,若干日之功,用人若干,无赀之家皆假之械器,幐、籯、筲、公衣,功已而归公衣裳,折券。故力出于民,而用出于上。春十日不害耕事,夏十日不害芸事,秋十日不害敛实,冬二十日不害除田。此之谓时作”。大春,人民将用的东西,君主早有贮备了;大夏,人民将用的东西,君主早有贮备了;大秋,人民将用的东西,君主早有贮备了;大冬,人民将用的东西,君主早有贮备了。大春,安排农事的时候就计算好:春天的夹衣、夏天的单衣、竿子、篮子、绳子、青箕、口袋、筐子、竹盒、捆绳等物品,使用多少天,使用的人有多少。凡无钱的农家都可以租借这些工具器物:口袋、筐子、竹盒、绳子和公衣等。完工后归还公家,并毁掉合同。所以,劳力出自百姓,器用出自国家。春季最紧要的十天不误耕种,夏季最紧要的十天不误锄草,秋季最紧要的十天不误收获,冬季最紧要的二十天不误整治土地,这就叫作保证按照农时进行作业了。《管子•山国轨》又说:“巡田畴,田中有木者,谓之谷贼。宫中四荣,树其余曰害女功。宫室械器非山无所仰。然后君立三等之租于山,曰:握以下者为柴楂,把以上者为室奉,三围以上为棺椁之奉;柴楂之租若干,室奉之租若干,棺椁之租若干。”巡行各地的农田,凡在田地里面植的树,都把它叫作粮食之害来除掉。凡房屋四周不种桑树而要种其他杂木的,都斥为妨害妇女养蚕禁止之。使盖房子、造器械的人们,不靠国家的山林就没有其他来源。然后,君主就可以确定三个等级的租税:树粗不足一握的叫小木散柴,一把以上的为建筑用材,三围以上是制造棺椁的上等木材;小木散柴、建筑用材、棺椁用材应各收租税若干。

  管子还成立了计划部门配备专业人员。“守之以策,有五官技”。“诗者所以记物也,时者所以记岁也,春秋者所以记成败也,行者道民之利害也,易者所以守凶吉成败也,卜者卜凶吉利害也。民之能此者皆一马之田,一金之衣。此使君不迷妄之数也。六家者,即见:其时,使豫先蚤闲之日受之,故君无失时,无失策,万物兴丰;无失利,远占得失,以为末教;诗,记人无失辞;行,殚道无失义;易,守祸福凶吉不相乱。此谓君棅。”用理财之策来控制经济,需要任用五种有技艺的官员。懂诗的可用来记述社会事物,懂时的可用来记述年景丰歉,懂春秋的可用来记述国事的成败,懂出行的可指导行路的顺逆,懂易的可用来掌握吉凶与成败,懂卜的则可预测凶吉与利害。百姓中凡有上述技艺者,都赐给一匹马所能耕种的土地,一斤金所能买到的衣服。这是有助于国君摆脱蒙昧愚妄的一种措施。这五家都可以及时发现问题:懂时的官,他在事前更早的时候说明情况,君主就不致错过时机,错行理财之策,而带来财源兴盛的结果;懂春秋的官,可以远占得失,以为后来的教训;懂诗的官,记述人们的行动而免于差错;懂出行的官,详述道路的情况而免生误解;懂易的官,可以掌握祸福凶吉,不至于发生错乱。这些都是君主掌握的权力。

  实际上,把市场和计划完全对立割裂开来是不对的。市场也需要计划,不能完全自由放任,计划也不完全是行政的,也可能通过市场手段来完成。西方经济学就重视数学和模型,出现了数理经济学,数据模型是做什么用的,当然是用于经济计划的。经济学家兰格就一再主张,马克思的经济分析与正统的经济分析应当视为互相补充,而不是相互排斥。

  古老的乌托邦

  所谓老老者,凡国、都皆有掌老,年七十已上,一子无征,三月有馈肉;八十已上,二子无征,月有馈肉;九十已上,尽家无征,日有酒肉。死,上共棺椁。劝子弟:精膳食,问所欲,求所嗜。此之谓老老。

  所谓慈幼者,凡国、都皆有掌幼,士民有子,子有幼弱不胜养为累者,有三幼者无妇征,四幼者尽家无征,五幼又予之葆,受二人之食,能事而后止。此之谓慈幼。

  所谓恤孤者,凡国、都皆有掌孤,士人死,子孤幼,无父母所养,不能自生者,属之其乡党、知识、故人。养一孤者一子无征,养二孤者二子无征,养三孤者尽家无征。掌孤数行问之,必知其食饮饥寒身之膌胜而哀怜之。此之谓恤孤。

  所谓养疾者,凡国、都皆有掌养疾,聋、盲、喑、哑、跛辟、偏枯、握递,不耐自生者,上收而养之疾官,而衣食之,殊身而后止。此之谓养疾。

  所谓合独者,凡国、都皆有掌媒,丈夫无妻曰鳏,妇人无夫曰寡,取鳏寡而合和之,予田宅而家室之,三年然后事之。此之谓合独。

  所谓问疾者,凡国、都皆有掌病,士人有病者,掌病以上令问之。九十以上,日一问;八十以上,二日一问;七十以上,三日一问;众庶五日一问。疾甚者,以告上,身问之。掌病行于国中,以问病为事。此之谓问病。

  所谓通穷者,凡国、都皆有通穷,若有穷夫妇无居处,穷宾客绝粮食,居其乡党以闻者有赏,不以闻者有罚,此之谓通穷。

  所谓振困者,岁凶庸人訾厉,多死丧,弛刑罚,赦有罪,散仓粟以食之,此之谓振困。

  所谓接绝者,士民死上事,死战事,使其知识故人,受资于上而祠之,此之谓接绝也

  这是《管子》“杂篇”第五十四名为《入国》的一篇文章,准确的理解,它是一份国家社会福利方案或者制度。方案是规划设想中的,制度就是实施的国策。

  这篇文章的前面有一段话:“入国四旬,五行九惠之教。一曰老老,二曰慈幼,三曰恤孤,四曰养疾,五曰合独,六曰问疾,七曰通穷,八曰振困,九曰接绝”。第一句话,有人解释为管子治理国家40天,五次实施“九惠之教”。准确的理解是,管子治理国家40年,五次制定实施“九惠之教”。这从方案的内容和方案实施的过程可以理解出来。

  2700年前的齐国能够实施如此完善高水平的社会福利制度?没有人想象得到,很多人也不会相信。但是这篇2700年前的文章就摆在这里。即使它不是一种实施的制度,只是一个设计的方案,也已经非常了不起。

  《管子•牧民》开篇描绘理想社会:“仓廪实则知礼节,衣食足则知荣辱”。这项“九惠之教”可以作为当时齐国国家垄断产业提供给国人分享的发展成果。

  今天,经济发达国家实施的全民医疗、教育、养老、就业等社会福利,也被看作是社会主义制度的属性和成分。

  包括马克思的社会主义,一直被看作“乌托邦”。乌托邦的原词来自两个希腊语的词根,“ou”是“没有”的意思,“topos”是“地方”的意思,合在一起是“没有的地方”。其中文翻译也可以理解为“乌”是没有,“托”是寄托,“邦”是国家,“乌托邦”三个字合起来的意思即为“空想的国家”。马克思主义之前,英国空想社会主义者托马斯•莫尔就写了本名叫《关于最完美的国家制度和乌托邦新岛的既有益又有趣的金书》的书,简称《乌托邦》。因此,美好、人人平等、没有压迫、就像世外桃源的社会主义,就被很多人看作是一种乌托邦的空想。

  然而,马克思却要通过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革命,来实现社会主义理想,后来的苏联和新中国,都奉行社会主义。

  辩证法和历史观

  社会主义是空想,讲2700年前的中国社会主义一定是幻想、妄想。

  如果把2700年前管子和马克思的社会主义联系起来,必然争议多多。

  比如,按照马克思主义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社会发展阶段而论,管子的时代应该是奴隶社会向封建社会过渡的阶段,不可能是社会主义。

  这里要研究管子与马克思主义更多的共同点。

  马克思主义由三部分组成:政治经济学、历史唯物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即分析资本主义的矛盾,社会主义必然代替资本主义。历史唯物主义则是运用对立统一规律的辩证法认识人类社会,也是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

  在西方经济思想史中,马克思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他是古典经济学的批判者,其后经济学围绕支持和反对马克思分为两派,新制度学派,越来越倾向于马克思主义。

  《经济思想史》的作者兰德雷斯评价马克思:

  “卡尔•马克思是一位经济学家,同时也是一位哲学家、社会学家、预言家、革命家,他的生涯证明了经济理论的重要性。他的作品鼓舞着一代又一代的经济思想家,因为他的缘故,整个社会被改变了”。

  “马克思首先并且最重要的是—位哲学家,他觉得他的工作不但是解释和分析社会,而且是推动他所期待的社会变革。作为一个有派别的变革倡导者,他与斯密、李嘉图或者穆勒并没有区别。然而,与古典经济学家相反,马克思提倡社会与经济的基本革命,而不是小的边际变化。因为普遍地将马克思与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经济制度联系在一起,所以,人们经常认为他写的是这些制度”。

  “马克思的经济理论是其历史理论在资本主义经济体中的应用。他希望揭开资本主义运行的规律。当其他古典经济学家将注意力集中在经济体的静态均衡上时,马克思则将注意力集中于变革的动态过程。马克思的经济学帮助人们了解构成市场基础的力量,而标准的古典分析在组织和运转社会主义经济体时又是有益的”。

  兰德雷斯认为,马克思的思想结合了黑格尔的哲学、法国乌托邦思想以及古典政治经济学——尤其是李嘉图主义。他对资本主义的分析,是他的历史理论在其所处时代的一种应用,他的历史理论来自于黑格尔。黑格尔认为,历史不会像很多人所认为的那样,通过一系列重复情形循环地往前推进,而是通过一组三种力量的相互作用,沿着一条直线日益增进地向前移动,他将这三种力量称为论题、对立面、综合。因为这些力量是意识形态的,所以它只存在于观点的研究中,不存在于能够找到历史规律的过去事件的研究中。在任意既定时间都存在一个公认的观点或者说论题,但是很快就会与它的相反事物或者说对立面相抵触。在这些观点的冲突中形成了一种综合,它代表了真理的更高形式,并又成了一个新的论题。这个新的论题同样受到它的对立面的对抗,并被转化成—个新的综合,等等。这样,在一个永无休止的观念链条中,每个观念都更加接近真理,通过一个无休止的过程,历史得到了发展。在这个过程中,借助诱导冲突的变革,所有的事情都逐渐变得更加完美。黑格尔将这一过程以及研究过程的方法称为辩证法。马克思在历史中使用了一种类似的方法来研究它,他也称其为辩证法。马克思指责资本主义的中产阶级经济学家,说他们创作时就好像只有过去而没有未来一样——从早先制度演化来的资本主义制度,仿佛是一种永远存在的理想的社会结构。因此,马克思体系中的一个重要成分就是变革。马克思认为,尽管我们不可能准确地知道未来将会带来什么,但是,我们的确知道它与过去和现在不同。通过将历史变革的主要决定因素集中于唯物主义力量或者经济力量上,马克思彻底改革了社会科学的思想。

  管子是人类经济学的创立者,早于亚当斯密2400年建立起完整的财富、生产、分配、交换、消费的经济学体系。他最早从物质生活来研究生产关系和社会结构。

  管子也是唯物主义的,从物质生活研究生产关系,研究社会关系。而对人类历史的认识上,管子使用的也是对立统一的辩证法哲学。他系统阐述了中国阴阳、四时、五行的道的哲学思想,描述出“阴阳”对立统一,“四时”规律和“五行”相互联系相互影响系统性的世界观。


相关文章:
·程庸:中国的外销瓷与欧洲的瓷业间谍
·李晓鹏:中国将如何领导世界 ——“人类命运共同体”与新天下体系的构建(上)
·李晓鹏:中国将如何领导世界 ——“人类命运共同体”与新天下体系(中)
·李晓鹏:中国将如何领导世界 ——“人类命运共同体”与新天下体系(下)
·翟玉忠:中国古代经济“三十六计”·杠池之谋

文章评论
新法家网友(2017-03-22 23:45:13.0)
    Posts like this make the intrenet such a treasure trove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
关闭[X]
新法家微信
(扫一扫,关注新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