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登录 登录 新会员注册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探微
知与行:孔子精神历程自述 
作者:[周耿] 来源:[光明网2016年5月16日] 2016-06-06

  孔子被誉为“至圣先师”,为后人所景仰,其人格修养的典范意义对中国人的精神生活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孔子精神修养的历程及其方法对我们现代人修养自身有着非常重要的启发意义。

  《论语》记载了孔子对自身精神修养历程的自述。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踰矩。”

  孔子回顾一生的学习历程,从十五岁开始有志于学问,“三十而立”。那么经由这十五年学习才达到的“立”,具体是什么含义呢?其一,通过对古代典籍的长期学习,对于经典的理解形成了立得住脚的观点;其二,“立于礼”不仅意味着熟悉礼典,还意味着可以在社会生活乃至国家政治的各种具体情况中灵活恰当地用礼、行礼、循礼。

  孔子学礼以至于能“立”,与他多闻多见、择善而从的学习态度与方法有关。《论语·述而》篇载:“盖有不知而作之者,我无是也。多闻择其善者而从之,多见而识之,知之次也。”此处“作”,朱熹理解为“作事”,自然也包括用礼、行礼。孔子自己也持躬行多闻多见、谦虚请益的学习态度,例如,《乡党》篇记述孔子“入太庙,每事问”,《礼记·曾子问》也记载了孔子问礼于老子的情况。

  礼是一种实践智慧,学礼的目的是为了“立于礼”,是成就君子人格一个必要的方面和阶段。礼是一种分别,这种分别背后是一整套人伦价值观念,选择如何遵循、使用何种礼仪背后是对价值观念的选择。周文疲弊之下,当下应当重构、重振的是何种价值观念呢?又经过十年,孔子“四十不惑”。《论语·宪问》篇记载了相关情况。子曰:“君子道者三,我无能焉:仁者不忧,知者不惑,勇者不惧。”子贡曰:“夫子自道也。”

  “不惑”当属“知者”,朱熹解释说:“明足以烛理,故不惑。”一个人对事物之理有着深入的洞察,明达智慧,就不会迷惑。而对于孔子来说,对事物之理的体认并非是对纯粹知识的追求,而应当是对人伦价值、现实人生之理的体认与认识。孔子说: “好知不好学,其蔽也荡。”“好知”并非“好学”,对于纯粹知识的求索必须以人伦价值的习得为范导,“穷高极广而无所止”(朱熹注语)的知识求索反而会给君子修养带来障蔽。正是基于这种价值观和知识论的态度,孔子主张“知”应有所止。《论语》对此也有记述。樊迟问知。子曰:“务民之义,敬鬼神而远之,可谓知矣。”季路问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敢问死。曰:“未知生,焉知死?”

  鬼神、死亡不可见闻觉知,无须从纯粹知识意义或哲学意义上去求索,对于现实人生来说,最重要的是“用力于人道之所宜”(朱熹语)。尽管孔子并不主张弟子们去钻研对鬼神本身的知识,但他却十分重视如何通过 “敬鬼神”“慎终追远”,从而使得“民德归厚”的道德教化功用,这一对“鬼神”之知的态度最能反映孔子知论关注人伦现实的价值倾向。从《论语·颜渊》篇可管窥一二。樊迟问仁。子曰:“爱人。”问知。子曰:“知人。”樊迟未达。子曰:“举直错诸枉,能使枉者直。”樊迟退,见子夏,曰:“乡也吾见于夫子而问 ‘知’,子曰:‘举直错诸枉,能使枉者直’,何谓也?”子夏曰:“富哉言乎!舜有天下,选于众,举皋陶,不仁者远矣。汤有天下,选于众,举伊尹,不仁者远矣。”

  孔子认为,智慧主要体现为能知人,能识别出正直的人与邪恶的人,并把正直的人提拔出来,使其位置在邪恶的人之上,从而使得邪恶的人正直起来。并且,孔子主张通过观察一个人的言行来认识一个人的本性。

  不管是“知人”还是“学礼”,这种认识还是外在的,随着年岁日长,经历的人生困境愈多,到五十岁时,孔子认为,自己对于命运已经有了很好的认识,并且,在他看来,一个人如果不能理解命运,便算不得上是君子(“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也”)。尽管对于人生命运的体认、理解、思考是如此得重要,但孔子很少谈论命运。《论语·子罕》篇载:“子罕言利与命与仁。”

  人生随处都有偶然,充满着变易,即便能立于礼、不惑于人,人生仍不免坎坷,也许正因为命运的不可测,所以孔子很少谈论。“知天命”并不意味着对命运这一论题的各种解释,对于人生诸种境遇能安之若素便可算作是“知天命”的人,“知”不是一种知识的获取,而是一种生命的体验和态度的肯认。纵观孔子一生,“再逐于鲁,削迹于卫,伐树于宋,穷于商周,围于陈蔡”,可是孔子始终保持恬淡乐观的心境,坚持宣扬自己的仁义之道。庄子赞颂说:“古之得道者,穷亦乐,通亦乐。所乐非穷通也,道德于此,则穷通为寒暑风雨之序矣!”庄子称颂孔子为理解了命运的得道者。

  “知天命”意味着获取了宇宙的量度,自此之后,重新审视纷纷扰扰的人间是非,不论听什么都顺耳了(“六十而耳顺”),此时心量广大,涵容一切,外在的是非毁誉听起来不再刺耳,不会在心里掀起波澜。到了七十岁,放纵自己的欲望,一言 一行却不再逾越任何礼仪规矩,自适适人,顺人顺己,自在无碍,即所谓“七十而从心所欲,不踰矩”。

  综上所述,如庄子所论“孔子行年六十而六十化”,孔子直到今天仍然是人们敬仰、学习的人格典范,与他不断地反思自我、修养自我是密不可分的。就此论之,修养是一个过程,修养的过程与生命的历程相伴随,修养不是为了展示给别人看,而是为了实现自我、完善自我,是充盈生命的一种内在需要。修养作为与生命相伴随的一个过程,在不同的时期有着不同的侧重点:在青少年阶段,修养主要体现为对礼仪规范、社会规范的遵循、学习与理解;随着年岁渐长,修养主要体现为对礼仪背后价值观的反思与坚守;当人们渐入老境,修养的关注点开始从具体的社会层面转移到对命运的形上之思,对人事是非的超脱,对精神自由的关切与体认。这一修养历程的特点启示着我们:一方面,对于不同年龄段的群体,宣传修养的侧重点是不同的;另一方面,人格修养应从小处着手、从具体的行为规范开始,从形下到形上,如老子所说,“图难于其易,为大于其细”。而修养最高境界达成之后,“从心所欲,不逾矩”,境界仍体现于日常的言行之中。

  修养应注重知行合一,在人生实践中反思自我,获得智慧,与此同时,又把这一体验到的人生智慧运用于人生实践。学于礼而立于礼,知人而不惑,经历穷通而后理解命运,孔子正是在不断的反思中建构其思想体系,在屡经挫折后仍不断地寻找机会参与政治实践,孔子的修养论蕴含着对人生智慧的探寻,而他对智慧的探寻又有着强烈的实践品格,抑或说,孔子的“知”就是“行” 的总结,“行”是“知”的体现。


相关文章:
·人民网:新法家翟玉忠献计甘肃:用“战狼”精神发展文化产业
·张小玄:心灵鸡汤是人民的精神鸦片
·付金才:“诺奖得主巴黎宣言说要汲取孔子的智慧”到底咋回事
·路风:中国工业精神的涅槃
·郭松民: 畅想霍去病——尚武精神造就了强汉盛唐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
关闭[X]
新法家微信
(扫一扫,关注新法家)