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登录 登录 新会员注册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时事述评
丁刚:行走五十国看中国崛起(下) 
作者:[丁刚] 来源:[好文共赏2016-06-07] 2016-06-08

肯尼亚:西方人一手拿着《圣经》,一手拿着枪走进非洲

    肯尼亚给我印象最深的其实不是野生动物,是在路上看到很多学校医院的牌子,都是一个“圣”开头的,全是西方教会在那里建的,有的建了很多年了。给我们开车的小伙子拿着《圣经》,和我们一块到外地去也带着《圣经》,就放在车上,每天都要学习的。他就是上教会学校的。一百多年前西方人一手拿着《圣经》,一手拿着枪走进了非洲。当然他们肯定是掠夺了很多宝藏,但是西方人把学校留下来了,至今这些学校、教会还在影响着这些国家的人和他们的发展,所以,这些国家起来以后,要选择自己发展的路径也是非常困难的。
    我去了获得奥斯卡奖的影片《走出非洲》的凯伦的故居,有机会去肯尼亚的人去那里看看挺好的,因为这会帮助我们认识非洲是怎样一步步走过来的。
    我进入这个故居,这个客厅里放着一个菜单,是1928年的时候邀请爱德华八世(爱江山不爱美人的那位爱德华八世)的菜单,那个菜单上的菜都非常精致,甚至还有称之为钻石级美食的松露,他们过着非常优雅的生活。
    为什么大家纪念凯伦,就是因为她为解放黑奴做了一些工作,所以后来的人还是记住了她。但我们从住宅可以看出来,这实际上就是殖民者的优雅。凯伦讲述的故事不是非洲的故事,它是一个殖民者的故事中的一段,但不是非洲的故事。
    我在一次研讨会上讲到,现在宗教在非洲发展的力量非常快,非洲一共10亿人口,基督教是3.8亿,他们的目标是在2025年达到7亿, 全球基督教联盟组织,他们要搞到7亿,这就非常厉害了。所以,这种宗教的强力传播,会引起强烈的反弹。这种反弹会不会给极端主义创造条件呢?现在已经看到了。对人们的生活、思想和习惯将带来很大的冲击。原来的信仰必须扔掉,接受他们的信仰,这和原来的信仰和原来的部落就发生冲突了。
    现在这个地区的恐怖主义为什么这么厉害,与宗教传播有相当大的关系。肯尼亚2013年发生了恐怖袭击事件,60多人在商场中被打死,我还去过那个商场。当然这是恐怖分子干的事,但我们应当看到背后的宗教冲突。

泰国和巴西:制造业乏力背后

    再后来我到了泰国,我刚才讲到制造业。所以我观察一个国家很重要的切入点,就是这个国家的制造业。泰国有一个很突出的特征,我们可能很多人都去过泰国,现在去泰国很容易。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没有,满大街都是小贩,尤其是晚上七点以后。世界上各种各样品牌的产品在那里都能买到,当然质量就不知道了,都是假冒伪劣的。我去泰柬边界的亚洲最大的一个小商品市场,长达好几公里的大市场,我在那个市场买了一件T恤,鳄鱼牌的,多少钱呢?一百泰铢,合20元人民币。我们知道鳄鱼T恤正品要六七百。我穿回记者站,给我们同事看怎么样,我们同事说丁老师你这个多少钱买的?在哪儿买的?看不出来。什么地方生产的?中国生产的。我们想这个价格压到这么低,20块钱人民币,买一件质量挺好的T恤,怎么做出来的?我当时还问了一下卖T恤的人,这个人会说中文,是一个华裔,他从柬埔寨跑到泰国来做生意。是广东那边生产的。
    回过头来说,泰国的制造业确实很难提升。在最初级的领域中,已经被中国完全压倒了,这就是现在中国和东盟自贸区的很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相互之间的产品是竞争的。
    泰国的经济结构现在变成了发达国家的经济结构,什么意思呢?三分之二的人做服务行业。一般是发达国家才是这样的情况,但人家发达国家搞的是金融等高端的,而泰国满大街都是小贩,我和他们开玩笑说,如果靠小贩能够搞成现代化,那就开辟了历史上一条新的道路。
    我最后一任是在巴西,里约等大城市都有贫民窟,全部都是海景房,面对大海。当然我去过好几次了,都是跟着警察,不是跟着导游,事先和警察联系好采访,我们不敢单独去。
    为了搞奥运会,前几年巴西政府开始搞“占领贫民窟”,以前贫民窟都是自己管理,都是黑社会,贩毒的老大,管理的挺好。后来政府看这样不行,就打击毒贩子,然后坦克、警车全部就开进去了,找一个制高点建一个派出所,警察就住在里面,然后给他们开始提供小额贷款,因为要在银行开帐户,必须要有地址,这是非常复杂的工作,有些地方开展不下去,停在那儿了。像这种情况,我不敢打保票一百年后什么样,但我敢打保票五十年后还是这样,你们有机会五十年后过去看,没办法解决的。这个城市的周边全部是这样的,不管你的景色有多漂亮,山上占了就占了。而且不是一个城市是这样,你去圣保罗也是这样。
    我最近写了关于巴西的文章。为什么变不了?关键是这些人能不能去做制造业,能不能去工厂工作?不行。我刚到巴西的两件事,改变了我的印象,我觉得这个国家要出问题,一个是iPhone4,他们卖1000多美元一台,比美国的价格高出一倍多,因为这个东西不是在巴西生产的,加了很高的税。好,富士康在那儿开了一个厂,在圣保罗开了一个厂,没过两天不行了。号称要搞成几万人的大工厂,把中国的生产线都挪过去,招了三千人开始干,结果不到一年干不下去了,工人罢工,不停地提出要求。我说这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带着发达国家的福利体制,没办法搞。最后富士康放弃了。
    还有一件事,我租了一间两室一厅的房子刚搬进去,就有人敲门。一个黑人老太太,提着吸尘器,这边是拖把桶,说打扫卫生,轮到你们家了,一次三小时,我爱人一看算了,你别打扫了,我们今天不要了。后来我一问才知道怎么回事,你的物业费里70到80美元已经扣了,这个钱你就是不让打扫也要交,就是给那个黑人老太太一个福利。这样强制性的福利能维持吗?肯定维持不了,后来中产上街了。哪能这样搞,四千多万人脱贫,联合国的脱贫明星,多次受表扬,就是靠这种政府补贴,发你一个卡,月月往这个卡里打钱。尤其是单身母亲。但总有一天补不下去了,现在就不行了。
    2004年,当时的总统卢拉(音译)带400多名企业家来中国访问,全面靠向中国。借中国加入WTO以后经济的腾飞,三大产品,大豆、铁矿石、石油向中国出口,一下子起来了,拿这些钱去补贴穷人,4000多万人脱贫。但这些脱贫的人技术上没有提高,全部进入了低端服务业,大家想一想,全世界女佣最多的一个国家,710万女佣,都做低端服务业,能做出发达国家吗?肯定做不出来。所以这个国家发展到这个程度以后,确实遇到了问题。现在它跌下来是必然的。
    巴西能不能回升?因为我刚从巴西回来,很多地方采访我问我这个问题。那么说好一点,这个国家地大物博,没有饥寒交迫,地处的地方不一样,它维持下去没有问题,等到世界经济回来以后,如果能源价格再上来,铁矿石和大豆石油的价格都上来的时候,这个国家可能还会起来。但它的经济结构如果不改变,永远在这个中等收入陷阱中徘徊,一只脚出来了,过一会儿又掉下去了,没准又出来了,又掉下去了,就这样的恶性循环。

阿根廷:从发达国家变成发展中国家

    还有一个国家特别奇怪,它是从发达国家变成了发展中国家——阿根廷。阿根廷漂亮得狠,当时西班牙殖民者在那里建的房子,真是大都市的气派。所有的南美首都里,布宜诺斯艾利斯是最壮观的。这里有一张图,1989年时这个国家有这么多的铁路,到2003年了,我们看到铁路少了这么多。也是去工业化,发展有问题,一下子掉下来。

中国崛起:不同于西方的另一条道路

     讲到制造业,最后应该说一下中国了。
     我是从一个自拍杆认识这个问题的。2014年年底,有一位巴西华商运了几个集装箱的自拍杆,几天时间全部抢完,然后很多华商都开始做这个生意,一船一船的自拍杆都运过去了。中国人有这个习惯,互相之间压价,最后压到20美元左右。我就让记者去了解一下自拍杆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的记者写了一个整版的文章,从义乌工厂开始,成本价不到10元人民币,好点的可能稍微贵点,便宜的可能5元人民币的成本,在巴西市场上能够卖到20美元,中间的利差有多大!多少人把中间这个利差拿走了。一个自拍杆14个部件,没有一个国家能够把这14个部件完整生产出来,日本和韩国可以,但他们生产出来以后,他们的价格就不知道是什么样了。这个东西是韩国发明的,他们生产不了那么便宜的价格。从这一件小事可以看出来,中国是全要素制造业的发展,这几年确实是特别快,而且很快占据了生产链,不敢说是高端,至少是中端的一部分和下端。
    当年小平同志说能不能找出一个华人发展不错的国家,最后就去了新加坡,和李光耀谈了三个小时,后来李光耀也陆陆续续透露了一点,傅高义写的《邓小平时代》里也讲了,对中国改革开放起到了作用。一直到习近平主席见李光耀的时候,还说中国要向新加坡学习。
    这就是比较优势,后来讲的新结构主义,当然有争议的,但我们就是用比较优势,“三来一补”,发展起来的。我们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包括我们的环境,社会福利、对资本管控、教育体制等滞后。
    制造业这块中国的确非常成功,这里面有很多原因,包括文化的原因。我特别想强调文化的原因。现在讨论中等收入陷阱,太多关注经济的原因,其实我觉得特别重要的是文化原因。比如你搞制造业,家庭观、教育观、财富观和工作观这四个观念特别重要。我去中国在拉丁美洲的公司采访时,他们给我讲,到了月底发工资的时候,法院来的通知单很厚的一沓,因为他们员工很多都是结了好几次婚或者同居,比如跟这个结婚同居以后生一个小孩,就要从工资里分钱。所以到发工资的时候,比如张三有四个小孩,分别和四个妇女生的,这四个人的单子就来了,把当月的工资直接就划拉掉了,最后他就没有钱了,他就借钱,很多都是这样的。其实中国企业给的工资挺高的,但不够花。他对这些小孩不负任何抚养的责任,这和中国人完全不同,中国人还要为下一代着想,让小孩上最好的学校,他们这种观念是完全没有的,所以这样的情况下,制造业他们是发展不起来的。
    刚才我说到500年来的模式,我们中国人走了完全不同的道路,被西方最不认同的一点就是我们的制度,说白了就是我们的政治制度。我们是在共产党领导下实现了国家的崛起,当然,复兴的路还没有走完。
    五百多年来受到西方的影响,对一个国家的崛起的道路应该怎么走,实际上有一种固定的看法,中国现在是在打破了这种固定的看法。
    别的国家对中国接受不接受,我很难做no、yes的回答,但我还是想说,大部分是持有疑虑的,因为标准不同。
    特别是对中国的未来,下一步中国会怎么走,是持有怀疑态度的。因为最重要的一点,没有人走过这条路,没有人是这样走过来的,刚才我说了,从发展到发达,战后也就是那么几个国家,日本韩国新加坡,加上台湾地区,他们走的基本上都是西方认同的路径,中国走的完全不是这样的路径。所以,中国面临的困难非常大,就是在选择自己的路径时,我们没有更多的参考。我们能参考的东西都参考得差不多了,这个时候我们就需要创新。但这种创新非常难。
     
中国形象靠企业走出去传播
回答提问时讲中国企业这两年在国外发展

    中国形象的传播还是要靠中国企业,中国企业现在十分强大,在巴西,中国企业家俱乐部就有100多个会员,大型国企在那边基本都有办事处和自己的公司。有发展得非常好的,像国家电网。现在商务部有一些比较严格的规定,包括环保和社会义务这方面都有一些要求。
    最重要的还是要适应当地的情况,适应当地的法律、企业管理,这是非常难的。不要把中国的那套东西直接带到国外去。我们很容易这样做,这是惯性,尤其是国企。
    首钢是中国最早走出去的企业了,在秘鲁买铁矿经营几十年了,他们经验非常丰富。可他们刚去的时候遇到很多问题,他们带着大队人马开过去,连厨师、班组长全部自己带过去的。最后没法玩了,语言不通,工人还是需要当地的吧,所以还是把这部分人撤回来了。
    还有一个例子,去了以后和工会的关系怎么相处?干脆把工会的人都邀请到首钢看看,看看我们多和谐,向我们的工会学习一下。来了、看了,说挺好的。回到秘鲁以后就提出要求了,说你们的食堂多好,你们过年的时候发油发什么的,我们秘鲁工人也要,要中国工人的福利了。他们的工会不可能和资方坐在一起,一开始就遇到罢工。现在几十年来摸清了路数,专门有几个人应对。罢工就罢工,每年我都准备好。罢工无非就是要涨工资。比如你说一个月涨10元,我说不行,只涨2元,结果就罢工。肯定得罢工,因为工会主席都是不干活,不工作的,专职的。他不罢工就显示不了它的存在,所以就罢工。哪个工人不参加罢工就给你们家门口刷上油漆了,工人必须罢工。
    罢工就罢工吧,就按照法律来走,最后是法院仲裁,加不了10元,争取好了弄个2.5元,争取不好3元、4元,一年过去了。到下一年,又来了。我们也应对自如了。
    另外就是社会义务这块一定要做好。我们现在有很多投入,能源矿山原料这方面我们投入比较大。我们中铝在秘鲁,海拔4800米的地方,把一个小城镇拆迁了,重新在另外一个地方,花2亿多美元建了一个新城。《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CNN都派记者过去采访了,我们也去了,小城镇建设得真漂亮。当然现在还有几个钉子户在要价,这和中国的拆迁一样,也很难的,但基本上都搬出来了,因为地图上已经把那个地方抹掉了,換到新地方了。秘鲁政府已经通过法律手段确定了新的城市。老百姓非常高兴,当地的就业问题也解决得很好。当然还是有一些后续的问题。比如我们五矿去另外一个地方,又买了一个铜矿要去谈判搬迁,也想采取这种方式,但这不是两层小楼了,那边要三层小楼,要价高了。拉美人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跟企业一心一意,把活干好了,企业给你更多的利益,大家共同发展。他们不这样考虑,他们今天有钱马上花完。
    环保也特别重要。我们企业用的全是世界一流的技术。比如中铝在海拔4500米的地方建立了一个处理废水的工厂,就把矿山流下来的水全部引到那个工厂里,处理以后又用于灌溉和牲蓄饮用。总之,我们现在是一步步在往前走。(全文完)


相关文章:
·陈忠海:秦商——行走丝路的“商帮之首”留下的启示
·丁刚:行走五十国看中国崛起(下)
·丁刚:行走五十国看中国崛起(上)
·李祥林:在大地湾行走(组诗)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
关闭[X]
新法家微信
(扫一扫,关注新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